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447期]阅兵百态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9月4日。明神宗朱翊钧出生于1563年的今天,他就是后世俗称的那个万历皇帝,他在位的第15年是有趣且值得研究的一年,黄仁宇先生有一本书便是论述此事。

其实这几天的阅兵事件也是有趣且值得研究的(2443期之42444期之82445期之1~3),庙堂和市井百态频出,是一个研究赵国(梗见2440期)的好时机。其实吧,我一直认为本报有时跟「客观中立」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毕竟作者是个有观点有立场的自然人嘛。所以,本文接下来将会是一篇引起左右两边不满的臆断,先打一个预防针,反正你个嘴炮也不能来咬我。

[1]自豪感

赵国人民最擅长表达的一种情绪似乎就是「自豪感」了,这个词前面通常要加上「民族」,后面势必要紧跟「油然而生」,男足踢进世界杯,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火箭发射上天,民族自豪感又油然而生,小伙在美帝见义勇为,民族自豪感再次油然而生,因此当这次阅兵正在进行时,大家的民族自豪感自然井喷般油然而生了。

如果你正在墙内使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自然会发现这种油然而生的情绪在自产自销,头像一片红,内容酷似民间版新闻联播,此时你们习大大如果振臂一呼征兵百万而不是裁军,互联网上瞬间就能众筹出这个数字来。当然,只是网上而已,因为赵国人民擅长且仅限于在网上擅长表态啊,这一评论不分左右无一例外,还记得西安当年那几次「反日游行丑闻」吗(663期之A版/B版1335期1363期),微博和QQ群里震天响的抵制日货支持游行声音,最后成为主力的不还是那些被雇佣来的城中村混混和小流氓们嘛。

[2]激发自豪感

扯远了,还是说回阅兵。赵国人民乐于表达自豪感,而赵国的媒体则乐于激发这种情感宣泄,在赵国的秦郡(也就是陕西省),媒体们早就总结出了多种体位来宣传自豪感。

  • 比如,告诉大家有多少陕西人参加了这次阅兵,他们走正步就相当你走正步,他们一天吃六顿饭就好比你吃了六顿…只要有了地缘关系,很多人都热衷于这种被代表的快感。
  • 比如,告诉大家有多少装备是陕西制造,隐含的潜台词是——陕西制造就是陕西人制造,你是陕西人,所以你就偷着牛逼去吧。这就像阿Q听说赵太爷的儿子考中秀才后,手舞足蹈地说自己也姓赵一样,只不过在这里,没有人给桂哥一记耳光,质问他也配姓赵。
  • 再比如介绍一下有多少陕西人现场观摩了阅兵,诸如这位、还有这位,还有这位,大家无不例外都是党的好孩子,听党的话,为党卖命,因此得到了党的召唤与垂青,除了自豪感,顺便还能让一些初入社会的小朋友做好拜大哥的心理准备,可谓一举多得。
  • 再不济,还可以宣传下当晚的晚会上有什么陕西元素的节目,这是一个令陕西人民自豪感一波接一波爆发的大杀器。

以上几招可以巧妙运用在阅兵、火箭上天、奥运、春晚等各类节点上,屡试不爽,如果你是个赵国的媒体从业者,可以仔细观察下。

[3]你也要有自豪感

还是说回互联网吧,这里是全宇宙最大的嘴炮集中营,因此也能臭味相投地吸引很多道德党、圣母党以及五花八门各种党派。自豪感自然也能结成一党。

不知道你是否记得,温州动车事故后,西安外院诗人伊沙因为没有在微博上发表任何看法而被人攻击(946期之2),这种无厘头的事情一年接一年地发生,由于没有在9月3日当天发表任何与阅兵、爱国、自豪感相关的微博,蔡康永先生和赵薇小姐遭到了排山倒海般的质疑,作为一个名人,为啥你不发声捏?

不过发声也是要按照基本法的,比如范玮琪小姐的晒娃微博,也被自豪党们群嘲了:你为啥不发阅兵,你为啥不爱国。一位拥有美利坚共和国绿卡的台湾人,为啥要热爱中华人民共和国呢?这是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相信马来西亚人梁静茹小姐此时此刻会深有感触,多年前,梁小姐结婚时就有人质疑她为何不在祖国的土地上办婚礼,得到很多爱国人士的附和,最后也没人告诉这群小粉红,人家本来就是大马人…

[4]互相拉黑

既然看不过,那就互相拉黑了好伐,所谓眼不见心不烦。不过关于拉黑这件事,也挺值得扒一下的。

好多人,嗯,算了,这种泛指有时和我爸同学的二姨的同事一样没有可信感,那就直接特指吧,我的交际圈里就有几个网友,他们发誓要拉黑所有微信朋友圈和微博中那些凡是发过爱国、阅兵内容的朋友。怎么说呢,这种行为我其实特理解,但事实上这挺可笑的,因为如果你用三观来划分朋友,用是否发阅兵来给人打标签,那么你当初为啥加他们呢?你觉得你的朋友是low逼,那么当年选择添加他们的你,那显然也不怎么高明嘛。如果我的朋友圈里有人发这些(事实上并没有),我显然会先自我检讨一下自己当初为啥这么傻。

三观是个很复杂的事情,我其实就像看跳梁小丑一样看那些宣称因为某某就拉黑别人的那群人,因为我相信他们最后没有人可以拉黑了。我就遇到过一个你们这群药丸党都会赞的哥们(真人,头像还是V),但他的人品简直low到我后悔认识他,而我也有一个朋友不支持香港占中,可我们其他各方面都很搭调…你非要我找一个步调一致的家伙吧,他万一还是个同性恋支持者怎么办(没错,我不喜欢也不支持同性恋)。

既然选择标签拉黑,为啥不用吃不吃香菜、豆腐脑是甜还是咸、五仁月饼能不能吃、挤牙膏究竟从尾巴开始还是从中间这类标签拉黑朋友呢,在我看来,这些无一不影响你我生活,不拉黑怎么行呀。

所以嘛,不是每个看阅兵发阅兵的人都是自豪党,自然也不是每个反阅兵人都是聪明逼(人家也有可能是政治正确的骑墙党嘛),生活中咱们还是要和善良的人们交往嘛,如果你身边有个看过阅兵觉得挺好看的善良漂亮姑娘,还有个痛斥阅兵的工作贱人&生活渣子,你还是坚持拉黑姑娘而与渣子交往,那么请将姑娘的联系方式交给我。

因此,每当看到那些完全(请注意这个限定词)这种标准来拉黑朋友圈的人,我总怀疑他们的日常生活会和姜昆的《如此照相》一样——

乙:进门得这样说:“‘为人民服务’,同志,问您点事。”
甲:“‘要斗私批修’!你说吧!”
乙:“‘灭资兴无’,我照张相。”
甲:“‘破私立公’,照几吋?”
乙:“‘革命无罪’,三吋的。”
甲:“‘造反有理’,您拿钱!”
乙:“‘突出政治’,多少钱?”
甲:“‘立竿见影’,一块三。”

别以为只有自豪党们和道德党们才能发动文革,这些拉黑党们也一样,三党之间毫无优越性可言。不过我转念又一想,赵国网络尽嘴炮,又觉得什么文革2.0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啦,全是毫无执行力的孱头而已。

[5]骑墙党最安全

既然说道跳梁小丑,那有些话我就得先吐后快了。那些自豪党们,最多是智商下线或根本不存在,最令人作呕的,在我看来应该是那些见风使舵的跳梁小丑们。

在说跳梁小丑们之前,先谈下政治正确吧。所谓政治正确,其实无外就是那些四平八稳的语言,不过在不同圈子之间,政治正确的话也许是不一样的,比如如果你想加入INXIAN,你即便不认同也要违心说出那些你不懂或者不支持的论点,这对于你而言也是一种政治正确。

说回阅兵,自豪党们认为发阅兵在他们自己的圈子里是一种政治正确,而拉黑党们认为嘲笑阅兵在他们那群之间是一种政治正确,所以为了投其所好而发言的那群人,我称之为跳梁小丑。

 截图

比如凤姐,这家伙先发了这样一条微博,以示自己的清醒,但随即删除,留下来的只有那些亲近自豪党的阅兵内容。多高明的手段啊,让右派觉得自己是被删除被噤声的,而左派则还可以欣赏爱国言论。你觉得凤姐悲天悯人?别忘了她在2010年说过这样的话:“汶川大地震时,我说中国人多,死些人没关系。人家说那要是死在你头上呢?我说死在我头上是我倒霉。我是个环保主义者。”关于温州动车事故后她的言论早就被很多人扒皮,我就不多说了。

一个为了关注度不惜底线的人,在自身火了且移民成功后就可以轻易洗白,还能被一些人奉若女神认为其又思想有见地,我是没有见过无耻两个字可以通过这种手段写出来的,而那些因言举人的小白痴们,真是naive啊。

再比如一个叫做“@大清国今天完了吗”的ID,他每天都会发布一些截图表达贵国药丸,其实贵国药丸这种观点没啥,但这个ID其实就是个七字党转世,只要你翻翻他的微博就发现,当初就是个毛左嘛,没想到毛左也能成为药丸党,还得到了很多转发支持,你们药丸党真是令人佩服。

如果说发布阅兵自豪感的微博是一种自保的犬儒行为,有些人投其所好发布贵国药丸的信息(注意我说的是投其所好不是所有),其实也是一种投机的犬儒,真以为革命党里都是革命家呢?《阿Q正传》里说过,革命后,知县还是那个知县,带兵的把总也还是先前那个把总,懂得政治正确的人永远都能当人上人,被压在下面的乌合之众不分左右,都以为自己泛滥着理性光辉呢吧。

[6]自我阉割最妥帖

最后,转述一个内部人士贡献的八卦,是的,这是真事。

据说在阅兵期间,9月3日的陕西《第一新闻》节目和晚8点的菜篮子天气,因为字幕打在了受阅官兵的脸上,陕台新闻中心请求删除新闻,并撰写严重的检讨,至于检讨怎么写,估计领导们不会在意,毕竟态度才是硬道理,万一有境外反对势力想做个大新闻,拿着个检讨也算是杀手锏呢对不?

[7]没了

多亏阅兵,实在是没啥新闻可写,既然昨天的e报可以写得这么短,那么今天的e报不写够10条应该也没啥问题吧,唯一的问题在于,这期e报把小粉红和小粉黑们都嘲笑了一番,估计他们又会祭出那个大杀器——理中客——来批判我一番吧,哈哈哈,那你们还是跟凤姐去谈笑风生吧。

[西安e报:2447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986期]雨大车挤
[西安e报:1352期]摆拍最甜蜜
[西安e报:1717期]拆不彻底绝不收兵
[西安e报:2082期]摔婴真相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