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406期]然并卵

@ 七月 25,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5年7月25日。2012年的今天,“@916朱江”特意为西安地区车友绘制了一幅“西安市易积水路段示意图”,上面标注了西安在大雨中易积水的路段,当时e报对此事抱有极大期许,希望这成为市政排除内涝的指导图(1311期之1)。3年时间过去得特别快,该网友绘制的积水路段地图,目前看来是件然并卵的事情,因为西安下大雨还是会导致内涝。所以今天我们专门来讲一些然并卵的事情。

[本周冷笑话之一]论爹的重要性

最近陕西的爱国教育活动倒是有不少,先是所谓的青春向延安装逼秀(2390期之1)。,紧接着又是2015青年志·爱国情大型装逼表演,某位参与此次活动的朋友发来一张逗逼的图片,梁家河历任村委书记名录被制成大图挂起来。

梁家河班子


既然是冷笑话系列,首先得明白为什么一提爱国行为就得往延安跑?即使不懂历史的,看点贵国的抗日电视剧也会懂,因为毛太祖当年蛰居延安,抗日杀敌不行,一门心思抄袭《论持久战》以及敌疲我扰以及烧鸦片,那个被太祖专门写文纪念的死得重于泰山的张思德就是在窑里烧鸦片被活埋的。陕北民间有个传说,在此可以聊做闲话:太祖是天生的帝王啊!某日中午太祖午睡时,一警卫员未敲门而直入,赫然发现土炕上躺着一只巨大的乌龟,仔细定睛一看,原来是太祖。乌龟在民间一是祥瑞,长寿嘛;二是骂人的,乌龟王八蛋。陕北这个民间传说是捧是黑,我就不知道了。

还是说回延安,穷山恶水间,让已经被国民党清剿得苦不堪言的红军有了喘息之机。换个说法就是,当年在江西打劫富户的毛委员长,在国民党以及共匪内部因为分赃而大搞清洗中,在延安开始真正掌权,红太阳是从这里升起来的。无论是忆苦思甜,还是装神弄鬼,延安必然是一块儿爱党的招牌,绕不开。其次,你们口中的大大他爹当年也是在这里发展起来的,你们大大也是在这里当知青,于情于理,去延安,舔菊尽瘁,做戏做全套,延安一定是要去的。

当然了,富平的爱国教育基地量级还是不够的,但可以从娃娃抓起的,我上小学的表妹就未能幸免,在7月的某一天由学校组织去参观爱国基地了。

此次的梁家河,是以前装逼秀名单里没有的。大家之前的活动只是去枣园看故居,晚上回市里头去大剧院看表演,然后再去南泥湾。自打你大大回过几次梁家湾之后,爱国装逼秀名单里就有了梁家河。你看,这就是爱国了!如果以后我当了国家主席,说不定宝鸡某个小村子也会成为爱国装逼秀名单里的一个行程点。我村群众可能因接待全国各地的爱国者而发家致富,走向人生的巅峰。

梁家河群众,起码村干部们就在每次接待全国各地的爱国者中走上了人生的巅峰。你看,那小子原来在我村当过村委书记呢。名单在这里,他的前任,以及后来的都得制成表打印出来,啊,能与大大干同一个职位,多么荣幸!从村委书记干到国家主席,啊…村委书记们念及此处,可能都硬了。

然而时间早已看透了真相:你们的爹不是习仲勋,你们就只能到村委书记这里了。归根结底,这还是一个拼爹的社会,尤其对于掌权者来说,没爹就没有靠山。薄家老爷子死了,他儿子薄熙来就倒台了,更有杯具的死后被称为国妖的徐才厚,面瘫帝的大管家令狐一族被拔掉了,那个被人们称为康师傅的家伙也完了,就连他的小弟近日也被弄下来了。归根结底,主要就是他们的爹没有了。

而梁家河村的干部们就显得滑稽了,太子落难民间,与乞丐同食。待有一日,太子还朝登基。与乞丐们一起生活的经历就成了一种谈资,不忘本有良心。回头找乞丐们聊天,也是一种施舍,施舍完了,乞丐该干嘛干嘛,而不是去大肆宣扬什么自己曾与太子在阳光照射下的墙根相互捉虱子。

你们是应该赶紧去听听刘宝瑞的《珍珠翡翠白玉汤》了,你们的爹不行,即使被邀请到金銮殿里,回头还是要饭的命。

[本周冷笑话之二]一部分的哥先抗议起来了

受专车冲击以及管理部门贪婪吸血的西安出租车行业,身为从业者的的哥们总会有一天憋不住闹罢运的,上海郑州等地专车司机被打就是的哥憋不住了。而在西安,由于管理者的贪婪,以涨起步价为名(2208期之12209期之22210期之本周焦点2286期之12287期之本周交通2290期之42291期之6),来继续自己挥霍无度,搞得西安市民们选择用钱投票,投入到专车的怀抱,西安的哥的入座率简直就像电影院里《建国大业》的入座率一样惨淡。于是,一部分的哥先抗议起来了。

7月22日,微博名为“@西安众泰出租车维权张峰”拍到了在明德门朱雀大街一侧,有十余辆出租车司机拉横幅要求严厉打击专车非法运营。场面严肃活泼,不见一位司机,只见两名警察站在横幅一端交头接耳,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的哥抗议

顺便讲一个寓言故事:

大院里孙子对爷爷说:外面来了一批牛,专门拉客,态度又好。咱们的猪混横的很又是绕路又是拒载,脾气上来还拿鼻子拱乘客,您看是不是考虑把这批猪换掉?爷爷喝了一口茶,笑道:咱们本来就是干的空手套白狼,没有这批猪,咱们从哪里割肉吃?智商低,好控制。去找一些猪来散布消息,牛载客是非法的(2339期之7),只有猪才是合法的,牛来了会砸了猪的饭碗。找些狐狸散布牛载客的不利消息,顺便把咱的狗也带几只,让他们先闹腾着,最后咱们再出手收拾残局,猪们一定感激涕零。

[本周冷笑话之三]戒烟大跃进

在贵国上学的学生不知道有没有思考过一个问题,就是每隔一段时间学校会一窝蜂似地组织一场活动。就我上学这些年经历过的就有一窝蜂似的大扫除,一窝蜂似的素质教育以及一窝蜂似的学习雷锋好榜样,一窝蜂似的爱国主义教育,一窝蜂似的…到进入社会,又经历了一窝蜂似的西安市创建文明城市等活动。

我们似乎似乎习惯于一窝蜂似的东西,可能是因为可以不用动脑子吧,指挥棒到哪里就奔向哪里。这与我们的父辈经历似乎有点儿暗合之处:一窝蜂似的大搞建设,赶超英美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一窝蜂似的成立人民公社,砸了自家的锅,到公社去吃饭;一窝蜂似的批林批孔早请示晚汇报…好的一点是,在目前的生活里,我们终于不用去吃扎的嗓子眼生疼的糠粑粑,不用担心会饿死。

没有变的是,在所谓的政治正确面前,我们还没有足够清醒的学会用脑子。

比如《西安晚报》发布的那篇有关于禁烟的新闻(2404期之6),在文中有关于禁烟已经被上升到了爱国运动的层面上,这无疑是又一例政治正确的运动了。

禁烟运动,以前涉及的是福寿膏,也就是鸦片。也曾被清政府以及民间进步人士上升为爱国运动,中华民族救亡图存,外国列强以鸦片让国人变成东亚病夫。老派香港电影涉及此类题材的不少。

到了现代社会里,原先的潮流——香烟,成了禁烟的主要目标。香烟也是毒品,尼古丁是一种快速使人上瘾的毒品。关于此类,早有科学论断,这里不再赘述。而就我的观察,吸烟者在周围人群中是属于比较惹人嫌的那种人,公共场合毫无顾忌的吸烟,不顾他人白眼,其心理素质之强,脸皮之厚,实在令人赞叹不已。但另一方面我又同情吸烟者,以损害自身健康为条件来为国家创造利益,用股市里一句时髦的词语来讲,叫做为国护盘。

写到这里你或许已经明白,一方面由国家成立烟草公司来制造香烟,另一方面,作为其喉舌的媒体又站在一种高度上来宣扬:我们要禁烟啦!公共场合不允许吸烟。更为逗逼的是,《西安晚报》这篇禁烟新闻也是虎头蛇尾,只说在公共交通上禁烟。如果该报同一版面有陕西特产香烟投放广告,两者一对比就更精彩啦。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就在这里,就拿禁烟来说,国家不断地从各种角度比如烟民自身身体健康以及二手烟的危害去谈禁烟,但丝毫不会提及自家的烟草公司。这是一种信息污染,不吸烟的人看了之后,就会恍然大悟:你看,抽烟不只是害己,而且也害人。于是烟民与非烟民相互掐的激烈,而最大的毒品制造者依然渔翁得利。

明白了这个道理,《西安晚报》的这篇新闻就变成了一个冷笑话,今年北京实行最严禁烟,后果也是草草收尾,就像前些年所谓的处罚行人闯红灯的结局一样。但政治正确的好处就是大家不用动脑子,某件事情办坏了,谁也没什么责任。

[本周冷笑话之四]写入县志,青史留名

你想被写入县志吗?你想青史留名吗?好消息!好消息!为答谢广大上访户长期以来的不断进京上访,越级上访等行为,旬阳县特推出“留名青史写入县志”大酬宾活动:

凡属重大缠访进京访的,由县人大启动重大信访人民公开听证程序,对确属“扯皮”、无理缠访的、经听证后继续上访的确定为旬阳“老扯”、“麻名儿”、“燃筋头”,并记入旬阳县志。对确定的负面典型县电视台制作评论节目,让公众知晓,让社会评议。

请广大旬阳访民注意,及时跟进。如果你不是旬阳访民,要么尽快办理迁居手续,要不然只能眼馋人家留名青史。

你看,参照梁家河群众来看,你国用你的时候你就是眼睛雪亮的群众,你给他们添麻烦的时候就是老扯。

共产党员里有背负着丧子之痛、依然情绪稳定的参加各种大型装逼会议的令管家,有得了膀胱癌却依然贪腐不休直到判刑之后才死去的徐国妖,群众之中有百折不挠勇于上访的访民。我真觉得他们也是特殊材料制成的,特殊材料制成的共产党员都能被一把撸到群众身份,同样是特殊材料制成的访民,是否可以考虑他们入党?

[本周冷笑话之五]他们嫌麻烦

这是个闲聊听来的事情。来自于某位退休老头的口述,暂时就称他为老王吧。退休后的老王不喜欢跳广场舞,也不喜欢提着鞭子打猴,这在西安算是比较另类的一个老头。他也有爱好,喜欢侍弄花草,有一个陶渊明般的田园梦。(对不起,我编不下去了,直接说正经事吧)

琢磨许久,老王把目标定在了自家的楼顶天台上,此处是个侍弄花草,冒充老农的好地方。于是整了一些废弃的泡沫盒子,弄些土,就在天台上折腾起来了。这是事情的大致背景。以下是老王的口述:

我当年参加工作的时候,有一次航拍西安,哎呀!那个绿化简直差到不行,放眼望去天上灰蒙蒙一片,地上灰蒙蒙一片,全是光秃秃的楼顶。我们拍到钟楼,拍不成了,邮局楼顶,钟楼饭店楼顶全是堆积的废弃材料,这活儿简直没法干了。

当时我就有这个想法:为什么咱们不在楼顶搞些绿化呢?这样看起来也是美观的很啊。我这人就喜欢种点花花草草什么的,但那会儿年轻,忙于工作,退休这几年,我就在家里搞这个,我家是复式楼,我就在天台上搞绿化,夏天家里的温度,即使在不开空调的情况下,也要比外面低好几度。平时我都不开空调,一来为国家省了电,二来看着这些花草蔬菜我心里也舒坦。

园林局一直有关于天台花园的政策,只是许多人不知道。我今天来找记者呢,是想跟你们讨论一下怎么把这件利国利民的事情扩大化,西安的楼顶太难看了。

老王将这事情的时候,眼神里有一股子坚韧和执着,估摸着他是真想促成此事。我在旁边听着,也觉得挺有趣的。给西安的每栋楼戴一顶绿帽子真好玩,当然,安全加固措施是一定要有的。

我还在跑偏的时候,老王意犹未竟地叮嘱记者们:你们报道的时候要突出这个正能量,着重报道一下西安的环境以及干这事情的有利点,我给园林局的人打电话,人家说不是不愿意干,就是嫌麻烦,下一步我准备给中央写信,讲讲天台绿化的好处…

可怜的老王,希望他不要被当作上访户处理了。

另外,大家注意到了一个细节没有:政策的制定者们,觉得自己制定的政策实施起来太麻烦,而不愿意出力。他们的工资取之于民,有些官员用之移民,有些官员尸位素餐。这就是你国目前的政府部门通病,此条结合着西安晚报的那条新闻来看,会特别欢乐。

[西安e报:2406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945期]这是个奇迹!
[西安e报:1311期]假钞又来西安了
[西安e报:1676期]飞机爆胎
[西安e报:2041期]三星没有党支部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