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留风韵照人清

@ 七月 23, 2015

原文首发于《破襪子》,感谢作者“lifishake”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备毛》。上篇回顾《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重读古龙《名剑风流》,这第二本也是随手抽出来的,下一本再不这么干了。

上一个看古龙的轮回里,这是最后一部。高三上学期,某个中午,坐着406公交车从黑石礁到沈阳路打了个来回。沈阳路那里有一家卖盗版的书店,树着明晃晃的招牌“5元一本”。

本来这个时候古龙有名一点的作品都已经看得差不多了。但年少的时候精力就是旺盛,就是觉得长夜漫漫写作业的罅隙得弄点儿字来看看,不可遏制地去买了这部挂着珠海出版社名头的盗版。书的质量在盗版里也算是差的——纸黄,字歪,漏字,掉页…

所以我一直觉得,后来没印象是因为书的(物理)质量差。

这次重读,发现不是错觉,质量是真差。

《名剑风流》是古龙转型时期的作品,后期的风格还没大成。技巧上却已经摆脱了早期抄袭的那种桎梏(没说错,孤星传和苍穹神剑的架子都是抄的,但文字是自己的)。

本书开篇算精彩,一个少年,武林盟主的儿子(俞佩玉)家逢大便变,老爹和一帮熟识的朋友被弄死,然后又像真假孙悟空那样出现了克隆版。跟谁说“我爹被调包”了谁都不信…再后来,自己未来的老丈人也被弄死调包了;新拜的十大高手的师傅也被弄死调包了;师傅临终前托付的朋友也被弄死调包了…

这种死神小学生模式,分明是后来楚留香陆小凤的武侠侦探流的原始状态。

主人公误入杀人庄,遭遇变态老头,疑似鬼怪和疑似神经分裂放浪女,差点被烧死,尸体复活,自己被变脸…后期的惊悚手段几乎在杀人庄这段故事里都能找到影子。

然而。

古龙写作时能发而不能收,开篇天女散花收尾拔鸟无情的弱点在这部书里暴露得非常明显。

虽然通过一个阎王贴把主要的伏笔算交待清楚了,但其余所有的分支几乎都被砍掉了:

  • 幕后的大boss算有了交待,但根本没有气场,弄着弄着就被玩死了。
  • 前期的重要NPC红莲花郭翩仙,书到一半的时候没了。
  • 出场时牛叉哄哄的凤三,李家栈大战之后,没了。
  • 林黛羽,就算不是女主也是线索人物,后期,没了。
  • 金燕子,琼花三娘子,姬灵风,一看就是galgame的分支剧情,后期,没了。
  • 海东青,扬子江,一个阶段的向导,带着女主完成任务,等女主回来,这俩人只字未提。
  • 灵鬼,这种诡异的怪力乱神玩意儿,最后解释得跟小学生一样,明显在敷衍。
  • 老熊在这本书里,把劣质RPG模式的那种出场就是高手,高手自有高高手,高手用完就扔发挥了一个叫淋漓尽致。
  • 什么十大高手,什么闻风色变的天吃星,最后统统没给交待。

总之这部书的情节就像一张动作片光盘,封面是十个泳装美女,开头也是泳池里玩水按摩床上涂油极尽挑逗之能,但看到一半画风突变,成了俩老头坐那儿喝茶下棋。

《名剑风流》
(图片来自网络)

有人辩解说,结尾的两章是有人代笔的,所以才会虎头蛇尾。事实上除却这两章,从胡姥姥事件完结之后,剧情就开始胡搅蛮缠了。

这书开始是1961年在报纸上连载的,后来又取消连载,被老熊搁置了下来,后来不知为什么突然又拿出来出版了。然而这时已经是1965年了。

我猜当时的情形是这样的:

可能是老熊缺酒钱了,就联系出版方说:“那谁谁,把我前两年的书拿出来出一下吧!我把后面写出来。”
然而越写越找不到当年的感觉:“那谁谁,想出书骗钱就帮我弄个结尾吧,我编不下去了…”

当然是臆想。但古龙的节操本来就没有两块肥皂高。

后半部就是在骗钱。

连书名都是一股地摊味儿——风流个鬼,养成的对象下半部都没了;名剑个鬼,主人公根本就不用剑!

对我来说,这部书的男女主人公糟透了。

男猪俞佩玉是个好好先生,“坚强而勇敢,仁慈而善良”,却完全没有一点儿主见,完全被剧情推着走。跟张无忌一样,还有一点儿迂腐。这样的男猪喜欢的人可不多,而且太不古龙了。

女猪朱泪儿更是烦人。一个没战斗力的萝莉也就罢了,跟了男猪以后成天就会一哭二闹三上吊。好在古龙后期的作品里再找不到这样的女主了。

全书亮点是扬子江。

我就是我,既不是任何人的朋友,也不是任何人的走狗,我行我素,我高兴做什么就做什么。

中二模板。

空留风韵照人清 二维码相关阅读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那一刀的光芒
那么热爱《笑红尘》
武侠世界的六一礼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