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391期]一场革命秀

@ 七月 10,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7月10日。2014年的今天,央屎《焦点访谈》以谁“污染”了水标题,报道了6月中旬,发生在西安科技大学高新学院的集体腹泻事件(2007期之82005期之12004期之11998期之11997期之31996期之4)。全篇都在谴责“造谣”的学生,却绝口不提到底是“谁”污染了水(2026期之9、10)…

[1]一场革命秀

“你自愿为抗日事业奋斗吗?”“你坚信抗战会胜利吗?”“你做好吃苦的准备了吗?”在回答完这些被精心设计过的逗逼问题后,70多名大学生“雇佣军”、教书毁人的青年教师、留学后在国外混不下去的“海龟”、红心向党的创业者、政府喉舌们于7月9日参加了共青团中央、全国青联主办的《重走抗战路》革命秀活动。

这场秀的新闻发布会地点被安排在爱国教育基地——西安八路军办事处纪念馆。开场后,青年代表李俊杰说了一段话命令所有在场人泪流满面。他说,延安是中国共产党领导抗日战争的“心脏”,激励众多爱国青年前来寻找光明,又走向抗日救国战场,他们用青春和热血在抗战史 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今天,我们重走抗战路,就是要踏着先辈们的脚步,直观、深刻地认识抗战历史,传承抗战精神和延安精神,更好地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上贡献青春力量!看看,人家娃说的多好。这觉悟实在是太高了。不过,抗战的主战场在东边,共产党躲在延安是弄啥类?打日本没见他们出多大的力,养精蓄锐等着捡漏,他们倒是很擅长。

[2]都是抢,性质不同

西安贼城,名不虚传。即便没了“@在西安”和“@IN直播”,西安的贼也并不见少。7月9日23:00,西安小伙小翟独自走到长安南路景天佳苑小区门口时,电话响了,就在他接电话的同时,身后突然冲出一名男子,一把抢过他的手机转身就跑。小翟一路追过去,人没追到,挂的浑身都是外伤。

目前,明德门派出所已对此事进行立案。民警提醒广大西安市民,晚上尽量避免独自出行。如果遇到类似情况,一定先保证自身的人身安全,不要和犯罪分子纠缠,要冷静下来尽量记清楚犯罪分子的特征。记住又有什么用呢?能破案吗?另外再给大家普及一点知识,小翟遇到的这种情况在法律上被定性为“抢夺”,是指犯罪分子没有威胁到当事人的生命安全;“抢劫”反之。对警察而言,一般的偷盗抢夺案,破了也没啥好处。除非犯罪分子在极度倒霉的情况下被活捉,在抗不住车轮拷问的情况交代自己的犯罪记录。否则,这些案子永远都不会被侦破。

[3]同行是冤家

7月10号凌晨,南二环一家KTV被20多号手持棍棒,长刀的男子疯狂打砸,若干伤者已被送往医院进行救治,因为现场太乱,具体人数难以统计。据悉,这伙人是另外一家KTV场子的老板叫的人,因为眼红人家生意好,就来此捣乱,消费了3000多块后开始没事找事,强行打砸。目前,被砸KTV的负责人已向小寨路派出所报案,事情还在调查之中。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同人不同命,同行不同利。冤家啊。

[4]老太被打后续

近日,70岁的张老太太在电子城紫薇花园的早市摆摊时因拒交保护费被多名壮汉殴打(2389期之6)。事发后,雁塔区电子城街办称早市归高新区管;高新城管执法局却明确表示,此地应该归雁塔区管。今天,这事儿终于有结果了。西安市执法局为此专门开了个会研究了电子城紫薇花园的区域管辖划分,最终决定此地由雁塔区管。真是讽刺,十几年的老社区了,竟然连管理权都没划分好。

既然已明确归雁塔区管,那接下来就该善后了。雁塔区城管执法局表示,已将此违规早市取缔,稍后会加大执法活动,避免此类事件的发生。但却未提及打人的壮汉究竟是何身份?早市的违规收费究竟流向了何处?

[5]血站司机爱献血

义务献血这个事儿水太深了,总归一句话,献的时候啥都好说,用的时候却是百般刁难(2157期之82287期之本周人物)。这不,血站又缺血了,《阳光报》报道,咸阳血站的司机,现年52岁的李胜利同志从2000年开始就坚持献血37次,总量达到18400毫升(含单采血小板)。献出的血量相当于近四个人体内的血量,两次获得国家无偿献血奉献奖金奖。干一行爱一行,陈胜利数十年如一日献血经历激励着更多人加入到为挽救病人无偿献血队伍中。

干一行爱一行,给血站开车就爱好献血,给银行压钞票难道还得爱好抢钱?这都什么跟什么?就这种狗屁不通的文章,你别说还真能哄到不少人呢。毕竟,你国傻逼多以十亿记。

[6]被遗弃的文物

南方的才子北方的将,陕西的黄土埋皇上。陕西文物多的是遍地开花,很多墓地因没有什么利用价值,早早就被遗弃了(2247期之72037期之81791期之41722期之1)。韩城市新城办周原村里有一座道光年间的张氏祠堂,距今已有160余年历史了。因无钱维修,这座祠堂目前面临倒塌,墙上保存的44幅清代壁画处境堪忧。

据村民说,韩城周原村距今已有4000多年历史,村中原有古塔四座,大小庙宇四十余座,祠堂12处,这些古塔和庙宇大都在“文革”时期被毁。而祠堂也仅存四处。为了躲避文革浩劫,张氏后人曾用报纸将祠堂墙上的壁画全部遮盖了起来,费劲心思才让这些壁画得以保存。如今,眼睁睁看着祖先留下的东西慢慢损毁,张氏后实在是不甘心。近几年来他们多次向村委会、新城办以及韩城市有关部门反映,可是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不过是个清朝的玩意儿而已,没有啥大价值当然没人管了。消停点吧,咱就别给政府添乱了。自己凑钱自己请人维修,没准还能以保护文物的“正能量”之势上个央视什么的。

[7]又塌了

榆林市民对塌陷地震早已习惯免疫了。因过度开采煤矿,此地一年能发生近20次塌陷型地震(2205期之2)。因塌陷过度频繁,有的村庄不得不整体搬迁。7月9日20:09,榆林市榆阳区又一次发生地震了,此次地震类型依然为塌陷型。级别3.0。与以往一样,未造成人员伤亡。

[8]为女还账60万

60余岁的市民王女士在接到银行的催款电话后,不由得担心起已和自己几乎断绝关系的独生女儿的安危。经过查询后,王女士发现,自己女儿名下至少办理了十几张信用卡且张张欠费,合计金额高达60余万。因害怕女儿因此坐牢,王女士和丈夫东拼西凑,终于将这个大窟窿补上了。独生子女,断绝关系。看来这老两口得反思下自己的教育了。自作孽,不可活。

[9]又见女司机

女,司机。这仨字儿出现在一块准没好事(2218期之1)。喜闻乐见的女司机又来大动作了。7月9号10:00,一辆正在缓慢行驶的灰色轿车突然加速,直接冲进南小巷南段一临街制作门窗的商铺里,好在没有造成人员伤亡。肇事司机,女,40余岁,自称由于穿着凉拖,踩油门时用劲儿大了没控制好。

[10]救助站里开了个会所

长安区救助管理站综合楼共有五层,上三层用来办公,下面两层对外出租开起了会所。30年租金230万一次性付清(2387期之7)。此事经曝光后,官方解释称,因为缺钱,不得已而为之。随后,长安区民政局迫于舆论压力已责令责令救助站与承租人协商解除租赁合同。

[西安e报:2390期 一场革命秀]史上今日
[西安e报:930期]西安影像(IV)
[西安e报:1296期]广电网络臭不要脸
[西安e报:1661期]34年上访路
[西安e报:2026期]上焦点访谈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