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450期]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9月7日。1901年的今天,清政府代表奕劻和李鸿章,与英、美、日、俄、法、德、意、奥匈、比、西、荷十一国签订《辛丑条约》,也称“九七国耻”。清政府共付各国战争赔偿四亿五千万两银,合利息共八亿五千万两,分三十九年付清,由关税和盐税来偿付。下面进入西安时间。

[1]拗口的司法解释

9月6日晚,“@南京交警 ”官方发布了6.20宝马车在南京闹市区以195.2km的时速闯红灯致两死一伤案(2373期之12376期之52380期之1)的司法鉴定意见书。被警方委托做鉴定的南京脑科医院司法鉴定所经过近两个月的工作,得出了当事人王季进“作案时患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有限制刑事责任能力”的鉴定结果。

图片自:@南京交警

图片自:@南京交警

这个拗口的医学名词一出,立马引来公众的一片质疑。这种质疑声,配合着事故发生后交警官微“肇事驾驶人事发后离开现场,后被警方找回并控制”的轻描淡写、现场洒落的“玉米粉”、车辆属于查封车、肇事者是官富二代、酒驾毒驾等等各种声音,将南京警方置于显微镜下的焦点上,虽然事情过去了两个多月,但仍然温度不降。讨论残存无几的政府公信力已经没有意义了,在你党多年反复强调“统一思想”的背景下,思想不那么统一的一小撮懂行的人,成为质疑官方的主力,而没有什么思想却善于跟风的键盘侠和口水党,成为质疑官方结论的推手,加上惯受打压但对新闻天然嗜血的媒体造势,已然将官方公信力碾压的粉碎。在彭宇案富二代杀妻案中受累的金陵官方,再出来丢人也就不奇怪了。

[2]论洗地的水平高低

见屁民不好糊弄了,“@南京交警”赶紧请出医学届颇有名气的丁香园出来洗地,这篇医学名词堆砌的文章中讲了三点:一、这种病发病原因不明,但多发于青壮年;二、这种病会发展为精神分裂症,患者完全康复的概率不高;三、范进中举后“欢喜疯了”就是这种受刺激后引发的认知、行为改变。文章的最后把责任撇清,说鉴定权在医生、裁决权在法官,二者缺一不可。

@南京交警 ”马上又将《法制日报》请出来,将司法鉴定的过程捋了一遍。接受采访的鉴定人员无意间透露出几个细节,王季进在当天10点多在加油站加油的时候,曾经给110打过电话备案,“感觉有人陷害我”、“我手机里的东西人家都搞的清楚”、“感觉最近有人跟踪我”。而其中最关键的解释是,王季进这种“临床特征为起病快、病程持续时间短并表现为精神病性且又找不到发病原因的精神障碍,就是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对于鉴定结论里“限制刑事能力”的解释,是嫌疑人知晓高速行车会引发事故,但肇事时受疾病影响,辨别明显下降。赵国《刑法》中第十八条有“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的规定。

虽然一再说“鉴定意见客观、公正、科学”,但“发病原因没找到”这个牵强的理由,夹杂在一堆医学和司法名词之中,还是让人看不懂。案件到了这一步,应该由法官判决王季进当时有没有发病了。而据当地媒体《现代快报》的消息,事故中受害者的亲属已经收到警方的《鉴定意见通知书》,并不认可鉴定结论,已经跟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3]受害妄想型社会

无独有偶,9月5日,西安开往温州的K2905次列车行至宣城至长兴南区段时,一位带着孩子在餐车就餐的年轻母亲,被一位42岁的温州籍男子猛地抱住,男子右手紧紧卡在年轻母亲的脖子上,神情紧张,大汗淋漓,嘴里还不停地念叨:“有人要抢我钱,有人要杀我。”男子时哭时笑精神十分紧张,见到乘警后大喊:“再过来我就掐死她!”多名乘警协作趁其不备将其制服,并采取保护性约束措施。后经证实,该男子9月3日从吐鲁番乘车到郑州后,又换乘西安至温州的K2905次列车到永康,长时间在密闭车厢里活动引发精神病。

图片自:@安康新闻网

图片自:安康新闻网

同样的一个犯病的病人,为什么王季进的司法鉴定结论被反复质疑,而这个中年男子就成为讴歌铁路人英勇无畏赞歌的背景板呢?盖因医学的研究对象是活生生的人,随时有死亡的可能,而人对死亡的认知有差异性。医生由于职业的关系,对未知原因的死亡有医学背景知识和临床经验积累的支持,他对死亡的认知往往比家属更深刻和更专业。但法律是讲究逻辑、条款和证据的,病因的不确定性让本就处于风口浪尖的宝马肇事案更加混沌,家属和公众在医学知识上的欠缺,以及天朝冤假错案频发的大环境,让每个人的不安全感更加强烈,加上国人“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别人”的天性,受害妄想症实际上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深深植根着。这种“每一个普通人的死亡都是自己死亡的预演”的压迫感,是很多不加思考的短平快结论的出发点。

[4]举报高院院长

8月31日,陕西宝鸡市司法局副局长曹长征,进入陕西省高院法官违法违规举报中心,举报陕西高院院长阎庆文,因为他“涉嫌枉法断案”,被举报的还有审监庭法官桂红,理由是“违反回避制度”。

据《澎湃新闻》的报道,举报涉及的案件是西安当代科技器材实业有限公司与陕西广播电视网络股份有限公司间的投资回收协议民事纠纷案。这个案子源于现代公司投资宝鸡眉县的有线电视网络,但因为政策变化,广电网络资产重组,当时由现代公司投资的设备,被广电网络无偿占有和接收。没有股份、没有分红也没有得到设备的现代公司于2003年将眉县文化局和广电网络告上法庭,2003年宝鸡中院一审判决原告胜诉。2007年宝鸡中院再审该案并在2009年作出再审判决维持原判,陕西高院同年将案件发回重申。2012年宝鸡中院作出第三份民事判决,原被告皆不服。2012年12月14日,陕西高院对该案作出二审民事判决维持原判,并将此判决作为终审判决。2014年8月,广电网络向陕西高院提交“申诉书”,要求“以院长发现程序提起再审”。2014年9月17日,陕西高院发出“民事申请再审案件受理通知书”。2014年11月25日,陕西高院作出民事裁定,称“本院认为,该判决(2012年的终审判决)确有错误,应予再审,裁定本案再审。”

图片自澎湃新闻

图片自:澎湃新闻

曹长征质疑点有三。第一,广电网络提交的是“申诉书”,但阎庆文和陕西高院却按申请再审处理,混淆了两者的概念。根据民诉法第199条,申请再审,应向原审法院的上一级法院即最高法申请再审,陕西高院无权受理。第二,根据最高法文件,当事人对2013年1月1日前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或者调解书申请再审的,申请再审时间截止2013年6月30日。广电网络提交的再审申请,已经超出申请再审的法定期限。第三,按要求,民事再审裁定书体现院长对本院案件进行监督的,署院长姓名,而高院的裁定书没有署“阎庆文”的名字。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曹长征是这个案子的原告代理律师,据他自己讲,举报是“作为一名老司法工作者和共产党员,有义务维护法律尊严。”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一出,整个举报事件的喜感就出来了。

[5]司考人数再创新高

在e报的记录里,秦郡高院是个奇葩事情丛生的地方,白送煤老板煤矿(1398期之本周冷笑话)、穿越签合同(1506期之4)、漏洞百出的爆炸案终审(2384期之1)、指导函被告拿(2292期之5、6、7)等等之类挑战公众认知底线的判决都是出自高院之手。在光怪陆离各色案件的背后,陕西高院一直在扮演碾碎者的角色。

傻逼们看重的是高院背后有左右案件判决的权利,所以对司法系统以及公务员体系依旧趋之若鹜。据《三秦都市报》报道,国家司法考试陕西考区考务工作会议上通报,陕西2015年报名参加司法考试人数为13568人,创近年来新高。

[6]天价车份钱引发的罢运

华商报》消息,9月6日早上,延安数百辆出租车停运。有两三百辆出租车停在延安市交通委门前,表达对“黑车”抢走固有市场的态度。罢运的诱因是阅兵小长假三天中,不少延安出租车司机是倒贴钱在营运,也就是说,挣的钱不够给公司交的。

图片自华商报

图片自:《华商报

这条新闻里面提供了一个令人吃惊的事实,延安出租车的份子钱有360元、410元、450元和570元几档,每个月份子钱10000块钱起步,上至17000元每月的都有。比之西安出租车的8000元官价,论城市规模和用车市场需求都远不及省会的红色根据地,这种天价车份钱的利益格局如何形成,实在是值得社科院好好研究一番。还有一个数据要提一下,延安的出租车总共800多辆,而当地的黑车有几百辆之多。在份钱高企和黑车蚕食市场的双重打击下,出租车营运者也是看准了政府维稳的软肋,有着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舒服的气势,整这么一出罢运的戏码,迫使政府作出姿态。当天下午,延安市交通委和客运办与司机代表开会协调,到了17时,罢运出租车恢复营运。交通委官方回复是已经将情况上报给延安市政府,其他问题一概不回复。看来履新没多久的徐新荣书记,又得为平衡各方利益费心劳神了。

延安的哥快准狠的做事方式,给西安的哥一个很好的示范,趁着欧亚经济论坛(2411期之8)马上召开之前的当口,赶紧也整一出罢运的戏码,让西安市政府也知道下自己的诉求。

[7]拉单7元罚款30000

新城区交通运输管理站阅兵小长假期间没闲着,从早七点半到晚八点半一直持续盯着火车站周边,打击非法营运。9月4日,一辆拉单的比亚迪被钉子岗瞅上了,停在陇海大酒店门口的车主摆弄手机时被抓了个现行,傻逼女乘客没有跟车主保持一致说法,给执法队长说为了省7块钱才配合说是车主朋友,而被认定为非法营运的车主面临30000元起步的行政罚款。

三秦都市报》这篇报道没有提及软件的名字,按照经验,这个距离7块钱车费还要乘客确认才能实现付款的软件应该是嘀嗒拼车,车主接单前明确知道目的地。这车主是个纯傻逼,明知道火车站周边、北客站、机场是高危区域,到地了还不催促乘客赶紧下车不就等着被抓么。乘客确认搭乘可以在离开高危区域后发短信或者打电话提醒,至于好评奖励要不要都是无所谓的事,盯着那几块钱被抓了后悔都来不及。

拼车这个事情,现在地方政府都在等交通部出台出租车改革意见和约租车管理办法。虽然两会的时候交通部承诺是年内出台意见,但上次征求意见稿弄出了“让互联网公司干出租车公司的活”的笑话之后,这段时间步子又放缓了。最新的消息是8月31日,深圳交通委约谈了滴滴打车、优步深圳和易到用车三家企业负责人,老生常谈地强调“私家车接入互联网平台参与营运,实质上是以赢利为目的、为非特定对象提供运输服务的非法营运行为,属违法经营行为”。

交通出行难的问题,表面上是城市规划欠缺前瞻性、道路建设迟缓、公交出行体验差、车辆保有量控制滞后等等,而深层次的原因是广大屁民出行需求爆炸式增长。这个问题,在政府现有框架下是解决不了的。政府提供选项中有便宜的公交车、现代化的地铁、10元起步的出租车,还有绿色的公共自行车,但要有更舒适的体验,对不起,您自己买车吧。而让渡一定时间内的车辆所有权、分摊费用的拼车形式,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多样化的出行需求,解决了一部分出行难的问题。口头上喊“与时俱进”但实际上打一鞭子才动一下的管理者,要么被动地等上峰的指示,要么被动地等下面出租车从业者闹事,面对与自己切身利益相关的出租车利益集团,只能捆绑在一架摇摇欲坠的马车上,从旧有的法律框架内找到过时的条款,配合暴力机关的强权手段,对日新月异的新兴势力一刀切,把自己能吃的棒子收在篮子里,无视更大的利益蛋糕。

[8]爱狗者又出动了

9月7日凌晨,一辆载有233只狗的湖北籍车辆经过河池寨收费站被西安市的爱狗人士拦截,双方一直对峙到当天上午。司机虽然口称这些狗被运到河北之后会办相应的检疫证,然后再出售,但无法交代狗的来源。雁塔区动物检疫站工作人员来到现场后,要求将狗带回基地消毒检查,此时情绪激动的司机妻子用匕首自残,划伤自己的大腿。动物检疫部门发现车主并没有相应的动物检疫和运输手续,属无证运输。随后,在现场民警和雁塔区动物检疫站工作人员的商议下,爱狗人士将两百多条狗送往临时安置基地。

图片自:西安晚报

图片自:《西安晚报

今年4月22日,西安的爱狗者们在高速上曾经导演过类似的拦车、逼停、对峙并最终将狗救走的“爱心”事件(2314期之5 、2315期之本周公共事件)。表面上都是运狗车没有检疫证、没有运输证之类冠冕堂皇的理由,但爱狗者无视道路安全、道德胁迫、侵犯财权的流氓行为在闪亮亮的“爱狗”名义下,都被技术性地略过。这种站队并且要求别人跟自己站一个队的行为,在前几天阅兵时爱国小粉红齐刷刷地到“@范范范玮琪 ”微博下声讨“你为什么不发阅兵照?”以及列队前往“@大自然保护协会-马云 ”质问“天津爆炸你为什么不捐款?”的红卫兵模式一脉相承。文革余毒未尽,随时有卷土重来的意思,有了这么多傻逼横行,大洪水的要素快集齐了。

[9]火烧大明宫疑犯落网

据“@西安公安新城分局”消息,8月19日凌晨,在大明宫栖凤阁给西安消防上了一堂“仿古建筑救火实战课”的雷某某,经过与公安干警十几天的躲猫猫游戏后,在9月3日被抓获。这名27岁的广西小伙,不仅证明了火灾面前消防队没有什么卵用的定理,更是把大明宫遗址公园防火检查走过场、设备象征性摆放、安监形同虚设的无厘头事实,淹没在黑烟和灰烬里了。

别忘了,赵国人民非常善于遗忘,前两天不就在血洗的长安街上迎来刽子手的接班人么?(2446期2447期)

[10]遇见西安

香港网友“瑞榮邱”在youtube上分享了近期他和朋友来陕西旅行的视频剪辑,华山的长空栈道、西安的钟鼓楼、回民街、南门瓮城、兵马俑、陕博、碑林、华清池、西安北站都留下了他们的脚印,而没有任何评价和戛然而止的音乐,似乎把他没想说出来的话表达出来,那就是“无话可说”。

短链接:https://goo.gl/mDoPML

[西安e报:2450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989期]当街搀扶老人攻略
[西安e报:1355期]吃火锅时停电了怎么办
[西安e报:1720期]最牛逼的最淡定
[西安e报:2085期]爱是什么

Published by

妖风

曾去非洲玩过,想zei这个世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