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聂隐娘》:社会太吵,找个地方静静吧!

《第10放映室》曾经这样评论《一步之遥》,大意是说姜文罔顾观众,胡乱编排剧情,刻意侮辱观众智商,这种行为要不得。《第10放映室》,此前是档高端的专业电影评论节目,尔后阿谀奉承观众,沦为以喷子逗乐观众的专业高端黑,所以,它对《一步之遥》的这种定性不值一提。

导演拍电影,本就不为迎合观众,有意迎合观众的影片叫商业片。相比于《刺客聂隐娘》,《一步之遥》太容易懂,《刺客聂隐娘》的晦涩难懂主要在于连续不断的长镜头、少之又少的台词、不明所以的剧情。观众对于类似影片,往往会用低分回击,从而影响了他人的判断,于是,一部有浓厚味道的佳作可能就这样石沉大海了。

《刺客聂隐娘》是一部适合一个人在家里静静观赏的影片,绝对不适合到电影院被嘈杂地议论、来回地走动、百无聊赖地玩手机破坏。《刺客聂隐娘》之于电影,如同《瓦尔登湖》之于文学,看似不知所云,却表达着同个主题:社会太吵,找个地方静静吧!

心静可以自然凉,心静才能去真正感受艺术魅力。《刺客聂隐娘》已超越文艺和武侠,上升到艺术片的境界,而悲沉的聂隐娘最终也踏向远方,让自己永远心静。

刺客也有温柔乡

刺客也有温柔乡

《刺客聂隐娘》不追求剧情,一男和三女的故事也不适合用某个女人的视角叙说。侯孝贤追求的是当下电影缺失的元素,景物的描绘、历史的细节、考究的台词…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他最追求的是一颗安安静静拍电影的心。继而,我们看到一部静得可怕的作品,却很少人感受到侯孝贤对每个镜头的孜孜不倦。有个特写一朵花的长镜头,拍到一个苍蝇飞到那朵花上的时候才切换场景,现在又会有多少导演为了不值一提的苍蝇耗时等待、反复重来呢?

《刺客聂隐娘》从开篇就摆出复古的架势。黑白镜头开场,既定了这部影片的沉闷和压抑;缩幅的胶卷、粗颗粒状的点缀,无一是当代电影的显而易见;“刺客聂隐娘”五个大字,分明是胡金铨那个年代的武侠片所用的字体和方式;接二连三的长镜头,更是蔡明亮这类孤芳自赏的小众导演热衷的拍摄手法,更是迈克·尼科尔斯劝阻亚利桑德罗·伊纳里图拍《鸟人》“坚决不要用”的冒险尝试(相关:《鸟人》:其实每个人都很鸟;打斗场面,更是琴瑟和鸣,声声在点,古风犹存。

侯孝贤不需要人理解,不需要人欣赏,纯粹是给自己从影多年的阶段性总结,在势利的时代里拍了一些有悖初心的电影后,仍希望回归初心,想想当年为什么要拍电影。他只为潜心创作,磨出了高冷的聂隐娘,正如他说的那样,“现在没人这样拍电影了,道孤还似我。”侯孝贤的国际获奖影片都有种高逼格,今天的《刺客聂隐娘》,26年前的《悲情城市》,莫不如是。其实,高逼格的背后潜藏着社会意义,《悲情城市》反思当年台湾各阶层的矛盾,《刺客聂隐娘》以静制动,冥想人心浮躁。

不过,《刺客聂隐娘》本身也存有两大硬伤。一是不文不白的台词不时交相辉映,导致文本不伦不类,要么古文到底,要么彻底白话,如此一来,十分白花。二是最后一出戏画蛇添足,当聂隐娘与师傅一番打斗,断绝师徒关系,一个人从魏博离开,没有同类,继续孤寂的路,那黑色的背影和决绝的抽离便该为影片划上句号,鼓声响起,荡气回肠。

恐怕是侯孝贤太较真,较真过了头,忘记了聂隐娘本是位不矜不盈的女子。

《《刺客聂隐娘》:社会太吵,找个地方静静吧!》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复仇者联盟2》:一般的感觉
《杀破狼2》:郑保瑞版本变了味
《捉妖记》:什么好不如特效好
《歌曲改变人生》:音乐的魅力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