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272):怪谁?

@ 七月 21, 2015

时间:2015年7月18日

地点:西安周边某县

人物:公务员老张

对话人:梅子

:你这周六咋还不休息呢?你们公务员不都是双休的吗?

:谁说公务员都双休了,现在延安不是都发文件了吗,公务员周六得加班。

:你们这又不是延安,咋还和陕北接轨了?

:今天是特殊情况么。

:啥事?

:最近河里头淹死个小伙子,家属正在县政府门口闹呢。花圈都弄门口了,领导嫌不好看。

:河里头淹死人了,咋还有你们县政府的事?

:是啊,你能想明白,家属想不明白啊。

:家属是真想不明白吗?

:哎,其实也挺可怜的,小伙子都20多岁了,家里头就这么个孩子。你说在河里头淹死了,找谁去?想来想去还不是来找县政府了。

:咋淹死的?

:以前我们这条河都是干的,前两年搞河道整治,想着是给老百姓干点好事,在周围修个河堤公园,让大家没事有个散步的地方。

:那不是挺美的吗?

:是啊,现在河堤正在修,河道也开始放水了。这个放水也不是一天放完的,今天河里头的水还到脚脖子,明天就倒膝盖了,后天水可能就倒腰了。

:有人下水吗?

:有啊。你想想,这个河都干了几十年了,突然见到里面有水,而且上游的水还都是干净的。这一家老小带着孩子都下水玩了。

:那你们咋不拦着呢?

:咋拦?水务局一天十几个人在河边喊话,人家不听啊。一天能有四五千群众,你让这咋拦?

:这孩子咋出事的?

:听说还会点水,直接一个猛子下去,再也没上来。他哥哥正在岸上急得要命,下去救,自己也差点赔进去。

:不是说河里头好多人吗?咋没人搭把手?

:这种事谁敢?他哥哥都快给人磕头了,就是没人敢下去救。后来报警了,过了20分钟,警察带着附近游泳馆的救生员来了,把人捞上来,已经没救了。

:哎,你说这怪谁?

:是啊,河边的标语也有,也有人劝,就是不听。下河出了事了,这才想起来找政府。

:后来咋说的?

:后来街道办出面协调这个事情,看着这家也可怜的很,就说给赔3万块钱算了。

:人家愿意吗?

:不愿意啊,开口要30万。

:这有点离谱了吧。

:是啊,据说是律师出的主意。这家人也傻,律师想打官司,挣你的代理费,当然鼓动你多要了。要30万,咋可能?

:这律师也不是好鸟啊。

:是啊,这家人还把记者找来了。刚开始说是水上乐园把人淹死了,记者来一看,根本不是这回事。

:这咋成水上乐园了?

:明明是在修堤坝,要修市民公园。可能这家觉得这个是政府在修水上乐园,政府就有责任赔钱吧。

:哎,这能骗谁么。

:是啊,现在这家人不愿意要这3万块钱,说是不给30万就一直在门口拦着…

:那你们打算咋办?

:还能咋办?耗着呗,反正淹死人这事又说不清楚,等耗着耗着,他们又想要3万了,说不准街道办又不愿意给了。哎,走一步看一步吧。

对话(271):怪谁? 二维码相关阅读
对话(268):砍手的故事
对话(266):医院的故事
对话(262):买书的故事
对话(261):陕师大的面子工程

××××特别提示××××

融合沟通、关爱民生,INXIAN“对话”栏目,让这个城市的每种声音,都有表达的机会~欢迎投稿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