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房河印象

@ 七月 14, 2015

原文首发于《赵攀强的博客》,感谢作者“赵攀强”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当我坐车时我在想什么》。】

这是一条神秘的小河,与溪相比,她有些大,与河相比,她有点小。尽管如此,你可不能小瞧了她,那种清新、幽静、深邃、玉洁、高雅的感觉随风拂来,不能不令人陶醉。尤其是发生在她身上的那些古老传说和美丽故事,更是令人无限神往。

谈到楼房河,有人或许不知道,但提起双河口古镇,人们就如雷贯耳了,因为它是陕西省文化旅游名镇。双河口古镇的闻名,多一半应归功于楼房河。是她与梨树河交汇形成双河口的奇特地貌特征;是她引导人们溯河而上直达古都长安;是她穿越秦岭和巴山连接起中国子午道。正是她的这种特殊作用,才使双河口古镇成为古汉阴北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和连接南北的商埠重镇,盛极一时。

楼房河发源于秦岭山中,自北向南流淌而来,由于山势变化,水随山转,蜿蜒自然。一河两岸,多有稻田、菜园,适值初春,油菜花黄,甚是美观。每每见到小桥、庄院和竹园,一幅“小桥流水人家”的自然山水画映入眼帘。不时你会见到那些参天古树和古驿站遗址,仿佛走进古老的从前,不由得不让人浮想联翩。

最令我感到亲切自然的是这里的流水和石头,那些石头不仅多,而且奇,高低错落,形状各异。那条流水性情温和,娇柔可爱,紧紧依偎在她的爱石上,摆弄出各种造型。一会儿是高山流水,飞瀑直下;一会儿是相依相偎,涓涓细流;一会儿是情意绵绵,拥着一潭。如果在晚上,一定会是“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了。

楼房河

写到这里,人们不禁会问,这条小河为什么叫楼房河呢?其中大有故事。据随行的汉阴县作协主席孙远友介绍:明清以来,小河两岸古楼林立,灯火通明,南来北往客商汇聚于此,繁荣昌盛,故称楼房河。不难想象,长达千米的吊脚楼,红灯笼,红男绿女,千百年来,不知要演绎出多少爱恨情仇故事呀!那样的夜景,那样的传奇,怕是不会逊色于沈从文笔下的凤凰古镇吧?

孙主席给我们讲到他的父亲,那是民国时期,父亲是一个小商贩,他经常挑着担子,把陕南的丝绸、茶叶、木耳等山货挑到西安出售,然后又把关中的瓷器、食盐、洋火等日用品挑回陕南变卖,往返一趟大约需要二十多天时间,中途都要在楼房河与双河口一带停留驻扎。那时像他父亲一样来往于楼房河的客商,又有谁能数得清呢?

在楼房河,我们还看见三件宝:石板桥、古驿站和将军路。

石板桥是楼房河中段的一座小桥,河道两边的桥墩用石头砌成,这并不奇怪,怪就怪在桥墩中间的桥面,由悬架的两块石板并行排列铺成。人们走在上边很惊险,其实是有惊无险,原因是两条石板很厚很长且质地很硬,不知放在那里多少年了,依旧稳固坚韧,安然无恙。

古驿站在河对岸的山脚上,过河踏石梯而上,进到院子有一棵古树,古树后边就是古驿站遗址。古驿站由好几个院子组成,除一座院子完好外,其他院子已经破败不堪了,但意韵犹存。听说像这样的古驿站还有好几处。这些古迹,无不见证着楼房河昔日的繁荣和辉煌。

将军路是沿楼房河北进的那条路,在古时是山间小道,现代才修成公路,那时人们南北往返进行商贸活动走的就是这条路。之所以叫将军路,是这里曾经走出将军何振亚和大校刘光华。这两位将军都是楼房河人,可见楼房河不仅在古时非同凡响,而且在近代也声名远播。

时间虽短,意味悠长,楼房河的故事还很多很多…

楼房河印象 二维码相关阅读
去天门山探险
童年的水磨坊
老家门前有条河
家乡有座卧牛山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