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话胜于过度解读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原标题为《从郭沫若到众网民》。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吊诡的历史》。】

北京阅兵,万众瞩目。谚曰:“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所以,不少在电视画面上一闪而过的细节,也被人看在眼里、想在心中,甚至还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比如,有不少网民发出相同的疑问:“习近平向受阅部队敬礼为何使用左手?”

这里,我们首先要搞清楚如下问题:在军队里敬礼有没有规范?是否也可以用左手?一位在军事院校当过教官的朋友十分肯定地告诉我:有严格的规范,绝对不可以用左手!

看来,如果阅兵过程中不规范的左手敬礼确实存在的话,那只能被解释为:习近平忙中出错了。

但不少网民,显然不能接受接受这样的解释。于是,他们发挥聪明才智、展示渊博学问,硬是要证明左手敬礼是正确、起码也是可以的。

有网民称:左手行军礼,叫制式回礼,是非现役军人检阅部队的敬礼姿势。

另有网民搬出《道德经》来支持左手敬礼:“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君子居则贵左,用兵则贵右。”

还有网民称:这源于中国古代的礼仪和军制。“上古传统的制度,以正治国,喜欢在左边;用兵的时候,喜欢在右边。寓意深刻,左为阳右为阴。左手敬礼表示不尚武力。”

图片
网图

面对上述“高论”,一向自诩想像力还算可以的我,不胜惊诧:这些人可真“神”啊,怎么可以如此不负责任地胡说八道!

请问:既然“左手敬礼表示不尚武力”,既然“吉事尚左”,那不忌讳“凶事尚右”的古训,在阅兵活动中严格遵照规范、用右手敬礼的数以万计的我军官兵,难道都是好战分子?难道是在呈现不祥的凶兆?如此顾头不顾腚的所谓“学问”,竟然也敢拿出来示众,胆子太大了吧!

当然,我承认,为尊者讳是中国的一种传统文化,不论理、只论情,这种文化好像也并非毫无道理。但问题在于,即就是为尊者讳,也必须有底线,这就是不可以颠倒黑白,不能够混淆对错。行文至此,要向诸位介绍一位为尊者讳的超级高手:郭沫若先生。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毛泽东主席在书写自己的词作时,把“一枕黄粱”误写成“一枕黄梁”。针对此,郭沫若发声:“这是伟大领袖在不经意间给我们创造了一个简化字。”尽管郭老前辈的“高论”也是胡说八道——要不然,为什么国家语委不曾按他的说法,把“粱”字简化为“梁”呢?但他毕竟没有否认毛泽东写了别字的事实,而是以他超出常人的“南书房行走”智慧,另辟蹊径地“坏事变好事”了一番。为尊者讳的水平,显然远远高过前述几位网民。

但不管怎么说,从往昔的郭沫若到今日的众网民(三人为众,前面提到的网民刚好三位),他们为尊者讳的言行所展现的,是一种必须不断提升、或曰努力优化的中国传统文化。在现代民主社会里,公民理应如是认识自己的领导人:他们是高人,也是凡人。他们在立德、立功、立言,为百姓谋取福祉的过程中,出现或小、或稍大的失误,诚如古人所言:“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是十分正常的事,不会影响他们的整体形象,所以,既不必大惊小怪,也无须掩饰美化。只是,往昔岁月,中国“造神”的时间太长、力度太大,致使从郭沫若到众网民,半个世纪过去了,仍不能从那种与科学、民主不怎么合拍的传统文化中挣脱出来,一叹!

当然,必须郑重澄清的一个事实是,此次阅兵中的所谓左手敬礼事件,其实是一场误会。《人民日报》给出的真相:这“只是镜头角度误区,真实情况是,习近平在向三军将士招手致意。”

明白了吧!切记,今后在任何非搞笑场合,都不要用左手敬礼。

最后,还想把一个虽有蛇足之嫌,但却相当有意思,且与本文主题有关的故事,奉献给读者诸君——

斯大林当政时,曾写信给某厂工人,表扬他们对国家的爱,但不小心把“爱”字漏写了一个字母。这封信原封不动地发表后,引起文学家们热议,大家纷纷论证无产阶级的爱与资产阶级的爱在文字表述上要有区别。后来,斯大林从全苏作协递交的报告中知道了这件事,立即批示:胡说八道,那是我写错了!

讲真话胜于过度解读 二维码相关阅读
顺理成章的事
独裁暴君的黑历史
胡适:总统你错了
吊诡的历史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