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坐车时我在想什么

@ 七月 8, 2015

原文首发于《赵攀强的博客》,感谢作者“赵攀强”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乌手指》。原标题为《身旁的美女好能睡》。】

那是星期六的早晨,我六点多就赶到旬阳高客站,准备乘坐这种新开通的客车前往省城西安。

前边的座位坐满了人,我们往车厢的后面走。我看见了那排空着的位子,能坐两人,可是走在我前边的那个男人却走到后排坐到了那个女子的身旁。我一人独占两个座位,心里暗自庆幸自己的好运气。

这时后排的那个女子站起身来,提着那件精致的挎包,从那个男人的胸前挤了出来,望着我笑了笑,坐在了我的身旁。

我顿时有点不知所措,急忙将她让到了窗口的位置。她为什么不愿坐在那个男人身旁?她又为什么喜欢坐到我的身旁?是她感到我比那个男人漂亮?还是她觉得我比那个男人可靠?亦还是她早就认识了我?

不管怎样,她能主动前来坐在我的身旁,说明她对我的信任和友好,总是好事,我一下子有了优越感和自豪感,并想极力塑造出一个好人的形象,以便给她留下良好印象。

越是这样想着,越是感觉不自在,甚至有点紧张了。我把衣裤拉扯整齐,正襟危坐,目不斜视,还有意和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而她,倒是很舒服很自由,无拘无束,随意乱动。只见她戴上耳机,头朝后仰,微闭双眼,手指颤动,完全陶醉的美妙的旋律之中。还见她头朝窗外,凝视远方,哼着小曲,望着那巍巍秦岭山脉出神。还见她取出糕点,拧开瓶盖,大口大口吃喝起来,她的惬意好像就在自己的家里。

听够了,看够了,吃够了,她累了,竟然呼呼大睡起来。可能是昨晚没有睡好,或者是本来就瞌睡多的缘故,她睡的很香,睡着睡着就把头枕到了我的肩上。我更紧张了,想把她的头扶正,担心把她弄醒;任其自然吧,害怕有人看见。反转一想,可能睡一小会儿就会醒的,醒了就好了。

不曾想到,这个女子睡觉的功夫很深,一路睡去丝毫没有想醒来的意思。后来还微微响起了鼾声,再后来口水也滴到上我的肩膀,冰凉凉的。可能是她在睡梦里意识到了自己的不雅,抬起手来擦净口水,然后又沉睡不醒了。

反正快到西安了,干脆好人做到底,权当她的枕头好了。由于一路目视前方,一动不动,绷得很紧,我也有点困了,尤其是眼睛困了。我想,这个女子长得啥样子呢?是圆脸还是长脸?是白脸还是黑脸?出于好奇,真想看她一眼。可是想看又不敢看,因为我生性害羞,见了女子就脸红,看了女子脸更红。

可是不看又不甘心,毕竟为她服务了一路,连看都不看一眼,亏大了。于是我鼓足勇气,把脸迈向窗口,以窗子作掩护,美美地看了她一眼。没想到这一看把我惊呆了:这女子美得令人窒息,头发黝黑发亮,光彩照人,睫毛长长卷起,撩人心魄,鼻子高高挺起,圆润有方,脸蛋白里透红,水嫩水嫩,脖子颀长白皙,十分诱人。看样子这女子二十出头的年纪,正值豆蔻年华。

我内心开始自责了,觉得不该看她一眼,担心给人留下不好印象,于是再次拉平衣裤,正襟危坐,目视前方。

进入城区,在离站不远的地方,女子醒了,我不由自主地又看了一眼。只见她眼睛又大又圆,水灵活现,好像一双眸子都会说话的样子,摄人魂魄,那双嘴唇红红润润,满口牙齿整整齐齐,洁白如玉,让人不饮自醉。

我猛然想起,这个女子我在县城曾经见过,由于长得太美,自然十分骄傲,走起路来身板挺得笔直,脑袋仰的老高,别人看她都得仰视,从来不和生人打招呼,极像一只白天鹅。

在我正发呆的时候,女子碰了一下我,微笑着说:“到了,我们下车吧,你是一个好人”。受到表扬,我受宠若惊。望着她轻快的步伐和远去的背影,我的脸红到了耳根。

《当我坐车时我在想什么》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时间从办公室溜走
老屋门前的竹园
乌手指
山的故乡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