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不是弱势群体?

@ 七月 6, 2015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博客》,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 。作者曾撰文《公务员委屈啥》。】

据说中建行行长张建国先生辞职。媒体曾经报道,本年3月4日,张先生在全国政协分组会议发言时说过一句令全国人民笑掉大牙的话。他说“银行也是弱势群体”,引发现场金融界同仁大笑,包括参加讨论的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大笑不已。大笑,等于是告诉张建国,他的话并不幽默、调皮,而是十分荒唐可笑,不异于开国际玩笑。这好有一比:一只老虎对一群羊说:“老虎也是弱势群体!”谁信?老虎信,还是羊信?

自从反腐力度加大后,全国各地有一种声音为公务员愤愤不平,说:“公务员也是弱势群体。”更甚焉者,人民警察队伍里也有人说:“警察也是弱势群体。”呜呼!在官本位的中国,公务员若是“弱势群体”,那么全国老百姓情何以堪?岂不无地自容?此前的“弱势群体”之说,就曾令网民围观而起哄大笑。众所周知,当今医患矛盾突出,医生队伍里便曾有人发声:“医生也是弱势群体!”最遭全国人民诟病的城管一边打人,一边也说自己是“弱势群体”。我国教师人数众多,他们的待遇若与公务员比,或者未必心理平衡,但若说“教师也是弱势群体”,就稍显矫情了。咦,这也“弱势群体”,那也“弱势群体”,那么究竟谁不是弱势群体呢?

6月9日晚,贵州省贵州市田坎乡有一家四个兄弟姐妹(留守儿童)在家中服毒身亡,他们是不是弱势群体?在城市拆迁中,忍气吞声的是绝大多数,所谓的“钉子户”多半是因为不认可拆迁中的“霸王条款”而已,他们是不是弱势群体?昨天在一小区门口,方便居民买菜的流动商贩闻说城管来了,吓得收摊子就跑,他们是不是弱势群体?冤假错案久拖不决,上访户成了“维稳对象”,他们是不是弱势群体?万丈高楼平地起,都是一线民工挥洒汗水盖成的,一年到头,血汗钱迟迟不能到手,欠薪逼得一些农民兄弟跳楼,他们是不是弱势群体?如果他们是名副其实的弱势群体,那么“银行也是弱势群体”,岂不是拿真正的弱势群体寻开心?

习总书记说把老虎关进笼子,如果关进去的都是“弱势群体”岂不是滑稽,滑天下之大稽?如果老虎是“弱势群体”,那苍蝇更是“弱势群体”了。反腐中有一种说法,“老虎、苍蝇一起打”。为什么打?因为他们都是“弱势群体”吗?照此说法,反腐进入深水区,中央纪检巡视国企,是否全国老百姓眼里的电霸、水霸、油霸、网霸、煤霸等等垄断国企“巨无霸”都成“弱势群体”了?哈,饶是如此,看看一年一度的国考大军吧,一个公务员岗位,成百上千的莘莘学子去争抢,凭真才实学都未必能如愿以偿,何况还不排除事实上的潜规则暗箱操作!如今大学生要迈进国企的大门,说容易要看谁,一般老百姓的孩子,多半要望洋兴叹!老虎苍蝇都是“弱势群体”,人家的子女混个文凭便“弱势群体”了,而真正弱势群体的孩子,要么去政府、国企当二等职工,要么就只能接受“毕业等于失业”的命运了!

一次,给一位作家朋友介绍对象,女方一身珠光宝气,开着宝马,自称身家上亿,在古城有十多家连锁店,却以“弱势群体”自居(其实是自诩),还掏出下岗职工救济证让我看,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明明白白。她说她每月都要开着宝马去领救济金。她还洋洋得意地说,为人低调点好,逃税,少纳税,甚至还可以争取政府资助,何乐而不为?看着那一副“弱势群体”的洋洋得意嘴脸,我的朋友借口去卫生间,却一去不返了。他怕被“弱势群体”当成了“穷开心”的对象了。

荒唐的说法是出于荒唐的逻辑,释放的是荒唐的信息,打击的却是全国老百姓的信心、自尊心。张行长说“银行也是弱势群体”,与赵高指鹿为马何其相似乃尔!连堂堂国家银行都“弱势群体”了,那谁是“强势群体”呢?是在银行霸王条款上不得不签字画押的客户老百姓吗?既然“银行也是弱势群体”,那么张行长辞职倒顺理成章了。拍手称快吗?算了,因为早已没有快感可言了。

2015年6月13日星期六

谁不是弱势群体? 二维码相关阅读
劳动节的散步
我爱家乡蓝田
秋收冬藏
公务员委屈啥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