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手指

@ 六月 29, 2015

原文首发于《赵攀强的博客》,感谢作者“赵攀强”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时间从办公室溜走》。】

那是我还在安康农校读书的时候,毕业实习,我被安排到地区种猪场,因为我学的专业是牧医(畜牧兽医)。

这个种猪场占地面积很大,既养猪又养鸡,我进门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那一排排的猪舍和鸡舍,还有在院子玩耍的小姑娘。

那个小姑娘身穿粉红色的连衣裙,头上两条小辫梳得很整齐很好看,面容姣好,聪明伶俐,非常可爱,尤其是那个乌手指格外引人注目。她说场长不在,技术员也不在,只有她的妈妈在场,她的妈妈是这里的饲养员,边说边把我领到她妈妈的宿舍。

孩子妈妈十分热情,她说场长和技术员交代过了,随即将我带到临时安排给我的办公室,然后又带我参观猪舍、鸡舍、仓库、饲料间、水房、食堂、厕所等等。

种猪场人员不多,但分工明确,我的分工是技术员助理,主要任务是协助技术员研究饲料配方、配制饲料、疫病防治等等。饲养员的工作主要是拉运饲料、投放饲料、圈舍清扫等等。相比之下,饲养员的任务很重,工作很辛苦。

每天饲养员工作的时候,小姑娘就跟在妈妈的身后,帮这帮那,问这问那,活像一个小精灵。她妈妈忙完了,她就来到我的办公室,说要给我帮忙,叔叔长叔叔短地叫个不停。往往在这个时候,她妈妈就会提醒:“英子,不要干扰了叔叔工作哦”。我忙笑着说:“没事没事,英子给我帮忙呢”。

这天英子又来到了我的办公室,我问她几岁了?她说九岁了。我问她咋不上学呢?她说妈妈说不能上学。我问她想不想上学?她说想得很。出于好奇,我把她的右手翻开看了又看,那个大拇指颜色乌青,长得很大,好像比同龄孩子的手指大出两三倍。我问她这是咋了?她只是不住地摇头,然后低下头再不说话。

有天,英子在外面玩耍,我来到饲养员宿舍,问英子乌手指的原因。她妈妈黯然伤神,说英子得了白血病,医生说最多还有半年的生命期了。我的心头猛然一惊,多好的姑娘啊!病魔为什么这样残酷?非要摧残孩子幼小的生命?她妈妈说,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她每天活得快乐,过得幸福,其他还有什么办法呢?

知道了英子的疾病,我的心情异常沉重,我多想为她做点什么,可是思前想后乱无头绪。当我正在办公室发呆的时候,英子叽叽喳喳跑来,笑得象一朵花,只见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叔叔,了不起啊!你研究的配合饲料,母鸡的产蛋量翻了一番!”我激动地问:“是真的吗?”她说:“是真的,刚才妈妈收蛋的时候,是我帮她数的,技术员张叔叔还夸奖你呢!”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课堂的理论用于实践,发挥出如此的威力,科学这东西不服不行啊!

出于高兴,也是出于某种怜悯之心,我偷偷给了英子五元钱,让她买些好吃的东西。不一会儿功夫,英子来了,她说:“妈妈不让拿叔叔的钱,无功不受禄,谢谢叔叔的好意!”我沉默了。第二天,我给英子买了点东西,好说歹说,英子就是不要,她说如果拿了别人的东西,妈妈会不高兴的。我拉着英子来到她妈妈的面前说,让孩子收下吧,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英子双眼望着妈妈,我也用乞求的目光望着她。英子妈妈笑了笑说:“收下吧,谢谢叔叔!”英子高兴地接过东西,连说:“谢谢叔叔!谢谢叔叔!”多好的家教啊!多懂事的姑娘啊!我打心里不由得对她们母女肃然起敬!

毕业实习结束了,我也要走了,种猪场的场长、技术员、饲养员,还有英子,对我依依不舍,场长说:“你的实习很有成效,用你研究的配方制作的配合饲料,猪吃了长膘,鸡吃了高产,希望你毕业后能来种猪场工作”。我当时的心情也是难舍难分,和他们建立的深厚感情模糊了我的双眼。

后来,我没有去种猪场工作,原因很多,但最主要的原因是英子,因为她带着欢乐的笑声走了,我怕触景生情,刺痛我那敏感的神经,撩起那段痛楚的记忆。

《乌手指》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时间从办公室溜走
老屋门前的竹园
在田间
山的故乡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