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成了平儿

@ 七月 9, 2015

原文首发于《赤脚de大侠的博客》,原标题《<红楼梦>中平儿的处世哲学缘何取得社会共识》,感谢作者“赤脚大侠”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让思想逃离》。】

真、善、美,是贯穿古今中外文明的共同主题。且不论文学艺术,单就哲学领域,几乎所有的哲学家和哲学派别,都把解答真、善、美的问题作为各自哲学理论的终极目标和最后归宿。然而,由于关注的角度和观点差异,导致得出不同的结论。而这种不同的结论,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人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为准则。

在中国,真、善、美有时被视为“天人合一”的不同境界;有时被视为“知行合一”的不同境界;有时被视为“情景合一”的不同境界。“天人合一”、“知行合一”、“情景合一”,这三个基本命题,正是中国传统哲学对真、善、美的终极表述。

然而,中国传统哲学关于真、善、美的“三个合一”表述,虽说在命题上高大上,却不如西方哲学来得直截了当。理论上云山雾罩,导致实际操作上失去现实的准则。比如,这“三个合一”没能解答真、善、美的逻辑关系,三者是否存在主从关系呢。换句话说,如果失去了真,善和美是否还具备存在的基础呢。

在《红楼梦》61回“投鼠忌器宝玉瞒赃,判冤决狱平儿行权”中,贾链的通房丫头平儿,以隐瞒事实真相平和地处理了颇为棘手的“玫瑰露事件”,而赢得了众人“聪慧、识大体、心存淳厚”的赞誉。

平儿
87版《红楼梦》中的平儿(图片来自网络)

事情的起因由王夫人的大丫鬟彩云引起。由于赵姨娘的“央告”,彩云偷偷拿了王夫人的玫瑰露给赵姨娘的儿子贾环。在此期间,刚好芳官向宝玉讨了玫瑰露送给柳五儿,柳五儿的母亲又将这玫瑰露分了一半给自己的姑舅侄子,柳氏嫂子过意不去,就把自己的茯苓霜给了柳五儿的母亲,柳五儿在拿着茯苓霜送给芳官时,恰巧被林之孝的老婆碰到。林之孝的老婆怀疑王夫人失窃的东西被柳五儿偷了去,于是,拿了柳五儿去见王熙凤。王熙凤不问青红皂白,就要平儿传话处置柳五儿母女。柳五儿向平儿哭诉实情,平儿答应调查。

事情很快就有了调查结果,彩云偷王夫人的玫瑰露送给贾环一事败露。

如果公布此事真相,不仅牵扯到王夫人的面子,还牵扯到贾政的妾室赵姨娘及其儿子贾环和女儿探春的面子。毕竟,彩云是王夫人的大丫鬟。而贾环和探春虽为庶出,但毕竟是主子。曝光此事,无疑将成为贾府的一件丑闻。为平息事态,平儿找到贾府的宠儿宝玉,并让宝玉将此事顶了下来。至此,一桩轩然大波在平儿的斡旋和宝玉的助力下得以平息。

在处理“玫瑰露事件”中,平儿掩盖了事实真相,维护了贾府的“面子”和谐,不仅没有因此受到谴责,反而赢得了众口一词的赞美。这似乎告诉我们,在真、善、美中,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要,为了维护“大局”的和谐,掩盖或伪造真相,或许是追求“善与美”的一种必要手段。

据说,林彪在读此章节时,做了“要向平儿学习”的眉批。

那么,林彪要向平儿学习什么呢,自然是学习平儿通过掩盖事实真相换来各方和谐的化解矛盾处理问题的“手段”。令人遗憾的是,林彪所要学习的平儿的“手段”,在当下社会,已成为普通常识,几乎得到全体中国人的认同并身体力行。

苏丹红、安鹿奶粉,以及近期发生的庆安枪案,几乎所有的公众事件,都有以牺牲或掩盖事实真相以求换取稳定、和谐的影子,并且,这种思维已成为一种定式向全社会漫延。当一个国家或民族以牺牲个人诚信甚至政府公信力作为代价,换取所谓的善和美,不知这种善和美的含金量能有几许,又能维持多久,这才应该是引起我们反省的大问题。

每个人都成了平儿 二维码相关阅读
被剥夺的知情权和话语权
致被规避了的大多数
扯球鸡巴蛋
中国人的“信任恐惧”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