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383期]忽悠有术治国无方

@ 七月 2,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7月2日。公元626年的今天(唐高祖武德九年六月初四),当时唐王朝三号人物、被册封为“天策上将”的唐高宗次子李世民,设计在皇宫北门玄武门杀死了自己的长兄皇太子李建成和四弟齐王李元吉,后被立为新任皇太子,并继承皇帝位,是为唐太宗,年号贞观。历史上没有新鲜事,王朝转迭无不充满腥风血雨。庆丰三年,京城一片肃杀,地方大小官员惶惶不可终日,害怕哪天铡刀就落到自己头上。

[1]未经组织同意的真话和未经组织同意的调情

@子洲交警”微博管理员“以应付的工作态度管理帐号”,一不小心在转发微博时说了真话(2382期之2),造成广大网友一片点赞。虽然其官微已经再三被道歉,但丢了组织形象的黑锅得有人背吧,所以替罪羊只能被组织牺牲掉。7月2日一大早,“@子洲宣传”毫不留情地举起铡刀:微博管理员苗某移交司法机关处理;直接主管张某党内严重警告;直接主管的平方领导栾某党内警告;直接主管的三次方领导张某警示训诫谈话;公安局局长、政委写检查。

这个事情不至于闹到司法机关这个层面来进行处理,但前有《西安晚报》渭南站站长石俊荣因言获罪(1286期之本周人物),后有毕福剑调侃“老逼养的”导致下课(2301期之本周社会),加上“吃你党的饭、砸你党的锅”口号由你大大金口玉言说出来之后,这个抹黑政府高大上形象的罪名,在法律皮筋面前就只能紧了。处理意见颇显天朝特色,板子打在最基层公务员的屁股上,咔嚓一声铡了,其上的一级一级领导分别受到了电吹风、指甲刀、痒痒挠的惩罚。正职领导上午念完检查,下午就跟宣传部的大大们同一个桌子上言欢,对上对外有交代就行了,剩下的,全在酒里了。

6月30日dong下烂子的微博管理员算是工作失误,但清涧县安监局局长孟银军,在当地最豪华的宾馆电梯里跟不是妻子的女人调情,视频还被人曝光到网上了,就只能一怪自己无能,二怪对手太狡猾了。清涧县委开会之后给了个“革去顶上花翎听候发落”的处理意见。至于那个女人是谁,已经没人关注了。这次黑枪快准狠,一枪爆头,孟银军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生活作风问题在土共对官员评价体系里面可轻可重,以前顶多是当花边余料,不影响对XX同志的评价,但是自从你党首创“与他人通奸”和“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等说法后,下半身的错误成为抹黑政敌的不二法门。所谓饱暖思淫欲,在权利春药的作用下,大小是个官都喜欢在日常生活中体验对优质生殖资源的掌控感,但又不能名正言顺地将自己基因传承下去,只能通过占有子宫来替代,找二奶三奶四奶小蜜来消耗荷尔蒙,所谓“孩子一个,老婆一帮”。其他同僚和组织不知道这个情况吗?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孟银军同志就这样被人黑了一脚,摔进了“生活作风”的河里。

[2]12岁就参加革命

陕西铜川市印台区委书记延红岩也被爆出翔。他的简历显示,原籍陕西绥德,1964年8月生,1976年7月参加工作,中央党校大学学历。12岁就参加革命,为党国文艺事业添砖加瓦,长大后历任铜川市委组织部办公室(研究室)副主任、主任、组织科科长,中共铜川市耀州区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区委副书记,铜川市印台区委副书记、代区长、区长,2010年起任印台区委书记。

《法制晚报》采访了陕西省委组织部,工作人员称1976年7月起延红岩就在艺术单位参加工作,按照政策规定,这个时间就被算作“参加工作时间”,没有任何问题。对于参加工作前的学历,该工作人员表示无从考证,也不掌握相关情况。

在名为采访实为洗地的新闻稿里面,组织部工作人员两次强调“没有任何问题”,这是很明显的“自我暗示”。有没有问题,看你是不是组织的人了。

[3]优秀县委书记上京觐见

紫阳县委书记王晓江、富县县委书记冯振东、曾被人举报屁股不干净的礼泉县委书记孙矿玲(2362期之5)和宁强县委书记周景祥,顶着你国2800多名县委书记中的优秀工作者的光环,在京觐见庆丰帝。帝曰:“郡县治,天下安,朕心方悦。望百官站好队、干好活,带好队伍、hold住屁民,如此,王土固矣。”领了赏银的群臣回:“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庆丰帝自上台后,一方面以反腐为名,大规模打击异己,代表根正苗红的红二代收复被“泥腿子”管理的失地,安插自己人;另一方面,挂名各种小组组长,把权利收回到自己手里。但是,只反贪官不反皇上(一党制)的行为,把之前反腐积累的人气一步步消耗殆尽。加上“两军对垒成胶着之势”的另一方并不束手待毙,时不时搞出点反击的动作,搞得庆丰帝阵营一时手忙脚乱。这种政坛上的乱象,造成了官场上下不明真相的官员多采取鸵鸟心态,宁可混日子,也不敢有作为。只要火不烧到自己身上,管他皇上生辰几时。但只要危及到自己的官帽,必须迅速响应给出姿态,从本期e报第一条两个事件的迅速处置就能看出来,因为官员天然地相信,组织会像本期e报第二条一样给自己提供保护伞。庆丰帝在时隔20年后做出接见县委书记群体的动作,想必也是在局面胶着之际出手先稳固基层,只要下面不乱,平时阴奉阳违的中层干部有的是时间收拾。

皇上如此勤勉为国,屁民当感恩戴德才对。

[4]老党员喜获习帝回信

在“非法地下组织”成立94年之际,曾经担任自主测量珠峰高度任务的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第一大地测量队的六名老党员,给习帝写信,借当年的光辉历程表达“组织待我等不薄、当肝脑涂地为党尽忠”的意思。见教众如此自觉,习帝龙颜大悦,招呼秘书捉刀回信,会同官宣重点报道,传达“党>人民>国家”的指示,要求“不畏困苦、不怕牺牲,忠诚一辈子,奉献一辈子”。回信全篇短短四百字左右,党(党员)出现了12次,人民(民族)出现9次,祖国(中国)出现4次。

回信截屏
说得越多越不值钱,党太掉价了。

[5]组织“对党忠诚”研讨会

作为代表天子治理官员的组织部,必须时刻跟皇上保持一致,为皇上分忧。6月30日,陕西省委组织部全体党员围绕“对党忠诚”专题进行研讨交流。10名党员表忠心时说:“对党忠诚不是一句空话,而是真正融化在自己血液中,体现在具体行动上。要坚定对党的道路、理论、制度自信,把党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自觉遵守党的纪律,服从党的决定,维护党的权威,以实际行动为党增光添彩。”

想必现任陕西省委组织部部长毛万春也在这个会上表态了,当年他那句“制度管人管灵魂”(2058期之8)是不是已经应验了?有必要再提一句,20年前,在上一次优秀党支部书记表彰会上,毛部长位列百人之中,当时跟他握手的是蛤蟆帝。

[6]专车负面比较多

专车大规模冲击者出行市场(2350期之42341期之5、之6、之72362期之3),一时间打的出租车毫无还手之力,恨得出租车从业者牙痒痒,恨不得以罢运要挟政府出台政策除掉专车而后快。本周一,西安刚出了个开专车的宝马车主强掳女乘客调戏的新闻(2380期之3),马上又有负面爆出来。这是发生在台州的一则新闻,说是心疼妻子上下班辛苦的黄先生,在网上找了一个开顺风车的车主,以每月300块钱的代价,让其捎着妻子上下班。几个星期后,妻子跟着司机跑了。据黄先生事后调查,司机是陕西人,跟妻子离婚半年…

当然,专车司机惦记着女乘客,也有人惦记着专车司机。《陕西都市快报》报道,7月1日,开桑塔纳的专车司机寇师傅,将乘客送到目的地后,对方自称是稽查人员,拿了个工作证眼前晃了一下,说寇师傅非法载客营运,要么扣车,要么罚款一万元。脑子一时懵着的寇师傅没有查验证件,就跟着对方节奏来了。在寇师傅多次表明自己身上只有三百块钱的之后,对方称:“你拿那三百块钱,你是打我的脸呢。”嘴上不妥协,手却很诚实地把三百块钱收了过去。寇师傅随后才明白这货假装是稽查人员诈他呢。

交通运政稽查执法流程是,执法人员主动出示证件,并且核实情况,填写笔录,开具处罚决定书,罚金缴纳至指定账号。按照现在的行情,如果确定是私家车运营专车,按照当次收入的1000倍处罚,车费20元罚款20000元。所以,寇师傅挨这一诈,原因一来自己胆不正,遇事先吓住了,二者没有搞懂运政的处罚流程,跳进对方的坑,三者智商欠费,开口一万实收三百,真的执法人员胃口比这大多了。

一个好消息是,“@Uber优步_西安 ”要在西安上线了,就在这个七月的某天。西安这座low逼的城市,多了一丝国际化的味道。

[7]《噪音日记》

天朝奇葩制度下,尸位素餐的“有关部门”多得是,饱受生活不便之苦的屁民只能自寻出路。《第一新闻》报道,为了监督周边工地夜间施工,家住红缨路某小区的谢师傅在高考前后这段时间自己写了一本《噪音日记》,详细记录了35天内的噪音情况。统计结果如下:35个晚上施工工地只有4天遵守了规定,有31天是凌晨4点半、5点就开始干活;35个晚上有19个晚上遵守了规定,16个晚上连续施工,甚至通宵施工。高考结束当天,工地施工时谢师傅投诉到环保部门,结果工地和检查人员打时间差、玩捉迷藏。

该作为的不作为,该受罪的继续受罪,没有执法权的义工干了有关部门的工作,怪不得习帝要稳固基层呢。

[8]近2600处文物无人管护

《日陕西报》报道,自诩为“每一粒尘土都透露着文化的气息”的三秦大地,光西安市一个地方,就有近2600处不可移动文物无人管护,2657处文物存在安全风险。面对文物数量大、分布广、管护难度很大,偷盗、损毁文物事件时有发生的现状,西安市文物局督查与安全保卫处处长吴青无奈地表示:“文物部门只是起到监管作用…文物保护的主体责任人是地方政府…保护责任主体不明、文物保护单位管理机构数量不足、经费来源、权责不明晰等问题,导致文物保护工作难以深入开展”。换句话说,没有开发价值,你就该在那里风吹雨淋。像西安城墙这种能装点城市门面的文物,建电梯都是先斩后奏的节奏,本报作者海盗电台曾撰文狠批《流氓的手段婊子的心》。

[9]娱乐圈的撕逼还将继续

张艺谋和他的前基友张伟平之间的兄弟阋墙(2259期之1、之2、之3)故事还在继续。据“@北京朝阳法院”透露,因影片《三枪拍案惊奇》收益分配产生纠纷,张艺谋将北京新画面影业有限公司告上法庭,索要收益1500万元。该案将于7月7日开庭审理。

有消息指出,当年二张号称黄金搭档,而张伟平有何能力能将张艺谋掌控在股掌之间呢,就是揪住了张艺谋超生的小辫子(1800期之1)。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双方撕破脸皮对簿公堂,钱是其次,面子才是最重要的。张艺谋的面子怎么拾回来,是这桩娱乐圈公案的最大看点。

图片自@张雨绮

图片自张雨绮微博

21:20,著名演员、很快就不是陕西媳妇的“@张雨绮 ”在微博上发文:“在时间即圆的世界里,缘有轮转。在缺口雕刻的生命里,时间填满。分开走了,也把遗憾多留一会儿。愿你好,祝我安。”言辞之间似与陕籍导演王全安分道扬镳,估计是对老公嫖娼这事(2309期之1)还是心有芥蒂的。当年他们的结婚登记表,还是由时任西安市宣传部长王军公开的呢(849期之2),这桩婚事,经过组织开光也不管用啊!

[10]航拍毕业典礼

网友“胖头鱼跳龙门”发布一段视频,这是西北政法大学行政法学院2015届毕业典礼的航拍记录。从空中再看一次熟悉的校园,相信这感觉也是不一样的。

[西安e报:2383期 忽悠有术治国无方]史上今日
[西安e报:922期]暴利下的慈善
[西安e报:1288期]一条路,两头管
[西安e报:1653期]快去当临时工
[[西安e报:2018期]一座博物馆引来的争议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