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401期]皇城复兴计划再启

@ 七月 20,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7月20日。1973年的今天,李小龙猝死于丁佩位于香港笔架山道67号的家中,时年32岁。42年后的7月20日,丁佩出书还原了当年的场景,称李小龙讨论完剧本后突感头痛,在卧房休息后一睡不醒,送到医院后已经没有生命迹象。当年26岁的丁佩从此背上“狐狸精”、“害死李小龙”的恶名,无奈退出影坛,一心向佛。人生无常,自古皆然。

[1]水火无情

三秦都市报》消息,7月18日下午,子洲县出现了大暴雨,并伴有冰雹。具体的数字是100分钟内降雨量达到114毫米,最大冰雹直径达10毫米,强降雨主要集中在子洲城区。降雨导致一人死亡,1.5万人受灾,此次降雨被称为子洲二十年不遇的暴雨。

当天晚上,微信朋友圈出现一段当时雨下得正大的时候的视频,一行三人躲在一出民宅下躲雨,其中一男一女爬上砖墙的当口,洪水瞬间将两人连墙体一块冲走。事后证实,被冲走的一男一女是姐弟俩,弟弟被冲走后抱住石礅幸免于难,而姐姐被水冲到十公里之外,被找到时已经无生命迹象。这位在子洲县医院当护士的年仅25岁的姑娘,在无情的暴雨面前,成为此次灾难的唯一罹难者。

官宣一如既往地丧事当成喜事办,“高度重视”、“紧急展开抢险救援”、“启动应急预案”、“成立领导小组”、“制定救灾方案”这一组常见的抢险救灾用语,如果换个主语,真是能用在你国任意一处遭受天灾的地方,而群众们一如既往地“情绪稳定”。

[2]忙着追查视频

朋友圈流传的视频还有两段,分别是洪水冲走街边的一队小轿车和这些小轿车在下水口处被挤在一起的场景,这两段视频被子洲公安认定为“虚假视频”,并在“子洲宣传”微信公众号上号召广大网友在转发时“仔细甄别”、“或与子洲县委宣传部核实”,公安部门将进一步侦查这类视频的来源以及发布者的意图。

灾难当前,公安的舆情监测工作不能放松,一来证明灾难来临时,最安全的地方还是政府机构和事业单位,办公不受影响,另一方面也是在整个政府机构都在运作起来“救灾”的时候,重点讴歌诸如消防官兵救起被困者之类的“正能量”的时候,工作的重点还是防止“影响县市形象”的视频流出,县上的大大们真是为自己的官帽操碎了心啊。

在朋友圈里聚集的傻逼们,看到家乡遭受如此天灾,在一段段不明真相的视频刺激下,毫不犹豫就转发呼吁让更多子洲人知道。在封闭的信息圈中,没有相互印证的信息来源,傻逼们就又给网监部门理由申请更多的“舆情监测费”。

[3]雨后的烂屁股

台湾作家龙应台曾说过:“验证一个国家和城市是否发达,一场雨足矣”、“高楼大厦看得见,下水道看不见。你要等一场大雨才能看出它的真面目来。”20日晚,西安东郊和北郊也经历了一会儿短时的强对流天气,铜钱大的雨点和指头大小的冰雹相继落下。网友“@这也被站了”恰好在东郊目睹了西安这座伪国际化大都市在雨后的露出的烂屁股,“暴雨下了一会,排水系统完全瘫痪,交通大拥堵。” 图片自:@这也被站了

图片自:@这也被站了

这个积水量,比起2013年8月1日西安南郊的游泳池(1683期之8),还是差一点。不知道下一场大雨来临的时候,能否在小寨天桥上“邀你来看海”?

[4]救援队立功了

鉴于有钱有闲的傻逼越来越多,憋着劲想去秦岭里面玩穿越但又没有足够经验支撑的驴友越来越多(2270期之1),官方和民间的户外救援队也是越组越多。7月18日,一队十几人的户外救援队在周至拉练的时候,遇到一起劫案。救援队员驱车追击五六公里,把涉事车辆截停,救出被绑在后座的乘客。原来被绑乘客欠别人钱,被要账的绑到山里揍了一顿,但没法满足对方两个小时还款50万的要求,对方就绑了他往山里去。幸运的是遇到了穿制服的救援队员,要账的年轻人以为是警察追上来了,乖乖束手就擒。

华商报》报道,涉事车辆里面还有仿真枪和钢珠,绑票的三人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许是经验不足,连警察、保安和救援队的制服都没搞懂。人在江湖飘,那能不挨刀?混社会还没有多久的年轻人,在桂枝越来越向警察社会的转变的过程中,就这样很搞笑的落入了法网。

[5]南湖飙车党栽了

智商欠费经验不足的年轻人要么学黑社会绑票要钱,要么学公路骑士飙车扰民。18日晚上,交警曲江大队出动40余名交警,加上公安、城管一行70余人,在曲江南湖埋伏抓飙车党。在如此敌我悬殊对比下,三个多小时后,共擒获5人6辆车,一人漏网。说好的三千城管收复台湾呢?这明显是战五渣的节奏啊。

被抓获的飙车党承认驾驶的摩托车无牌、无照、无保险,但推卸责任倒是学得很精,要么说自己是来这里乘凉的,要么说车是借朋友的。这5人中有两人是80后,三人是90后,成员多是拆二代,衣食无忧,无正当的职业。

这些傻逼,也不打听下在曲江住的都是啥人,能在南湖旁边买房的都是啥角?这一栽,不仅要被交警以“禁行、违停、无牌照、无驾驶证和准驾不符合等多项规定”从重处罚,还给了交管部门上申请经费买道路减速装置的理由。这一进一出,领导的腰包又肥了。

[6]陕西文坛抄袭门

陕西作协副主席、西安作协主席吴克敬(481期之[本周人物])先生陷入了抄袭门。中国之声《新闻纵横》发现,6月29日的户县某报登载吴主席的《户县赋》,与户县作协副主席李景宁2009年发布在《陕西日报》上的《户县赋》存在雷同,吴克敬的这篇《户县赋》区区205字中有192字与李景宁的《户县赋》完全一致。面对抄袭的指责,吴克敬的回答是:“县上就这几件事,所以诗会存在雷同的地方。”而李景宁则不吭不卑地回应,“吴克敬老师我认识,也很尊敬他,身份名气都比我大很多,但抄袭的事情确实不该。”

这个事跟文武双全的耒阳市文联主席熊艾春怒砸网站电脑比起来不算啥,毕竟人家是精神病。但是放在陕西文坛鲁奖贿选(2387期之5)一事处于风口浪尖之际,怎么看都像是在为另一位陕西省作协副主席阎安解套。

[7]周六加班事出有因

在7月10日出台党政机关周六上班的政令被央媒点名批评(2394期之7)之后,延安市政府歇了一阵后动用笔杆子,为这一政策出台叫屈。据统计,2015年上半年,延安市的GDP出现了负增长,同比下降2.2%,是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第一次负增长。延安市统计局官网数据显示,今年1至5月,延安地方财政收入下降了7.4%。而这一切的缘由,都在于油价的下跌,在于担负延安财政半壁江山的延长石油日子不好过。

6月24日上午,延安市政府特地与延长石油集团公司高层举行座谈。到任刚满一个星期的市委书记徐新荣表示,“目前,延安发展中遇到的困难也是延长石油集团面临的困难,双方应当更加精诚团结,携起手来,共渡难关。”既然已经认识到单一的经济模式、对于石油产业的过于依赖的弊病,为啥还要持续把政府和财税大户绑架在油价的战车上?徐书记这一表态,真是为求政绩要不择手段了,同步出台的42条措施把油企需求作为重点即可佐证

延安市发改委主任高福华不住地叫屈,要求公务员周六加班,其本意是为了方便企业办事,加快新项目的审批,不料无意引来了央媒批评。但是,即使你再批评,市府的政策也要执行下去。

[8]经济增速减缓

不仅是延安,整个陕西省的经济运行情况都在恶化。《华商报》报道,20日上午,陕西省统计局发布“ 2015年上半年陕西省国民经济运行”情况,2015年上半年陕西省国民生产总值7898.36亿元,其中一季度经济增速6.9% ,低于全国平均增速7.0%。

这条新闻,在被关注了几个小时候,随后只能在一个犄角旮栏的地方,默默地被淹没了。在你党的思维中,稳定是最主要的任务。

[9]皇城复兴计划再启

西安的皇城复兴计划(392期之2721期之41927期之9)自2004年提出已经过了十个年头了,2015年,这个项目的三大地标子项目将要启动了,名字是非常有逼格的“皇城坊”、“长安里·1912”和“尚德·映巷”。这是在印度总理莫迪访问期间相当露脸的南门城墙景区改造成功(2077期之本周公共话题),以及火车站北广场改造启动(2279期之3)之后,加快对居住在城墙里面的屁民进行拆迁转移的新动作。因为最新提出的目标是,2020年的时候,依据老城现状和发展条件,可将人口控制在30万人左右。

[10]再见,不再见

网友“许斌”在youtube上传了自制音乐视频,配合着《See you again》的BGM,一股想见又不能再见的味道涌上心头。“挥手时间,已过好几年,可是心中留恋,我却说不出再见,说不出再见。”

[西安e报:2401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940期]无法忽视的食品安全
[西安e报:1306期]小奶糕也不能吃了
[西安e报:1671期]行万里路是种风尚
[西安e报:2036期]行万里路 丢万里人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