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思想逃离

@ 七月 1, 2015

原文首发于《赤脚de大侠的博客》,感谢作者“赤脚大侠”的原创分享,曾撰文《8年博龄的快乐》。】

进入六月,便意味着乌东德进入了雨季。

高原的天气令人捉摸不定,当下阳光灿烂,或许,一会儿,就乌云密布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暴雨倾盆。与内地不一样的是,乌东德的雨,来得快而猛烈,去得也突然迅速。然而,就是这样的雨,却可以带来令人恐惧的泥石流。贫瘠得近于寸草不生的横断山脉,通过奔腾的金沙江,以一种决绝的方式成为长江三角洲泥土的来源。

在此工作,面对着奔腾的大山和江水,如机器般一日复一日地重复着单调的生活,其乏味与枯燥不是生活于都市里的人所能想象的。当然,来此地游玩的朋友会说,这儿阳光和空气可真好啊,美中不足的,便是令人难以忍受的干燥和炎热。可是,在这样的地方生活几日或是几个月还说得过去。可如果让你在此生活上十几年呢。

对于长年在此工作的人们,孤独与寂寞在所难免。其实,人生来就是孤独的,即便是生活于繁华喧嚣的都市,谁又能逃脱孤独与寂寞的宿命。对于一个已过天命之年的落寞男人来说,尤为如此。有一种说法,说是衡量一个人是否成熟的标准,就是看他是否能耐得住了孤独与寂寞。

图片
让思想逃离

年少之时,好好读书,说是为将来找一位志同道和、有共同语言的人一道生活奠定基础。那时,或不自知,此举实则是在为解决漫长人生路不孤独做铺垫。怀着这样说不清道不明的信念,一路走下来,却发现,所谓的志同道和、共同语言,终究离不开柴米油盐功名利禄。其实,对于此,先人早有真知灼见,所谓贫贱夫妻百事哀,说的不就是这么一档子事吗。话虽难听,可话糙理不糙。

明白了这一点,对周遭的一切便看得淡了。集体的狂欢,宣泄着群体的孤独;一个人的独处,演绎着自己也不甚了了的寂寞。当然,最佳的状态,应该是二三好友一道,或谈天或品茗或听风,然而,到哪儿寻得这二三好友呢。由此,一个人面对这空寂的大山和峡谷,一杯茶一支烟,便成了聊以自慰的伴儿。

如果说孤独是一种心态,是一种生活方式,是在大悲大痛大悟而后的归属,那么,寂寞是否是一种清福呢。然而,这种寂寞的清福是否就应该成为我们努力追寻并长久“享受”的一种生活常态呢。

但是,毕竟,人是群居动物,喜欢热闹追求刺激,是我们体内生与俱来的基因,芸芸众生又有几人能真正做到不求外物,反求诸己地从容淡定呢,若真能如此,那便达到了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境界了。我们能够做的,只能是在大脑的幻想中挖个隧道,让思想逃离。

注:乌东德位于云南省昆明市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南邻马鹿塘乡,西接皎平渡镇,东、北与四川省会东、会理两县隔江相望。

《让思想逃离》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瓷器村饭店的故事
城市之外的幸福
邻居老黄
乌东德的驴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