葱葱那年

@ 六月 25, 2015

【感谢作者“@青衫读过”的原创分享,曾分享《MJ与渭北长啸之渊源》。】

腊八节当然要泡腊八蒜了,谁让咱是北方人呢。

没买到红皮蒜,就选了些饱满的白头蒜回来,回家剥皮洗净晾干。在腊八蒜入坛仪式之前,还是要将蒜瓣的根部切除,这组织不切掉,影响风味。今年泡蒜用的是夏天买回来的红枣醋,等着除夕开坛看看效果如何。腊八蒜一般都是当年吃完,前两天看见老北京大念家的“三年陈腊八蒜”,惊为天人。

华北农村的谚语是:蒜不出九。一九二九不出手(太冷了)、三九四九冰上走(河里都上冻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明显是春来了)、七九河开八九雁来,九九八十一天。数完九之前,就要把蒜种上。《尔雅翼》书:大蒜为葫,小蒜为蒜。我国自古产的是小蒜,大蒜是胡人传来的,就胡乱起个名。据说我国产小蒜瓣数特别多,有种狗牙子蒜有二十几瓣。泡腊八蒜,人都喜欢大蒜瓣的胡蒜,反正现在都叫大蒜,越大越好。

葱蒜不分家,腊八蒜要到过年吃饺子才能吃上,可是大葱随时可以吃。山东大葱有名,齐如山在《华北的农村》一书记载:光绪二十一年,在北平看到给王府送礼的,担着一对大葱,用红绸号箍绕,长约二尺半,粗径约三尺余,比一人胳膊还大。山东大葱这么大,挑到王府都是稀罕物件。山东葱好,本地葱更好。陕西华县赤水镇的赤水孤葱,株高、茎粗、鲜嫩、味鲜香甜、久贮不变质,声名远扬。

赤水大葱
赤水大葱(图片来自网络)

渭南的老哥常在耳边称赞赤水葱的品质,直到他送了我一捆,才真正感到此葱的好。葱送来了,赤水大葱拌面的做法也送来了:将大葱切成指甲盖大小,老豆腐切成小丁,油烧至八分热放入豆腐翻炒,至淡黄色(金黄色就老了),捞出控油,再将大葱放入油中爆炒,看葱片稍干时将豆腐倒入混炒,盐多放酱油少许,起锅就是一碗地道的东府臊子。吃面条的时候,将炒好的葱花臊子浇在面上,只滴少许醋,面中无汤只有葱香,过瘾好吃。如法炮制大葱干拌面,是日我连吃了三碗粘面,撑的不会动,嘴里只有葱香。

赤水孤葱,产于陕西省华县赤水镇,形似鞭杆,有“鞭杆葱”之称,因为是独棵品种,故名孤葱。据记载此物距今已有400多年的栽培历史,是陕西的名优蔬菜之一。一般株高1-1.3米,葱白长50-65厘米,葱白包合紧密,质地细腻脆嫩,纤维素少,辛辣味小,耐旱、耐寒、耐贮。赤水大葱是制作包子的好材料,有“蒸包作馅不塌底,炒食葱花水上漂”的特点,渭南的时辰包子都是选用优质的赤水大葱。

为了不辜负这样的好葱,专门又制作了葱爆羊肉,大葱切成长片,一点辛辣的味道都没有,下锅与羊肉爆炒,鲜甜嫩滑,汪油包汁,这道菜是鲁菜,但用赤水的葱炒制出来,别有一番风味。

这么好的葱,可是近年来却遭遇了发展的问题。由于赤水大葱叶壁薄,腊粉少,功能叶片少,亩产量相对较低,面对市场上粗壮的山东章丘大葱,从种植、销售上都遇到强势的,因此当地的农业专家、有识之士喊出了“千万不敢将赤水大葱断送在我们手里”的呼声,赤水大葱的余香尚未散尽,嘴里却有了一丝苦涩。不由得想到保护生物学那著名的论述,最能呈现出人类对于动物或植物的无知的一句话莫过于是:“这东西有什么好?”腊八这天,人们记着泡蒜,想着喝粥,《史记·补三皇本纪》说:“炎帝神农氏以其初为田事,故为蜡祭,以报天地。”我们多多想想如何回报天地、回报厚爱吧。

葱葱那年 二维码相关阅读
消逝的羊肝夹馍
才下舌头,又上心头
热包子
铁锅炖羊肉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