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红了

@ 六月 27, 2015

原文首发于《郭华丽的blog》,感谢作者“郭华丽”的真情分享,曾撰文《秋雨》。】

樱桃红了,这一树树,一枝枝红若玛瑙,黄似凝脂的樱桃,漫山遍野,满庭院。“满眼不堪三月喜”,这百果之首的樱桃红,缀着春的绿,硬是让人不堪承受满眼满心的欣喜了。

我们家的樱桃也红了,逗引了鸟雀来撒野。我喜欢这家常的、活泼的、饱满的独独属于乡野的美。

一棵棵樱桃树,阡陌间、渠沟边、野地里,随处就生了根,安了家,静简、随和,与日月同辉、与风雨言欢,直到终老。

我家院子里的这棵樱桃树,是我七八岁的时候母亲从别家寻得的树苗,母亲说:樱桃好吃树难栽。其实樱桃树是那么容易就活着的。我们离开,我们归来,她依然独自生长,开她的花,结她的果。

打小及至现在,我最喜欢的是站在树下,或是寄在树枝上摘了樱桃直接送进了嘴里,满嘴的酸甜,口舌都随之雀跃。怎么能用水冲洗了呢!太阳的光,月亮的清,露珠的凉,甚至是虫鸣鸟唱都浸在了这让人怜爱的晶莹剔透里。

年少的时候,我曾一天天走过院子,站在樱桃树下,仰起头瞅着满树莹润的青豆、绿紫,等不及的樱桃红啊。“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明朗朗的期望如盛大的春事,难收难管,真真是忘却了“流光容易把人抛”。

流光抛了人又如何呢?急急流年不见了,那人还在,已站在了时间的深处。

“红缨悬翠葆。渐金铃枝深,瑶阶花少。万颗燕只,赠旧情,争耐弄珠人老。扇底清歌,还记得樊姬娇小。几度相思,红豆都消,碧丝空袅,芳意奢靡开早…谩想青衣初见,花荫梦好。”或是心性的原因,太多有关于樱桃的古诗词,唯独王沂孙的这阙词让我心思缱眷。喜欢它,并不是因为它的凄婉,幽怨,是因为迟暮的美人对世事了然后的清淡。女儿家家的几度相思,心花无涯的初见,就是此时的不顾影自怜,不痴缠,只眷念。对青衣,我一直有着别样的情感,一定是一个着一袭青衫,脖颈隐露清白衣领,眼神温和,少有说话,一说话便是口若清莲的男子。

配图
(图片来自网络)

坡上人家院子里的樱桃树不堪压枝低,一阵儿风来,颗颗樱桃趁着风力摇曳的满树红光潋滟。我那儿时的玩伴,不管寻上门儿买樱桃的人给价几何,就是不肯卖。我知道,她是想留给出外打工的男人,在县城读学的孩子。许是因为自己的拒绝而心生歉意,她从屋里提出一蓝樱桃说:这些你们随便吃!原来是,对一树樱桃的守护,就是一个女人对家人朴实的期盼。这一颗颗光泽潋滟的樱桃就是一颗颗女人的仁爱心啊。

段家河的樱桃总是比被别处的樱桃早熟了几日,那些时日,总有一笼笼的樱桃摆在段家河的路边,绵延数里,等了那南来北往的客。也有那西安的、湖北的客商不远千里一车车买了回去让彼地的人们分享口舌之福。我们的樱桃到了彼地,又会让人有着怎样的欢喜呢?

“樱桃一雨半凋零”,怕雨糟践了满树的樱桃,樱桃红了的时候,家家男女老少齐上阵抢了雨的先。听那卖樱桃的妇人讲,光是一季的樱桃就可卖得三四千、甚至是五六千元,殊不知,这小小的樱桃也能给予人现世的安稳。

记得关于樱桃的一个传说:说是很久以前,一个叫樱桃的姑娘和一个穷秀才相爱了,他们山盟海誓永结同心。怎料想秀才状元及第后被皇帝的女儿看上,欲招为驸马,秀才因心心念念樱桃姑娘而推辞。因公主的毒计,樱桃姑娘听说秀才已死,随自缢而亡。悲愤的秀才毅然辞官回乡,在樱桃姑娘的坟前搭盖了小屋,虽然已是天人永隔,也要一生一世相守。不知什么时候,坟墓里长出了一棵小树,还结了艳红的果实,秀才眼瞅着圆润的果实,越看越像樱桃姑娘的小嘴,秀才恍然,这就是他心爱的樱桃姑娘啊。从此也就有了“樱桃小嘴一点红”的说法。

这样一个凄怆悲情的传说,成就了“樱桃小嘴一点红”如此活色生艳的一句话。却也让人感念,原来是,人世间从来都不缺不离不弃,不倦不怨“换你心,为我心,始知相忆深”的绵绵爱情。

樱桃红了,我已是“摘来珠颗光如湿,走下银盘不待倾”,未料想,你早已是攀上了高枝,与鸟儿争食呢。

樱桃红了 二维码相关阅读
窗内窗外
记忆夏天
这个秋天
东风不识相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