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哪吒》:不出名即是被埋没

@ 七月 19, 2015

放眼望去,今时今日的影院里,很难给《少女哪吒》挪个地儿。若不是影评层出不穷,舆论站在了制高点,《大圣归来》也将被脑残粉们为粉丝电影刷票而消失得无影无踪,截至目前的4.6亿票房只可能是南柯一梦。

《少女哪吒》一没有明星,导演李霄峰最牛掰的经历也不过是参与制作过《可可西里》,看上去多么寒碜;二没有特效,2D青春文艺片,哪怕是真青春真文艺,再没有第一点的支持下,再好的特效也是别人眼中的笑话,正如《大圣归来》起初的窘境。因此,《少女哪吒》连票房数都查不到,可见它有多么尴尬。

二十多年前,蔡明亮拍过《青少年哪吒》,《少女哪吒》并非对前作的致敬,乃是改编自一篇同名短篇小说。不过,“哪吒”作为一个与父母有着深刻鸿沟的叛逆形象,在两部电影里都是同样的指代。

对一群生来敏感的创作者来说,他们看中哪吒的是那份“割肉还母,剔骨还父”的决绝——《青少年哪吒》《少女哪吒》,取的都是这层含义——而不是三头六臂脚踏风火轮的无敌少年形象,柔弱的孩童身躯蕴含着巨大能量。《青少年哪吒》里有着明确的“哪吒”意象,甚至是片中角色的自谓,《少女哪吒》则没有直接表露,一切都隐含在节制的影片“留白”里。

可惜了,少女哪吒

可惜了,少女哪吒

“留白”也成为《少女哪吒》在电影语言上的最大特点,从影片中的故事背景来看,这两个女孩应该是1970年代末生人,故事从她们十六岁成为同学开始,一路演绎到她们高考结束,这算是影片故事的主体。与市面上那些常见的青春片不一样,《少女哪吒》没有刻意洒狗血,两个小姑娘也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就是简单的相遇、相知、成为闺蜜,偷点老师的便当,跑到河里游泳等等,既不打架也不打胎。

随着叙事的推演,我们逐渐发现一位女孩正在遭受家变的巨大冲击,这也使得她的家庭环境变得十分压抑,背叛妻女的父亲和躁郁痛苦的母亲让小女孩变得十分叛逆,影片的后面大部分都在直接叙述这位小女孩的故事,甚至抛弃了前段对于两位小女孩之间情愫的描摹——家庭的原因给了这个小女孩足够的反叛理由,看得出来,她对父亲极端厌恶,对母亲也“怒其不争”,她对这个家庭几乎毫无眷恋。

有些孩子在跟父母的矛盾无法调和时,只恨“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此时,“割肉剔骨”的哪吒就成了终极的解决意象——“受之”你们的,再还给你们,从此便不再有任何亏欠。《少女哪吒》的少女,外表柔弱,内心刚烈,虽是“水做的”,身体里却好似包裹着一团火焰。

导演李霄峰说哪吒是个叛逆的神,电影中的少女是人,但人是有灵魂的,这部电影就是在真实和梦的缝隙里去找人的灵魂。《少女哪吒》本来讲述的就是敏感女孩的微妙情感,就像那匹可能有可能没有的马,那份克制的敏感,只能“留白”在电影里。

《《少女哪吒》:不出名即是被埋没》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机械姬》:不可自大的人类
《战狼》:接地气的个人英雄
《妈咪侠》:中年妇女的生活困局
《最佳拍档》:当兄弟同心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