形象学·关中

@ 六月 23, 2015

原文首发于长微博,感谢作者“@八斋不死药”的原创分享。注:作者仅授权INXIAN发表,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关中像一个凝固在衰老和死亡之间的匣子。

「四塞之地」过分封闭,生命和死亡都进不来。它从中原伸进高山和大漠的冷漠荒芜之间,依靠着大河的养分把探入死亡的动作终止。

无论什么样的民族从何方来,只要没有外力干预,都会在此变成雕塑和模型。流民与豪杰经常从生机之地打进这个匣子,意识到它的静止性后又离开。

古籍中多称西方世界「积金石,久旱,主死」:年轻而活泼的诸夏厌恶它的静止,把昆仑山的意象递给它,把它视为无人打理的神之花园。

商对周的征伐保持了周的活力,周人便逃离了匣子;秦对戎的大战终止后,秦便躺在匣子里安眠。

大工程师商鞅用计划耕战撬开了匣子的一角,又把吏治模型塞进去;秦的触手伸出,之后关中又无生息,发挥效用的是巴蜀之地缘、河东之盐铁、河内之黎民。

吏治帝国乃凝血剂,便无法让已经凝固的再凝固。于是,万千匣外的刑徒,在匣内制造精美的宫殿与城市,又离开;缓慢凝固的中原给了关中表面活力,中原的独角戏又让关中缩回匣子。

配图
关中地区(图片来自网络)

凝固是无法自给的;立都关中的列朝,都需要中原/两淮进行输液;关中的人口密度,亦长期低于关东。帝王们在崤山上的匣子里统治万民万国,他们汲取的资源在盒底沉淀为黄土。

关陇集团手持新秩序,强行毁坏了匣子的铰链,把年轻勇武的西方和衰老繁华的东方灌进匣子,搅开凝固的空气,巨大的冲击把时间胶囊变成了百宝箱。不久,东方衰老加剧,西方勇武无存,冲击不再,匣子便紧紧关上。机会窗口已过,盛世不可复得。之后千年,关中继续凝固在死亡与衰老之间,回乱的血花不过一瞬。

这里比善于凝固的华夏本部还要凝固:兵马俑凝固在地下,陵冢凝固在地上,咸阳与长安的地基凝固在渭河两岸,空气从半坡凝固到民国,在大雁塔上悬挂着。

即使西域再探入这个匣子,它也不会有什么变化,自然的凝固超过个人经历的一切时间。

形象学·关中 二维码相关阅读
地缘决定政治
技术改变城市中心
王朝视野中的都城西安
首都定在哪儿是有讲究的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