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案实录之白皮鞋

@ 七月 18, 2015

原文首发于博客《关中麦客的麦田》,感谢作者“关中麦客”原创分享,曾撰文《洋葱丝儿萝卜丝儿》。】

三名旅客下了火车直奔了一家宾馆,宾馆前台认得这三个人是常客,立即笑脸盈盈的对他们说:还是住豪华套?三旅客点头说是。三旅客入住豪华套不久,前台就接到了他们的投诉:房间里太臭了!

宾馆的两名水管工一进豪华套,果然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臭味,房间里奇臭,卫生间里更臭。水管工检查了下水,没有堵塞;检查了马桶,没有返臭。这股臭味其臭无比,比什么都臭。这时,有一滴液体滴落在一个水管工脸上,他用手一抹,这滴液体居然也有类似的臭味,水管工抬头一看,卫生间吊顶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液体珠,接一滴一闻,臭!

水管工推开吊顶检查口,浓烈的臭味扑面而出。水管工忍着臭味从检查口探进头去,使手电一照骂出声来:狗矢地,这是哪个人,把半扇子猪藏到这上头咧。

这哪是半扇子猪。实际上,水管工看到的藏在卫生间吊顶上的这物件是一具女人的尸体,而且还没有头!

杀人分尸,公安立马来了一群。

尸体已高腐,死者身份不明。查住宿记录,这豪华套价格昂贵,平时少有入住,只是在十天前,有人登记了两天。服务员回忆,当时入住的是三男一女。公安让服务员辨认尸体是否是那个女的,众服务员早都花容失色,魂飞魄散,哪能说得清楚。那时没有身份证,入住登记上仅有一人姓名,叫做王进,这十有八九是假名;家庭住址一栏写着咸阳市河边路八号,这肯定是假地址。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信息;那时也没有监控摄像,众服务员对这三男的描述也仅是:男人,中年,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不白不黑。口音是醋溜国语,衣服平平常常。公安难为咧。

公安不甘心,一对一地和每个服务员谈话,跟在头发里寻虱一样地在服务员的记忆中寻线索。

皇天不负,天道酬勤。终于,一个服务员说了一件事:那三个男的中的一个,好像是去年曾入住的一个客人。为啥对这个人有印象呢?因为这客人自己来入住的时候,穿的是一双白皮鞋。赶紧翻去年的入住册子,那服务员依照房间号指认了这个客人的入住登记,姓名为侯长安,家庭住址:兴平县城关镇东街八号。这十有八九都是真的。

当公安砸开八号的门,屋里的女人说:侯长安是我丈夫。问:人呢?女人说:都走咧一个多月咧,去哪说不清。再问:跟谁走的?女人说:跟西街的葛永良,好像还有秦岭公司一个姓张的。再去问葛永良的女人,葛永良女人说:姓张的叫张长保。

公安弄事,最怕的是没名没姓。有咧名姓,那就不难弄。没过多久,三个凶犯悉数到案,交代了因财起意杀了王香玲,将无头尸塞到卫生间吊顶上的犯罪过程,又带着公安到荒地里起出了死者的头颅,一件无头案顺利告破。

关中麦客:那时手段少,破案就只能凭着认真细致、吃苦耐劳。这样的公安有智慧,这样的公安人喜欢。

20150709

办案实录之白皮鞋 二维码相关阅读
办案实录之花甲翁杀人案
办案实录之陈年三命案
办案实录之鬼迷心窍
办案实录之工厂纵火案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