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期日记IV]妇产科人间悲喜

@ 七月 6, 2015

原文节选自《层林浸染》,感谢作者“墨南”的原创分享,上篇回顾《住院保胎记》。】

我以前以为产科是医院里最欢乐的科室,新生命的降生,小婴儿的到来,可不是嘛。可是还有妇科,就全承载着女人生命中的不胜唏嘘和感概。对于每一个正值生育年龄的女性,关乎生育和生殖系统的女性独有的使命和任务,或许都有或多或少的不能承受之痛吧?

一床:一床是初七上午进来的,老公陪着,只一眼,不用张嘴开腔,我就知道她是东北人。为什么?首先她穿着黑色小貂皮的半大衣,这是东北女性特有的时尚标配,在华北地区或许并不盛行;其次,就是相貌,典型的东北女性特有的俏丽的长相,也许因是来医院就医,并未特别装扮过,但大东北黑龙江哈尔滨排名中国美女地图第一名,其次才是我熟悉的川渝美女,东北女性特有的高鼻神目大眼和一点点的风尘感,这个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不会有错。

她一进来就躺在病床上,痛苦状。肚子是平平的,所以我猜测她是做流产来的,果不其然是药流,如果人流就在五楼手术室不用上七楼住院部病房了。黄河医院做药流的程序就是前两天在家里吃药,第三天来医院吃最后一片药,然后住院部病房观察流下的胚胎组织是否完全之后才可回家。一床不像四床那样迅捷,四床是个非常年轻的姑娘,也做药流,闺蜜陪着来的,四床一进来就频繁的跑厕所,很快跑了几趟不到十点就全搞定直接走人回家了,而一床则是一直到了当日下午才走的。无聊的等待过程中大家闲谈起来,原来她和我同龄,果然不错是东北人。女儿才1岁多,这是产后第二次怀孕,因为和上一次流产时间相隔太短,所以只能药流。大家聊的当然有各自生产的经历,我最吃惊的是她居然吸烟,而且在怀大女儿期间也是整个吸烟的。“不行忍不住”“那你老公不说你吗?”“偷偷的呗”。不过据说她女儿健康极了,生下来八斤,不像一般医学常识里说的那样孩子会偏小发育不良其它问题多多,只不过她略有失望的说“孩子是爷爷奶奶在老家照看着的,不和我亲啊!”

二床:二床很是清癯瘦弱,是老父老母陪着来的。显然她是“二进宫”,护士医生都认得,过年前才出院的,而出院大概就是为了回家过年。虽然孩子已经十一岁了,但大概还算年轻,所以有几分水色支撑着并不显得干巴,不过她即将进行的手术在我看来实在是比较惨烈——切除子宫。

具体什么病因没有打探,但好像是一直有流血的毛病,所以要切掉病灶。她脸色较差,之前住院期间还有输血来着,手术后也上输血了。我父母相对于那些二十来岁孕妇的家长看上去是略年长了些。而她的父母比我父母显然年龄又大上了一轮。老父是头发花白行动已经迟缓的那种,老母从衣着打扮上看是七十岁以上的人了。子宫切除手术程序和剖腹产差不多,提前一天确定是全麻还是局麻,备皮、禁食、灌肠;手术当日8点前推进五楼手术室,直到中午才回来,术后麻醉劲儿还没过,很长时间不能进食进水也不能翻身,心电监护设备也都上了。这期间有个貌似她老公的人仅在手术当天来陪过,但又不太像,因为陪伴的时间实在是太短,补交押金也是她老妈掏的钱。手术后风险最危重的当夜,是她老父亲陪床,我看他年迈,坐在床旁实在辛苦,请他夜里到我病床上歇息(我后期晚上回家睡觉去了),被他婉谢了,因为病床离他女儿病床较远“离开一点儿心里都不踏实啊”。

子宫切除手术是开腹腔手术,而且术后好像还要服用一种进口的激素药物,连续服用三个月,费用不菲。子宫作为女雌性生殖系统重要部分,作为胎儿发育生长的场所,年纪轻轻的切除掉,不能说没有憾矣,虽然大家都避开这个不谈,但也忍不住心里为她唏嘘,她术后第二天我就出院了,真心祝福她早日恢复健康,也希望天下所有女性都少承受这样身心的痛楚。

三床 :三床是初八进来的,对她了解最多,因为她话最多,挨着个儿的聊。河北人,她们和东北女性的区别是,虽然同样染发,但是少了东北女性的几分姿色。她比我好像大几岁,但孩子和囝囝大小差不多。她肚子也是平的,孕两个多月胎停育,需要先药流再清宫。住院好几天了还在等着胚胎组织下来。本来觉得月份也不大为什么不直接做无痛人流呢?大夫说因为她的胚胎组织较大,负压吸引的管子可能会堵塞下不来,所以需要药流后再次清宫,所以要住院。

比别的药流麻烦些吧,而且她本身是想要这个孩子的“之前因为宫外孕切除了一边的输卵管,本来以为怀不上的,没想到居然怀上了,可没想到2个多月就开始出血,一看居然没胎心了”。宫外孕、切除输卵管、胎停育,这些词儿都够冲击人心灵的,但就是这样发生在我眼前的人的身上,除了接受命运的安排,按照医生的指令一步步来,也没有别的办法。

六床 :六床比一床进病房略晚,初七临近中午时就来的,有个温谆文雅的公务员老公陪着,夫妻感情看上去很好的样子。她一进来就输液,4大袋2000ml,是我输液量的两倍,因为我每次都偷偷把输液器速度调快,所以上午就能结束的我,她经常输到下午才算完。我1000ml就输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而她不仅要忍受长一倍时间的输液,还要间或的自己拿着输液袋去卫生间呕吐。是孕早期严重的妊娠酸中毒,因为已经到了体液失调的程度“酮体四个加号”。和我一样的因为单独二胎政策的施行,高龄拼生老二,不过她年龄比我还大几岁,差不多是近四十岁的人了。

她的女儿和囝囝差不多年纪,低了一个年级。所以我们聊的内容还包括了孩子学校留的变态寒假作业“手抄报,还不都是家长的作业嘛”“还有好多社会实践的内容,最后不都落成了家长瞎忙乎”。另外她还经常问我怀老二和怀老大感觉上有什么不同呢?我只能老老实实的说“就是孕早期怀老大喜欢吃桔子,怀老二喜欢吃西红柿,别的也说不上什么区别,毕竟差了8年,自己的身体状况也不尽然相同”。

我想,如今天下的父母大多盼着儿女双全凑成好字,如同我希望老二是女儿一样,她也热切盼望着这么辛苦的早孕经历,能生一个儿子。

七床:七床没进病房前,我就听三床说有个七个多月做引产的小姑娘“也没什么问题,就是不想要了”,大家还都挺唏嘘。直到第二天,七床一家三口来到病房,还带着个小女儿,孩子年龄蛮小的,也就2岁多吧,女儿口齿伶俐,话很多,问东问西的说个不停。他们也就像寻常的年轻夫妇一样,并没看出什么不同来。两个人就像我单位里最常见的年轻夫妇一样,都戴着眼镜,一个人陪孩子,另一个就在刷手机,神色如常,看不出悲伤。

因为看着这个妈妈肚子有和我的差不多大,我差点就想上去和她攀一下怀孕经,心想肯定是和我差不多保胎的吧?不过好在没问,因为后来才知道,她就是七个月孕晚期引产的那个年轻妈妈。

图片
网图

医生每天会查房,会对各自病情进行叮嘱,我知道她要先像药流的那些人一样服用引产药物,然后打催产针生下来;“如果生不下来,也有“剖腹取胎”的可能“。她入院时,我已经临近出院了,零零星星听说她的病情,看到她如常不惊慌不哀伤的神色,也不知有什么一样的隐情和苦衷。

算下来今天她应该已经解决完这些问题了。就像我临出院时,离开病房前和病友们告别时真诚的挥手和“早日康复”的祝福一样,相信她也已经渡过了最难过的磨难关。我对自己最真诚的愿望就是:下一次去住院部是足月要生孩子的那天,且能顺利生下二宝来。

后记

困扰我的胎心偏快问题,按照医生的说法,“住五天院哪儿够啊,多住几天呗!”“还上什么班啊?在家养着吧”。不过对于我来说,医院的日子实在不好受,2月28日,在我住院的第六天,终于在自己的坚持下,签字出院了。当时有一大堆医嘱和需要自己承担的责任,看起来很是吓人。不过我觉得自己精神状态很好,胎动也正常,大病房里人多嘈杂,实在不愿继续呆下去,就果断的走人了。

3月2日,我去医院办住院结算,顺便又上楼听了一次胎心,终于看到了孕妇集合的热闹场面,没想到又是快,170。袁主任让我还做了一次心电图,心率96次/分,依然是异常负荷(和初二那次检查一样供血不足)。等我上楼复测的时候,我发现前面的几个孕妇,和我一样都是一上来测起来就快,然后经过左侧卧的短暂休息后,再测就变成了140~150,我自己也是一样,复查不超标准,大夫不再多言,我也就走人了。

下午,我去单位取了在网上买的胎心率监测仪,经过多次及较长时间的监测,我发现自己的胎心率其实处于130~150之间很稳定的频率,只有在偶尔有胎动的时候,才会短暂的冲到160以上,但很快心率就会下来。胎心率的确会有波动,并不呈现直线不变的速率,而是有快慢变化。我只是奇怪为什么之前我在医院时,大夫没人告诉我这个规律,害得我以为老二的心跳一直都是超快的加速度。

看着稳稳的心率数值,我坚持每天早、中、晚三次测量,接下来几日直到今天,一直都比较稳定,这也让我和我的家人都放下心来。离预产期还有一个来月,经历了这次波折,我心中虽对于能否顺产小小的嘀咕了一下,但希望仍然还有,未破灭。

但愿能有个最好的结局,我顺利生产,二宝健康平安,此外再无它念。

这篇长文记录灰色春节的保胎住院经历,为了日后不忘却的记忆,是为记。

2015年3月6日

[孕期日记IV]妇产科人间悲喜 二维码相关阅读
[孕期日记IV]住院保胎记
[孕期日记IV]意外到来的二宝贝
[孕期日记Ⅲ]楚姑娘出生记
[孕期日记Ⅱ]漠漠诞生记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