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就是夸张的日常

@ 七月 25, 2015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冷风》,原标题《所有的日常生活,都是未放大的传奇史诗》,感谢作者“冷风过境”(微博)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一个女保姆的双面人生》。】

一个男人清晨离家,和单位十几个同事外出公干,工作之余去泡KTV,见到了当地最红的头牌。过了几日事情了结,同事分批回程。男人最后一拨走,在机场滞留了几个小时后,也平安推开了家门。

这是一个日常的生活场景,在许多人身上或身边都发生过。即使最爱吹嘘的朋友,也不会将这样的经历原原本本的道来,而一定会夸张十倍。否则,这经历便不值一哂。

许多的传奇故事,就是在爱吹嘘的朋友停步的地方,继续向前夸张一千倍。

如果这趟微不足道的出差之旅,主角不是长着肚腩的西装大叔,是奥德修斯,同事不是一群不修边幅嚷嚷去泡吧的中年猥琐男,是阿伽门农和阿喀琉斯,目的地不是某个西部小镇,是重兵把守的特洛伊,当红头牌不是KTV妹子,是天下第一美人海伦,出差的目的不是一个订单,是灭国之战,返家的时间不是几天,是整整十年,沿途波折不是机场滞留的几小时,而是海妖、巨怪、和诸神。

那么,这就不再是一次平庸无奇的出差,而是《荷马史诗》。

配图
如果一个人出差是为了参与灭国之战,帮上司抢夺天下第一美女,还出了木马屠城这个馊主意,回家花了10年,遇到了巨人、女妖、不死神灵,那他当然是人类历史出差第一人

所有的传奇故事,都是从日常事物入手,将时间和空间拉伸到极致,如此,熟视无睹的生活体验全部消失,壮阔奇幻的史诗感开始蒸腾。平庸隐退,传奇诞生。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故事,就变成了遥不可及的传说。

马丁大爷当初站在英格兰北部与苏格兰交界处的古罗马哈德良长城上,眺望苍穹边际。这里曾被罗马人视为世界的尽头,驻守城墙的罗马士兵,凝望着城墙之外,想象着不可测的黑暗深渊。这个意象如此之好,理所当然的需要放大,于是城墙拔升了上百倍,变成了绝境长城,墙外的凯尔特人摇身一变,成为更好战的自由民,以及森林女妖与吸血鬼的合体,异鬼。

如果在英格兰与法兰西的历史切片上加一点夸张与浪漫,那就是司各特与大仲马的小说。如果在骑士、城堡、十字军战士之上再添一条龙,就像马丁大爷做的,那就是《冰与火之歌》。

而我们日常的人际交往与生活种种,都是未曾放大的传奇史诗。

你在河边追兔子摔了一跤,没什么。放大一百倍,兔子能说又懂礼貌,那就是《爱丽丝梦游仙境》。绊倒你的坑足够大,你就能掉到《纳尼亚传奇》。如果跟着钻进草窝,那就可以和狐仙、小倩们读《聊斋》了。

你和三个朋友去了一趟日本,没什么。放大一百倍,海关变成层层追兵,香奈儿变成王后丢失的钻石,催你上班的领导变成红衣主教,你和三个朋友扔下手机,拿起宝剑,那就是《三个火枪手》。

你和另一个部门同事激烈竞争一个职位,没什么。放大一百倍,部门变成两个银河帝国,你是杨威利,他是莱因哈特,那就成了《银河英雄传》。你视他如寇仇,把他放倒,他就是《白鲸》,被他放倒,你就是《尤里乌斯·凯撒》。

你追一个妹子追了一年,没什么。放大一百倍,追了80年,那就是《霍乱时期的爱情》。再放大一百倍,追了400年,那就是《德古拉伯爵》,再放大一百倍,追了1890万年,那就是《三体》。

你和一个有家室的人好上了,没什么。放大一百倍,你是帕里斯,她是海伦,你们就在特洛伊。你是斯嘉丽,他是艾希礼,你们就《飘》在南北战争。你有潘驴邓小闲,她有晾衣杆和霍比特老公,你们就拿着《金瓶梅》。

如是,我们走在日复一日的平凡之路,但踮踮脚尖似乎就能触碰另一个广阔时空。那个诗意的,复杂的,辽阔的,充满龙与鲜花与天空之城与一切拒绝现实无趣之物的传奇时空。但我们如摩西般永远抵达不了,所以才要在一切小说、动漫、电影、空闲时的发呆里得到抚慰,把PPT与公文包暂时扔到一边,将自己代入其中,肆意在一场脱缰的狂欢里。

写出种种传奇故事的人,都是长久受困于日常庸碌之苦,肉身难以超脱,于是用想象完成一次精神的越狱。

想想吧,一个穿着呆板工服,干巴巴的小个子保险员,每天晚上窝在地下室,琢磨自己是一只大甲虫。

一个语言学教授,披着长袍,在窗下灯前掩卷长思,满眼是自己挥舞魔杖与百万半兽人大战的英姿。

一个年过半百的阿婆,慈爱地打发孙子孙女去睡午觉,自己钻进浴缸,在温水的氤氲中酝酿新一个谋杀故事,犹豫着用密室还是不在场证明。

而在白天,他们礼貌而拘谨,与无数上班族混在一起,穿行于街巷与写字间,如水滴如海,广阔至虚无。

传奇就是夸张的日常头 二维码相关阅读
武侠世界的六一礼
有钱人的江湖
读书只记一句话
这是读书的好时候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