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史料之一:广州规范

@ 七月 23, 2015

原文首发于《花间半壶酒》,感谢作者“时雨”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在昭陵看壁画》。】

前段时间读徐中约的《中国近代史》,发现里面有些好玩的资料,摘抄一下,与诸位分享。

在鸦片战争前,大清与英国曾经在广州口岸有过贸易关系,“广州当局的看法是,贸易只是中国给予洋人的一项特权而非他们的固有权利,而这种皇恩的施予必须依照他们的良好行为来决定。因此,洋人有义务服从一些行为规则…违反这些规则会招致贸易的中断。” 看看这些规范:

  1. 外国兵船须停江外,不得进入虎门。
  2. 妇人不得混于商馆,铳炮枪及其他武器均不得持入。
  3. 所有航路引水人及买办等,概需我国澳门同知之特许登录;非受买办之直接监视,不许外国船舶与其他商民之交通。
  4. 各外国商馆不得使用八人以上之华人,并不得雇佣妇仆。
  5. 外人不得与我官吏直接交涉,除非经过公行之手续。
  6. 外人不许泛舟江上,惟每月初八、十八及二十八三日,得游览花地海幢寺一次,每次不得超过十人,不准赴别处村落城市游荡。
  7. 外国人不准用轿,不得用插旗三板船舶,只准用无棚小船。
  8. 外人买卖,须经公行之手,即居住商管者,亦不许随意出入,防其与奸商有秘密交易之行为。
  9. 商期已过,外人不得在广州居住。即在通商期内,货物够齐,亦须装载而归,否则,可往澳门。
  10. 外国船舶,得直接航行黄埔,徘徊河外,不得寄泊他所。
  11. 不准购买中国书籍,学习中国语言文学。
  12. 公行行商不准有负欠外人之债务。

很有趣吧,多半你会会心一笑,尤其是用今天的视角来看。但对于当时大清来说,这都是极为认真严肃的,当时所有的事儿和人都不可能超越他们所处的环境,而我们的历史教科书却往往要求他们像今天的人一样思考,行为。

乡土中国几千年都未有经历如此之大的冲击,从科学技术到政治文明都比中国先进,你又怎能指望大清能在几十年内就将这冲击消化贯通。近代历史远比马克思的阶级斗争模型来得更为复杂,乡土中国与资本英国的碰撞甚至可以追溯到上千年前,当东方与西方选择不同的哲学思想时,就影响到了数千年后东西方碰撞的结果。

有趣的史料之一:广州规范 二维码相关阅读
百年资政院:中国人自己的国会
长安,何以为都?
辛亥革命前夕的西安
三体世界历史年表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