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375期]喜闻乐见那些事儿

@ 六月 24,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6月24日。1882年的今天,马寅初出生。他一生中做了件对中国影响巨大的事儿,就是发表了《新人口论》。这部《新人口论》被毛泽东肯定后,全国上下掀起了“计划生育”之风潮。实施计划生育至今已经过去了一个甲子,其恶果显露无疑。搞笑的是,提出计划生育的马寅初娶了一妻一妾,共育有三子五女。

[1]又见驴友失踪

驴友失踪事件已成为大西安的月经新闻(793期之9789期之本周人物948期之4955期之41024期之21617期之21712期之22024期之62270期之12354期之7)。他们前仆后继的往秦岭里钻,在软件硬件都不达标的情况下转了迷糊,警方开始全天候搜救。这个流程已成为所有驴友失踪的范本。

6月21日22时,44名西安驴友到宁陕县境内的秦岭七亩坪东梁登山,途中17名驴友不慎掉队,遂请求民警救援。午夜时分,警方长途跋涉穿越深山老林,两次进山才将14名驴友送往安全地点。刚想喘一口气又被告知还有仨没下山,暂时处于失联状态。好嘛,又得再跑一趟,直到22日05:00左右,终于把剩下那仨找齐活了。屡次发生此事件,屡次以警方成功找到驴友为标题,大力赞扬警察的丰功伟绩,却无一对找事儿的驴友们提出谴责,任凭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浪费公共资源。也罢,在贵国,啥事儿都能变成喜事。这不,救了人,警察就有喜了嘛。

[2]舔菊舔出新层次

“我的家乡中国陕西省,就位于古丝绸之路的起点”。庆丰帝那么一说,陕西官场顿时沸腾了,这舔的好了可是升官之捷径。故此他们开口闭口都离不开“丝绸之路,一带一路”(2266期之12296期之12299期之22332之72370期之3)。6月24日,西安高新区与西安交通大学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联合创办“丝路学院”,进一步形成政、企、校联动机制,为企业在丝路国家拓展业务创造条件。当然了,这个签订会上少不了那句“西安是丝路源头,文化底蕴深厚”…

[3]好心人,买点桃吧

凡是西安本地产的各类农作物都因滞销求过爱心(738期之3847期之4852期之民生单元871期之51422期之41960期之82345期之5),打出的都是“菜贱伤农”“爱心购买”的旗号。此次的主角是周至油桃。2015年,周至县竹峪镇种植的5500亩油桃大丰收,总产量15000吨左右。因对市场预估错误,导致桃贱伤农。这可咋办?身经百战的农民们显然已有了应对方法。卖不出去,我也不收,就让桃烂到地里。要不就成筐的倒进河道里。反正卖不出去也不是我的错。最后不是还有“爱心市民”呢么。

皇上不急太监急,周至县政府已开始着手与全国客商联系,确保农民们的贱桃能卖的出去,卖个好价。即便如此,仍有5000吨油桃没卖出去。末了还是得公布联系电话,呼吁好心市民鼎力购买。

[4]共生

机场大巴和黑车说白了就是共生关系,像寄居蟹一样,黑车司机盘踞大巴停靠点,常年做着骗死人不偿命的生意。因这里面牵扯了众多政府部门的利益,面对黑车司机的胡说八道,正规机场大巴司机敢怒不敢言(1657期之本周话题1878期之81960期之22040之32110期之8)。

2014年10月10日,机场大巴钟楼站取消,原以为黑车司机将随之消失的西安市民发现,就在大巴挪窝的当天,黑车司机也跟着挪窝了。他们在西稍门新站点开辟了一片新天地。“@大脸就是很自信”说:“朋友来西安,回程时我送他乘机场大巴,却发现大巴司机态度超级蛮横。我问他发车时间,可到达航站楼了他都闭口不言。问什么都不答,回答我问题的一直是旁边的黑车司机。没办法害怕延误时间,只得打黑车。且不说黑车猖狂,就正规司机这种服务态度能让外地的朋友对西安有好印象么?”

孩子啊。too young too simple。司机倒是敢回答?他也怕挨打啊。

[5]市委书记的黄土情

现任中共渭南市委书记的陆治原同志的前一份职位是榆林市市长。6月23日,《榆林日报》刊发了陆治原署名文章《榆林,我热爱的家乡》。“百姓为天,民生事大,决不辜负上级组织和家乡父老的期望!”这是原文的内容,这篇通篇废话的文章被《陕西传媒网》以“市委书记撰写情感文走红网络”为标题刊载。并称该文是陆治原2015年6月17日赴渭南工作前所撰写,在微信朋友圈一经发布被广泛转载。

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原文,你要是能认真看到第二段,我愿意奉上我的膝盖。众所周知,朋友圈一向是谣言事发地,除了晒吃晒娃秀恩爱外流言满天飞。在朋友圈里被广泛转载,这《陕西传媒网》到底是在黑呢还是捧呢?真心看不懂了。

[6]政府没钱

6月21日,网友“@下乡知青伤不起”在榆林市靖边县时发现该县杨桥畔镇汉代墓群的上遍地都是盗洞,旁边散落着人骨。最讽刺的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碑反而成了盗墓贼的路标。其中一个盗洞都能直接看到墓室。6月24日,“@靖边公安”回复该网友称,杨桥畔汉代墓群未见新增盗洞,网友所见的道洞都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被盗掘后所留,由于经费困难,部分盗洞未及时回填…听见这个经费不足,一直关注陕西文物的“@王朝的废墟 ”说:“靖边县连续十年入选陕西十强县。2014年度更是高居第三,现在竟然连个回填盗洞的钱都拿不出来。呵呵。” 截至目前,这事儿已被炒得沸沸扬扬,网友对代表着爆发户,富二代的陕北榆林颇有微词。那啥,榆林市市长陆治原,你倒是升官了,这下接你班的该sa疼了。

[7]反的什么腐

在这个共产党内,处长以上被枪毙都没有冤案的时代,一个检察院检察长因受贿被双开显得是那么的倒霉。 西安市纪委6月24日18:00时发布消息,莲湖区检察院检察长王洪因利用职务便利,在基建工程、案件办理过程中,多次收受他人贿赂被双开。其违纪所得已被收缴,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将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党内,稍有一点权力的便物尽其用,将自己的权利放大化,无所不用其极。折腾屁民就是他们的共同爱好。说是反腐,明眼人都知道,就是清除异己,而已。

[8]涨了71块

公务员职级工资制改革已开始实施,这到底对公务员有多少影响呢?陕西一位公务员表示,他的工资在扣除各项应交费用后净增加了71元,尽管如此,他还是很高兴的。为啥高兴?因为以前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这次是确确实实的涨到手了。《陕西传媒网》报道称,这回给公务员涨薪,钱的多少不是事儿,钱的分配状况才是事儿。说白了,大多数公务员们要求涨的不是工资,而是公平,是要通过这次薪酬改革来缩小贫富差距,消弭收入分配不公。从这个意义上讲,公务员涨工资的声音,可以看作是对从严治吏和规范权力运行的期望表达。消极怠慢并规范权力简直是天方夜谭!不处理臭酱缸,想从酱缸里往外捞蛆来让酱变香,傻逼都不会这么干。更何况,公务员是在乎这千儿八百的工资吗?

[9]臭霉

自封为榴莲协会会长的“@西毒何殇”于6月24日不幸遭遇臭霉蛋一枚。他在号称”天天新鲜”的人人乐电子商城买到了一块发霉的榴莲,当然,这是在拿回家后才发现的。遇到这种不去拿着小票找商场维权,只会发微博谴责谴责强烈谴责的网友,我也是够够的了。这跟你国外交部的手法是一毛一样嘛

[10]跑酷达人

不管喜欢什么样的运动,只要能动起来都是好事儿。有人妄想一觉起来就能拥有绝世武功,那自己得是小说中的人物。来看看这些跑酷达人吧,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西安e报:2375期 喜闻乐见的那些事儿]史上今日
[西安e 报:914期]火灾疑云
[西安e 报:1280期]卖国贼来了
[西安e 报:1645期]608路公交的故事
[西安e 报:2010期]二环有个弯儿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