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期日记IV]如愿以偿,小妞驾到

@ 七月 15, 2015

原文首发于《层林浸染》,感谢作者“墨南”的原创分享,上篇回顾《妇产科人间悲喜》】

时间真快,一晃就出月子了,我终于又能够坐在了熟悉的电脑前,虽然对传统的坐月子保留自己的看法,但在老妈身边,我仍然享受了这30天无忧无虑的饭来张口衣服脏了不伸手洗的生活,尽量的不出门少出门,其余禁忌按照我的原则来进行遵守(比如不准洗头洗澡、不准开窗户之类的那些还是算了)

4月7日的夜晚,在黄河医院7楼产科的产房内,伴随着巨大痛苦、三次使劲用力和助产士急急的“慢点慢点”,一股热流和一坨物体从身体涌出,顿时痛楚消失了。豁,这就出来了嘛?我竟然这么快就把老二生出来了?30天过去,当时的一幕一幕虽然深刻不可磨灭在我永生的记忆里,但一些细节显然已经淡化。现在努力回忆当时的情境,记录下我二次生娃前前后后的过程,也算为日后留下一份回忆,细节总还有处可寻。

图片
宝宝满月

3月31日,这晚例常的去长虹公园散步时,在路上我很奇怪,因为这一天越来越繁密的宫缩,到了几乎走走停停的地步。老妈和囝囝陪着我遛弯,本来他们就嫌弃我走的慢来着,这下子我更是像左右摇摆走路的鸭子,时不时的要他们慢点慢点和等我一下。因为肚子总是硬邦邦的半天才能“缓释”下来,加上预产期临近,虽然一直b超提示偏小一周,按说还有10来天的日子(不过38-42周都是足月,我这显然也是到了一级警备的状态)才到40周。但妈妈为了避免意外,还是强烈建议我第二天去医院问一下。当晚我如常的躺在小屋的床上,艰难的用左侧卧的姿势,摸着庞大的肚子,惯常的入睡困难和夜醒后再难入眠。第二天早起,一切好好的,并没有见红,但一走路一运动仍会宫缩,肚子硬起来,于是在上班的路上,到了黄河道和红旗路交口我本应左拐去单位的,一迟疑便直行去了黄河医院。

这一天几个主任都不是门诊时间,所以这家二级医院的妇产科“门可罗雀”。我只看到了上次因为胎心快收治我住院的那个年轻的胖大夫。“又是她”我心里暗自叫苦。果然她一听我的情况就说“你这就是要临产了你知道嘛,住院吧”,然后做了胎心监护,果然因为胎心监护属于“基线高位”型(偏快),就又住院了(我的老二啊,你为啥总是心跳的比别人快呢?)。当时我说没带够钱,大夫就让我现掏钱包看我带了多少钱,我真的是当着大夫的面数了数钱包里有一千大元做住院押金,然后4月1日早晨,我又两手空空的住院了。

这次住院比2月份过年时那次的沮丧之情好多了,毕竟我已经到了39+3这个日子了,总算有生的希望了。我没有住单间,二级医院显然病人收治不够,一上来就恨不能让你全部住三百元一天的单间。一进七人病房就看到了之前在门诊遇见的一个准妈妈,她在我35周门诊产检时,就已经“快生了”,没想到这次见到她竟然还没生,果然她已经40+4了,但还没有动静。我住院三天前两天还是吸氧输维生素c测胎心这套老活,到第三天连输液都撤了,和另外的那个准妈妈一样啥症状也没有。

于是到了4月4日,清明节三天假期第一天,我要求出院了,意外的是这次大夫既没吓唬我也没留我,我还是回家待发动吧,希望能混过这个假期。同病房的这个准妈妈和我一样也是二胎,天天求发动状态,40+6后终于在我出院的当晚3小时顺产下八斤半的二公子,我也进入催产状态:4号下午步行约5km仨小时进了7、8家4s店、5号和6号每天下午河东公园溜仨小时,今年才进4月份天气就非常和暖,这几天的公园里,真是桃红柳绿,春和景明,我看见那些推着婴儿车的父母们,琢磨着两个来月以后我也可以这样了。在家里也是买菜做饭拖地该干啥干啥。为了排解担忧和焦虑的心情,看了N集深圳卫视的大型真人秀实景拍摄《来吧孩子》,和老sun的唯一乐事就是猜片中孕妇生男还是生女,老sun准确率颇高。6号晚上还自己独自开车带娃回南开妈妈家,路上还接到珊珊的电话“你生了吗?”“还没有啊开车呢,到家了给你回电话啊!”我这时真的还是准备第二天去上班的啊!我还惦记着我那堆待整理的档案呢。

结果7号早晨,早起上厕所时,睡不着觉在客厅里看书的老爸问我:“你还行吗?”“没问题的,一会儿我去上班啊!开车去你放心吧!”结果老爸放心的去游泳了,我等老妈送囝囝上学回家,我才起床,先是和她说我会照常去上班,然后等我进了厕所就喊起来“妈,我见红了!”

真的好激动,看见内裤上的血渍,多少天没见过了,我赶紧又擦了一下确认不是咋唬。另一边我妈已经颤抖的给老sun打电话了,她害怕我这二胎马上就生啊,就生在家里面啊!我努力使自己平复下来,和妈妈交代准备东西(还没来得及准备待产包啊),另外一边我自己赶紧去浴室洗头洗澡。老妈显然是有些手忙脚乱,几次和我确认物品,还好最重要的住院押金一万大元我头一天已经从银行取出来了。匆匆吃完早饭吹干头发我和老妈拎上几个大包下楼,开车去医院。老妈平时晕车,如果不是有万不得已的紧急情况她不会乘坐汽车的,可这天她连晕车都没顾上就到了。

到了医院,是上午正常就诊的时间,我挂门诊号到了四楼妇产科,“二胎,早上见红了”,就这一句话简单的陈述病情,几个大夫立刻就紧张起来,这边闫主任和我交代情况的空当,那边一个平时很脸黑的医生过来亲切和蔼的给我检查了胎心宫高和腹围,然后递给我产检本,还让一个护士陪着我上的七楼住院病房。因为要先办完上次出院才能再办住院,所以我先到之前认识的准妈的单间里去串了个门,她在我出院的当晚艰难顺产一8.5斤男婴,我看着她的宝贝自然是止不住的羡慕。因为我这时只不过肚子轻微有感觉而已,随知道我究竟是个啥情况呢?虽然大夫说我48小时内肯定能生,不过这48小时怎么过呢?会顺利顺产吗?真是未知数啊。

过了一会儿老sun赶来了,其实头一天我走的时候还和他笑着说也不知那天能生呢,没想到第二天就有情况了。他帮我办了住院手续,在等收拾房间的空当(这次我也住单间了)。陪我去做了个b超,除了一个区的羊水略少外一切情况正常,比较好的消息是居然不脐带绕颈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问大夫“一圈也不绕了吗?” 大夫肯定的回答“真的一圈也不绕了。”啊!从32周发现脐带绕2周以后,我就被胎心快困扰,为这二胎到底能不能顺产这事情困扰颇多,资料查了一卡车啊!到了38周做b超时只绕一圈,为自己又添了一点顺产的信心,这会儿居然不绕了,必须顺产啊!

中午老sun在楼下买了锅贴,我没让爸妈给我送饭,之前每次住院都是他们给我送饭,医院离家虽然不远,可是还是很麻烦他们了。吃饭的时候,我的肚子,仅仅是轻微的有点要来月经时微微的坠胀感,我不无担心的和老Sun说,也不知啥时候生啊!他说差不多了,别担心慢慢等着吧。黄河医院和我之前生囝囝的一中心的最大区别,就是很少有催产手段,就是等着自然临产。想当年在一中心,病人一住院,没有动静就开始考虑各种催引产手段:静脉输催产素、阴道用引产药。而我上次住院都是临近40周左右了还一点干预手段都不上。饭后老sun午睡休息,我很兴奋,懒得上床躺着,居然端盆水开始烫脚,出去溜达是溜不了的,因为被护士喝止了“你别溜破水了”,偶尔会有护士过来问我“肚子疼了吗?”,我为了不让她们失望就每次都回答“有一点点”,哦,那这一点点还真是一丁点儿,疼不上劲儿啊!下午4点多我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和李璇、李莉、小袁qq聊了一会儿天,对话内容无非就是“我见红了,可是怎么还不疼啊?什么时候能生啊?”她们都鼓励我别着急。到了5点多,我微微能感觉出疼和不疼之间有一段时间空白,可是这个疼,也就是来月经之前的那种而已,不够劲儿啊!

这时老妈带着放学后的囝囝来看我,我找囝囝撕了一个小纸片儿,又找了个铅笔头儿,记录起疼的时间来,过了一会儿,我发现真的差不多是隔3分钟会疼一次的样子,可是真的不够疼啊!6点钟老sun去买了牛肉烧麦回来,实在太咸太腻了,不过我也照常陪着爷俩儿一起吃的饭,不喊不舒服的。肚子这点微微的疼一点也不影响我吃东西的。老爸饭后也过来,看我实在是没啥事儿,我就把老爸老妈和囝囝轰回家了,临走和他们做了个鬼脸,说“放心吧,我明天肯定能生的。”

说完这话,就感觉疼的有点意思了,正好前几天看深圳卫视的《来吧孩子》,里面有一对小夫妻用拉美兹呼吸法好像是“吸二三四、呼二三四”,来调整宫缩时疼痛的呼吸,我试用了这方法确实有用,疼起来用这个很快能调整过来,这会儿疼的时候我需要凝神静气调整等待疼劲儿过去,感觉稍微有点痛出个意思了,我让老sun去找个大夫来看看我的情况,这一下午都没有大夫来理过我呢!他出去一圈很快回来,说大夫都吃饭去了,让我等一会儿,这空当我还真是疼起来了,估计今晚大概会临产了,于是喝了一罐红牛又嚼了半块士力架,都实在太甜了捏着鼻子吃喝下去。

到了7点15分左右,终于有两个大夫来到我的病房,给我进行了阴检,检完说大概开了4指了,我心中大喜,哦,还没怎么疼就开四指了,那胜利在望了,别人不是开4指都要好好疼疼的吗?大夫让我进待产室,我拎着早就准备好的小包,里面有顺产二宝红牛和巧克力,还有我的手机,囝囝小时候用的虎牌吸管杯,里面装的是蜂蜜水。老sun准备扶着我,不过我还真不用扶,谈笑风生的就走向待产室,待产室门口老sun被拦住了,让他交钱,是支付婴儿被褥小衣服等用品的费用。

这时大概7点半左右,我换鞋自己走进待产室,是之前做胎心监护遇到过的一位助产士,护士把我送进去就出来了,这位助产士让我脱掉裤子躺在床上,为我测了胎心,又做了一次肛检,“三指的样子,等着吧”。我就自己躺着,疼起来就用我自己理解的“拉美兹呼吸法”(可怜我生过一次娃了,都不知道啥是拉美兹,但这种调整呼吸的办法确实有效)等待疼痛过去。但是很快,我发现自己的疼痛变得非常剧烈起来,很快助产士也听出来我呼吸的声音变粗起来,于是她转身对我说,去产房吧!我这时临产的感觉忽然变的非常强烈起来,便意很是紧迫了,从待产室到产房就那么十几米的距离,等我走到以后,我感觉疼的亟不可待,就恨不能扑在地上张开腿使劲儿生啊。我先扑到一张凳子上把我拎的小包放下,然后准备上产床,可是产床还有两个台阶要爬才能上去,我觉得它好高,肚子疼到我只想躺下就生了啊!躺地上也行啊!助产士正准备东西,我都感觉出她动作变的有点匆忙起来。我拼了老命才爬上产床,刚一上去就觉得热流涌出,“啊!大夫我破水了!我忍不住了!啊啊啊啊!”在待产室和之前一声没吭的我这会儿忍不住了,大喊起来,助产士也高声呼喝“不能使劲儿,等一会儿!”她转身出门喊大夫过来。我这时哪里还忍的住,不管不顾的大声喊起来,助产士拿着东西赶紧向我走来,“大夫我要使劲儿了啊!”然后也不管她让我用力还是不让,我肚子的疼紧紧的催着我赶紧用力,才用了三次长力,一股大大的热流和一坨东西感觉被我排出体外,“8点,女孩!”我听见了这世间上最美妙的声音,孩子生出来比之前的疼痛已经轻了很多,听到这个振奋的消息我忍不住探起半个身子“女孩吗?”“是啊,你不是提前知道吗?”啊这个助产士还记得我那次做胎心监护时和她闲聊的内容,还真是个妹妹啊,这下子终于落实了,我忍不住咧嘴似哭非笑起来,可是很快发现妹妹怎么不哭啊?大夫正在使劲儿的拍她,我听见有点孩子呼噜的声音发出但还不是清脆的哭声。“你的羊水浑了,你看这都跟粑粑汤一样了,可能有点呛羊水了。”大夫倒是不紧不慢还在拍打孩子。我此时全部心思都聚集在等孩子哭这件事情上了,心里也有点暗暗焦急,好在大夫一直很从容淡定,很快孩子也终于发出了细碎的哭声来。然后大夫开始剪脐带了,剪完要量取脐带的长度“好嘛,你这脐带真够长的,80厘米。”可不是嘛,要不怎么会绕两圈呢?剪了脐带一会儿我的胎盘娩出,助产士查看了下是否完整。然后开始给我缝合撕裂的伤口,也不知生老二都不侧切还是我这个是来不及了,反正我连皮都来不及备就这么生完了,缝伤口时我忍不住哼哼起来,然后忍不住和医生扳着劲,这个疼痛一点不逊于生孩子的那阵子,而且缝了好半天才算完。

给我缝合伤口的空当,医生把孩子用被子包上,放在我产床一侧的一个类似暖箱的东西里,好像有个灯照孩子,然后听助产士和医生讨论阿氏评分,一个说评8分吧,另一个说我写成9分了。囝哥当年可是10分啊,我虽然知道这是对心跳、呼吸、肌张力反应、对刺激反应、肤色等五项体征评判的一个标准,像闺女那样刚生出来没响亮顺畅的哭肯定是会影响打分,9分就9分吧,接着医生把孩子抱走大概是去洗澡和称体重了。我缝合完伤口就一个人躺在产床上等待观察是否有大出血的情况。

8年前生囝囝,也是在4月,那次因为使用引产药,产程来的突然而剧烈,加上是初产妇,我基本上全程鬼哭狼嚎来着,拼命使劲一轮接一轮,汗水出了一波接一波,是拼尽全力再进行一场极限运动,生完几乎大汗淋漓到虚脱。这次没想到会这么快就生完了,说实话我之前喝红牛、吃巧克力积攒的能量都还没用上呢,既不渴也不累。除了下体还在汩汩流血,伤口隐隐作疼外,得到女儿的兴奋根本就顾不上这些,我半起身想下地把放在旁边凳子上的小包拿过来,好取出里面的手机给家人和朋友发短信,可是又怕把血给滴到地上挨医生训。因为没摘眼镜所以好好观察了一下产房,要记住这个地方啊,这辈子都不会再进产房了啊!

助产士进进出出好些趟拿东西,最后我终于没忍住请她帮我把小包拿过来,然后就开始给家人朋友发短信了,给老sun的短信很简单“你可以买途观了”,我俩早就商量好如果是女儿就可以买20w以上的车,他给我愣头愣脑的回了一句“感觉很幸福”。我看着又笑又哭的,要知道他这些甜蜜的话,是从来不挂在嘴上的。然后又给几个闺蜜好友,按她们能最快联系上的微信或qq的方式报了信儿,接下来信息就一条条的回复过来,我忍着激动的心情用颤抖的手指回,也不知有没有张冠李戴起来。时间很快打发过去,快9点的时候,也就是我生产之后1小时,护士推着平躺车进来,让我挪到这个车上,我知道我可以胜利的出去了,接着闺女包在襁褓里也送过来,就躺在我的胳膊上,我夹着娃就回病!房!啦!

黄河医院的产房离我的12床很近,出了门右拐就是,家人都在房间里等着我,一进门一看,豁!老爸老妈和囝囝也都在啊!家人一个个喜形于色、人人喜极而泣的场景就不说了,永远是一份最甜蜜的回忆。

我这时才知道小妞体重是3550g,控制的还好,即打破了二胎轻易就重过一胎的魔咒,而且按我这体重长了近50多斤的节奏,没生个巨大儿出来总算还好还好。其实在肚子里和每次医生触诊时,总说孩子不大不大,尤其38周才8.6mm的双顶径更让我怀疑过孩子的发育难道会迟缓吗?现在来看一切都不在担心的范围内了。

说说我家老大囝囝对妹妹的态度吧,听老妈说他们才走回到家,就听说我生完了,本来没想让囝囝来,结果他一定要来看,然后就三个人骑车来了医院,因为着急这是囝囝第一次骑车上路啊。在医院里他对妹妹的喜欢、珍视之情,让我感动而温暖啊,因为时间较晚他还要上学,我轰他们快回去休息,囝囝恋恋不舍的离开啊,和小妹妹更是道了一次又一次的别。

除了护士过来告诉我注意尽快排尿外,还叮嘱了要观察孩子的排尿和排便情况,接下来外人就一一告退了。这是病房里就剩下我和老sun,还有新出生的宝宝。她一直闭着眼睛,偶尔会发出细碎的哭声,我和老sun趴在婴儿床旁边,真是怎么看也看不够啊!五官轮廓和26周做的那次四维彩超打出来的照片,真的是非常像;和囝哥哥小的时候,也非常非常像。唯一的区别就是鼻梁似乎比较鼓,这一点是和哥哥的区别。宝宝脸红彤彤的,老sun忍不住打开襁褓把她的两只手释放出来。这会儿孩子安安静静的,我开始琢磨她要是饿了给吃什么?喝点白水还是冲奶粉?我这会儿显然是没奶的。身上伤口还在作痛,可是红牛的兴奋剂作用和孩子到来的巨大喜悦,让我一点也感觉不到疲惫和劳累,真是一夜无眠的。中间去卫生间换过数次纸尿裤,每次出血的情况都还好,不像生囝囝时那么多。闺女后半夜有点哭闹,我把她挪到我的床上搂着睡,她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温度和心跳,真的就安静踏实起来。

接下来在医院住了好几天,其实顺产可以很快出院的,只是因为这是二级医院本来病人就少,所以有顺产后四日才能出院的规定。我恢复的异乎寻常的好,也许和生孩子没费大劲没耗大力气有关系吧。当然我也在小心翼翼的反叛传统坐月子:第二天洗澡,不穿袜子,房间定时通风,很少卧床…经常有人关切的对我提出异议,我知道这是关心,但我确实是受不了捂太多衣服啊,而且也实在是在床上呆不住…

4月12日我终于出院了,这天居然还降温下雨了,抱着孩子下楼,门口的人看见我们就说:“一看这就是7楼下来的,你看每个都咧着嘴乐的”。是啊,顺利完成生孩子这一关,满足儿女双全的心愿,有什么理由不使劲的咧嘴乐呢?

接下来回到家,除了第一晚因为较冷,小妞略微躁闹一夜外,接下来照料孩子也异乎寻常的顺利(怎么说也是熟手了嘛),15号我的奶全面通畅,不再添加奶粉,也就不再劳老妈大人起夜冲奶粉了。小妞好像比囝囝爱睡觉,尤其晚上只用喂一、两次就可以了,并且吃饱了就歪过去睡,不需安抚和哄睡,这一点实在太省事了。我是做好了囝哥夜哭郎模式准备的啊!很快我就可以晚上独自照顾小妞了,老爸老妈和囝囝晚上的睡眠都不会受影响,我自己也是喂饱了就转身呼呼大睡,比孕晚期的睡眠质量可是好多了,总是闺女就是小棉袄,贴心而温暖啊!

今天是满月的日子,闺女和我已经建立起非常和谐的模式,她的哭闹我全懂是什么意思,我总能在她需要的时候给予最有效的安抚,我基本24小时陪伴在她左右;还有陪伴小囝,早晨给他带红领巾,晚上陪他练琴,一直一直都在,无论何时我都在家里,而不是之前那个可能会因为工作很晚很晚才回来的妈妈。我知道这是我生命中一段最清闲也最充实的金不换的好时光,感谢父母的照顾、感谢老sun尽可能的相守,忍受我偶尔的坏脾气、也感谢那么多家人朋友的关怀照顾、感谢生活给我的这双儿女…叩首再叩首ing~

2015年5月7日

[孕期日记IV]如愿以偿,小妞驾到 二维码相关阅读
权小蕾出生前…
终于怀上啦
呕吐得死去活来
意外到来的二宝贝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