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河南喝胡辣汤

@ 七月 14, 2015

【感谢作者“@青衫读过”的原创分享,原标题《如此逍遥》,曾分享《酸汤饺子》。】

西安和郑州通高铁的时候,我认真说过一句玩笑话:2个小时就可以去郑州喝胡辣汤啦。最短1小时54分,最便宜229元,去河南喝逍遥镇的胡辣汤,是我认真考虑过的。

“牛肉、粉条、面筋、黄花菜等,散落在胡辣汤中,疏密有度,黏而不稠;粉条是滑软的,但滑而不散,入口即化;那辣是清香而渐进的,透着一股辛味。喝一碗下肚,只觉得一股暖流从胸腹直散到肌肤毛孔之末,汗也出得畅快淋漓。”——《河南商报》的首席记者写到自己家乡的美食,每一句都在诗意的歌颂,令人口内生津。

河南小吃名气大,胡辣汤应该排首位吧。在西安的街头,早餐一直都给“河南胡辣汤”和“西安肉丸胡辣汤”留有神圣的地位,“西胡”还是“河胡”?二者的拥趸甚至相互认同。和回坊胡辣汤一样(本来也是从河南流传过来的),河南胡辣汤是羊骨或牛骨头熬汤,汤里加上炒过的肥羊(或牛)肉、面筋、粉条、金针菇、豆腐皮、海带等配料。胡辣汤配油馍头、煎饺,是深受西安市民欢迎的早餐。清晨是新的一天开始,无论你喝上一碗什么流派的胡辣汤,都会目光清濯,胸怀坦荡,感念日子,感谢食物的宽容和仁慈。

河南胡辣汤
西安的河南胡辣汤 By@鄙视我的永远不高潮

提起河南胡辣汤,最知名的是河南省周口市西华县逍遥镇,这是“中华名小吃”及“河南十大名吃”。但在河南,胡辣汤也是有地域流派之分的,开封胡辣汤属于逍遥镇胡辣汤一派,胡椒粉浓重;而许昌胡辣汤则是“稀的夸张,辣的离奇”;南阳胡辣汤配料上用粉皮和黄花菜,浓淡适口,胡辣鲜香。汝州胡辣汤最为细致,有一种素胡辣汤用“金黄的鸡蛋丝、墨绿的豆角段、鲜红的辣椒丝、外黄内白的豆腐丝、白中透绿的葱丝…在蒸腾热气的衬托下,简直是一幅绝好的水彩画。” 河南人做胡辣汤,也是下了心思的。

无论是“河南胡辣汤”还是“西安肉丸胡辣汤”,挑剔的胡辣汤食客总是先从嗅觉鉴定,一碗好吃的胡辣汤,闻起来一定是充满了肉汤的香味,肉汤好,胡辣汤才能做好。舀好的胡辣汤,要用勺子扬汤检验稀稠,像许昌那种以“稀”为特色的品类一定在西安站不稳脚跟,陕西人就爱粘稠热辣的感受。至于碗里的内容,要看经营者的心思,是否实在认真,食客自有公断。胡辣汤端在手上,热在心里,滴上几滴喷香的小磨香油,胡椒的香味似乎开始了化学反应,按耐不住的肠胃开始蠕动,其实还没有吃呢。

“河南胡辣汤”配油炸食物吃最过瘾,油馍头、水煎包都是极搭调,单位门口有个摊主炸的葱花油饼亦绝了,油饼炸的酥香薄脆,金灿灿的油饼俟出锅就剁成几块,冒着氤氲热气的油饼蘸着胡辣汤入口,味道层次丰富口感鲜活动感;可惜老板后来不干了,至今还怀念他的手艺。老食客还喜欢“两搅”,辛勤的河南风味早餐档,一般都在售卖胡辣汤的同时卖豆腐脑,老板会先从桶里舀出一些颤巍巍的豆腐脑,然后麻利的在上面浇上一勺胡辣汤,豆腐脑儿白嫩细腻,胡辣汤粘稠芳辛,些许苦涩的口感与糊辣汤的酸辣、鲜香交织,滋味隽永。 “两搅”或“两掺”的吃法,纯粹是劳动人民自觉自愿的发明,大江南北的中国人都会发明一些符合自己口味的食物吃法。在昆明,人们会吃一种锅巴、稀饭的“两掺”,在一些城市,砂锅土豆粉可以和方便面“两掺”,“两掺”文化饱含着国人的智慧与包容,民族的融合、文化的融合,不就是这样彼此渗透彼此影响吗?。

一碗小小的胡辣汤,五味调和,个中冲突逐步均衡,妙在其中。有人说胡辣汤是黑暗料理,那一碗黏糊糊的东西真是没有卖相。可是喜欢胡辣汤的人不会在乎这个,无论“西胡”、“河胡”,胡辣汤的内容都是那么丰富,胡辣汤好喝,是因为包容性强,口感这么刺激,而因为生活过于平淡。在西安,河南胡辣汤有自己的地位,却又似乎不那么正宗,坐上高铁去河南喝胡辣汤的诱惑又闹腾起来,北舞渡胡辣汤则是我想尝试的下一个新目标。

去河南喝胡辣汤 二维码相关阅读
难得胡辣
糊辣汤改良传
好一碗美丽的糊辣汤
自制回民胡辣汤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