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爹轶事(之五):自行车的故事

@ 六月 23, 2015

【上篇回顾《老爹轶事(之四):与人为善》。】

我老爹是一个对生活很讲究的人,他在乎生活的每个细节,当然,也包括他所使用的每件物品的细节。他参加工作那年,买了一个陶瓷的杯子,一直用到了今天,还在用。它几乎陪伴了他六十年了。下面说说他和自行车的故事。

我老爹不会开车,如果他年轻的时候,能够有机会搞到汽车的话,他肯定会是第一等的好司机。他1958年参加工作的时候,梦想是有一辆自行车。那个时候,自行车是需要凭票才能购买的。他才开始工作,根本搞不到“自行车票”,只能等。

大概在1960年下半年,他在当时还属于菏泽地区的梁山县做“扫盲干部”,在大路口乡为提高中国人民的“识字率”而努力工作。当时,公社的“文教室”里有一辆破破烂烂的永久,他的上级领导对他说:“你拿27块钱,这个车就给你了。”我老爹当时的月薪是26.5元,一个月不吃不喝还要再加五毛钱才能买下这辆车。老爹思考了半天,没有舍得买。他后来后悔了,他说:“如果我当时和领导协商一下,让他降个价,说不定就能用20元买了。那个时候太老实,不懂得谈条件。”

2015年5月10日上午,当他听说我买了一辆价值两千多元人民币的自行车之后,忍不住说:“咋能那么贵?”我说:“我这辆车是炭纤维的,很轻,还是油刹,27倍变速,轮胎比汽车轮胎的质量都高,还有减震,还有人体工学设计…”他打断我的话,说:“那也不能这么贵啊?我第一辆新车是‘金鹿’,青岛产的,第一批,也才154元。”然后,他就开始讲述他的自行车的故事了。

我老爹的第一辆自行车,其实是我二舅给他的,是青岛“国防”。我二舅不会骑车,把那个“国防”折腾得快散架了。正好,作为扫盲干部的我老爹,整天走乡串村普及教育,非常需要一辆车,于是二舅把车给了我老爹。我老爹的堂弟——明尊阳,是一个很心灵手巧的人,他把这个国防自行车大卸八块,研究了几天几夜之后,搞清了自行车的运作原理,将这个国防自行车重新组装起来,搞得非常非常扎实,可以载三个人!可以驮二百多斤东西!这辆自行车一下子成了当地的名车,很多人结婚娶妻、嫁女儿,都用它。

老爹在一个名为“郑垓”的村子教书的时候,村里的人经常找他借车。有一天,郑垓的村长来找他:“明老师,你的车在吗?我要用一下。”老爹一看是村长,二话没说就借了。隔天村长还车,老爹发现车把歪了,就问:“咋回事啊?”村长不好意思地说:“我用你这个车给社员拉红薯秧去啦!拉了250斤,太沉了,车头都翘起来了,没法骑车了,只好在车把上坐了一个人,压住,才不翘了。”

这辆车后来给了明尊阳,因为我老爹在1962年买了一辆二手的永久。67元。1960年,26.5元就可以拥有一辆车的“扫盲干部”,在两年后用67元买了一辆二手永久。我老爹说到这里,再次认为自己吃亏了。

这个永久,后来立了一个大功。经过他和明尊阳的一番折腾,这个二手永久被搞得新崭崭的,好像新车一样。在1966年,我老爹为了给我的爷爷、奶奶翻新房子,把这个永久给卖了。卖价是110元,这110元,比它的原价几乎翻了一倍。有了这110元,再加上一些为数不多的工钱、烟钱、茶水钱,爷爷、奶奶有了新的房子。但是,老爹却因此而没有车了。

1967年,我老爹终于有机会弄到了一辆新的属于自己的自行车,这辆车,现在还在为我们家族服务,是我叔叔的“坐骑”,我叔叔明尊坤,属羊,2015年是他的本命年,72了,还经常骑着自行车,四处走走。

那年,我老爹已经是乡村学校的校长了。村里有个在县供销社里工作的人,叫老张。我老爹需要一辆车,但是没有“自行车票”,就算是有票,也要排队。有一天,他找到我老爹,说:“明老师,有个领导多要了一张自行车票,现在又不想要了,你需要自行车不?”我老爹一听这,赶紧答应下来了。

又等了半个月之后,车来了。青岛产的金鹿啊,第一批啊,质量真是杠杠滴,没话说!于是,这又成了当地的“名车”,订婚、结婚、娶媳妇、送闺女,很多人都来借用。“那个时代,结婚很简单,两辆自行车,一辆驮着新媳妇,一辆驮着嫁妆,就能把媳妇娶回家。”我老爹不无感慨地说。

金鹿自行车标牌
金鹿自行车标牌(图片来自网络)

当时,有一辆青岛金鹿,和现在有一辆奔驰、宝马差不多,是身份、名誉、地位的象征。后来,这辆承载了无数新媳妇的屁股的自行车,被我老爹给了我的叔叔,因为我老爹又弄了一辆金鹿。关于这个金鹿,还有一段佳话:

我叔叔明尊坤有天发现金鹿不见了!找了半天,没找到,看来是被偷了。他很难过。正在这时,邻村的曹先文找到他,说:“尊坤,你的车是不是丢了?我看到一辆车,很像是你的,咋被扔到路边了?”我叔叔赶紧跑过去,一看,果然是那个宝贝金鹿。曹先文和叔叔分析:可能是偷车贼没敢骑走,扔这里了。因为这车太有名,周围很多人都认识它。

这次失而复得,让我叔叔从此之后非常小心保护它,基本上做到了“车不离人,人不离车”,这个车也好像他的好伙伴一样,至今还在他手上,为他效劳。从它出厂到今年,已经48年了。

在1976年前后,我老爹在新华书店工作的时候,新华书店里有一大堆拉货的破旧自行车,折价卖给员工。我老爹选了一辆‘红旗’自行车。在大卸八块、重新整理之后,这辆红旗焕然一新,像新出厂的一样。于是,我老爹就把他的第二辆金鹿卖了。我的兄弟姐妹们都是在这辆老红旗自行车上学会的骑车。我们不懂得爱惜,这个老红旗在把我们都扶上道之后,彻底被摔坏了,我老爹找人再次把它大卸八块,重新折腾了一下,又一次焕然一新,这个老红旗为我老爹服役到了我上大学之后。

我念中学时的那个自行车,被我大姐的岳父——他是继明尊阳之后的另一个修车高手(明尊阳后来移民去了东北),也是我老爹的新的“车友”,把车大卸八块、重新折腾了一下,发现这辆被我折磨了六年的自行车是个宝贝!我老爹爱不释手,原本要卖掉,现在又不舍得卖了。这辆车,取代了老红旗,成了我老爹的新坐骑。再后来,它被送给了我三姐的岳父。

最后,我老爹对我说:自行车这个东西,我有一些经验分享给你——

  1. 必须及时地擦洗,否则时间久了,很难整;
  2. 拐弯的时候,注意前后左右,把安全掌握在自己手里;
  3. 和行人、汽车以及其他车辆交错的时候,注意将路线瞄准人后和车尾;
  4. 骑车外出的时候,车不离人,人不离车。

其实他说的这几点,都是过去他给我说过的。5月10日这天,他一时兴起,再次给我强调了一遍。

老爹轶事(之五):自行车的故事 二维码相关阅读
老爹轶事(之一):活到老,学到老
老爹轶事(之二):命中注定
老爹轶事(之三):命要长
老爹轶事(之四):与人为善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