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454期]友谊路法桐告急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的9月11日,历史上的今天是个多事之秋,除了大家熟知的“九一一事件”外,“三鹿奶粉事件”也是于2008年的今天被媒体曝光。

[1]当地铁遇上梧桐

大西安的绿化率还算拿得出手,否则也不会通过传说中的「园林城市」考察(417期之8)。据本报记载,在那次的评审团考察中,时任副市长的杨广信(现已加入离退休老同志行列)认为这座城市的绿化在北方城市中是超前的,为此老杨甚至不惜动用了一个对不起语文老师形容——「出门300米见小绿,500米见中绿,1000米见大绿」(143期之4),当然,上述不伦不类的形容到挺适合是送给为国接盘的大陆股民,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超前诅咒。

据官方的数字,西安的绿化率为42%,民调对这一数字似乎也没什么反弹,在前微博时代,INXIAN还曾收集了很多绿树成荫的微博投稿,并将其汇总成一期名叫《条条小路通你家》的e报(867期),友谊路就是其中的一条。

友谊路上树木成林,当时的投稿人这样介绍它:“这条路上的树又高又大,春嫩、夏茂、秋黄、冬苍,每天都是不同的景色。”不过随着地铁5号线15年11月的即将开工,友谊路两旁梧桐树的去留,逐渐成为了附近居民的关注点。官方透露,5号线全长25.41公里,预计将全线迁移大树1846棵,其中就包括友谊路全段的1025棵梧桐树,从数字比例上也能看出友谊路是担得起「西安最美道路之一」的称号的。

当西安的城市建设和绿化树木冲突时,被干掉的总是后者,2009年,西安地铁一号线即将开工,大庆路沿线数百颗雪松被迁移至南三环(46期之3),2013年,环城南路由于工程改造,又有1000多棵树木被移走(1547期之7),有趣的是据当时的媒体披露,这其中的600多棵法国梧桐分别被移植到了10个地点,其中就包括友谊路。3年之内被迫挪窝2次,活在这座城市,当棵树也不易。

事情显然没这么简单,无论是雪松还是梧桐,政府给出的方案是移栽,但却一直无法回应几个基本的问题——移栽哪里去了?成活率有多少?移栽的成本是多少?费用是谁出的?曾经的本土大报《华商报》曾在头版问了这几个问题,但等来的不是回应,而是新闻被「杀掉」的消息(1426期之本周事件)。事实上,西安政府的任何一个部门都无法给出关于移栽的文字记录,他们甚至连具体哪里接收了多少树木也不清楚(1554期之3),而更有趣的是,西安市园林绿化处副处长龚卫涛曾面对媒体公开抱怨,称移栽树木不如买新树种划算(1549期之1)。上述对比能得出什么结论,各位见仁见智吧。

好吧,我们假定所有树木真的被移走而非砍伐,但结果依然不乐观,西安市容园林局曾透露,树木被初次挖掘后的成活率为80%,再次移植回来的成活率又会下降20%(1547期之7),但这一数字显然是纸面的数字,据「南京砍树事件」的媒体报道称,尽管当时官方承诺“190棵迁走的大树确保不死一棵”,但事后发现,移栽后树木的存活率仅有18%。

巧的是,「南京砍树事件」中被当地居民守护的恰恰也是梧桐,为了保护因修建地铁站而要移植的1065棵梧桐,南京人从互联网上的声讨走向了散步请愿,最终连对岸的国民党都惊动了。经协调,工程投资增加了5000万,移植树木的数量才从1065棵降至190棵。不过西安人民向来以大局为重,他们除了在反日、停电这类事上能集体上街闹一闹,其他时间就不见踪影了。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可以神棍般地下一个预言性的结论——西安市友谊路的1025棵梧桐树,将会和当年的大庆路雪松一样消失,只有少数的几棵会勉强活在西安的某一个角落。那些在天涯论坛上对西安的法国梧桐恨之入骨的本地土著,也许没想到自己的愿望会以这样滑稽的形式成真吧。

[2]当无车日遇上无车周

过往几年,西安当局对无车日一贯保持着若即若离的状态,有时会在城墙对机动车限行(639期之11003期之1、2),有时却之匆匆带过一笔(1735期之6),进入2015年,当局将风筝线紧收了一把,决定将往年只玩一天的公交日扩展为一周,即从9月16日至9月22日开展公交周暨无车日系列活动,具体细节还不得而知,应该并不会有什么卵用。

[3]当副区长遇上主任科员

商洛市商州区副区长李学让,最近因行贿事件被开除党籍,但和以往的那些被查官员不同的是,李先生并没有被开除,而是降级成主任科员。据公务员法称,主任科员属于综合管理类非领导职务序列,正科级,属于非领导职务,职责上还略低于科长、乡长、镇长等领导职务的正科级。从副区长变成主任科员,这种近乎羞耻play的玩法,应该是在贵党内部得罪人的表现吧。

[4]当典型遇上宣传

在赵国的宣传体系中,「舍小家为大家」的行为是值得鼓励的,究其根本,无外乎宣扬集体主义的优越感,消磨每个人的个体意识罢了。因此类似的新闻时不时就会蹦出来几篇供大家学习,比如西安未央分局未央宫派出所副所长张满堂,为了搞工作,连续两个月没能回家,连媳妇住院了都不知道,即便上述说辞是真的,那嫁给这样的男人也真是瞎了眼了。

为了突出戏剧感,建议赵国宣传部门可以适当夸张一下,比如党员为群众奔波2年没回家见媳妇,直到媳妇要生了才赶回去,看了一眼又要回到一线工作,这时,他头上的帽子泛滥着璀璨的绿光~

[5]当教师节遇上红包

开玩笑也要分场合,在幼儿园上班的贾老师一定对这句话理解颇深。教师节前,她在同事的微信朋友圈内转发了一个段子,内容如下——

“明天(10日)就是教师节了,亲爱的朋友们,你们自己看着办吧,终于到了你们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关不关爱祖国的下一代花朵,就看你们的红包了!”信息后面还有两个笑脸的表情,以及几张孩子们的照片。

贾老师没想到的是,同事的段子是分组可见,而自己却直接发了出去,30多个家长也能看到,于是就有家长给老师发了红包…本新闻警示我们,朋友圈分组可见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6]当普通人遇到流氓

西安人刘女士最近准备买房,可办贷款时却发现,自己被一笔根本不存在的信用卡欠款影响了信用,无法贷款。刘女士仔细调查,发现是问题出在了自己当年帮朋友忙办的两张中行信用卡上,但这两张卡并没有激活开卡,欠款是哪来的呢?对此,银行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只是建议她把510.21元的“欠款”先还了。相信只有国家级别的垄断企业才能做出这样的流氓行为吧。

[7]当妻子遇上重病

总有五毛控诉美国的缺点时,称在美国没有医保患病就是一场灾难,因为费用很贵,不过在赵国,即便你有医保也没什么乱用。靳某与秦某2009年在西安结婚,2011年靳某被查出患有肾衰竭、败血症,完全失去了工作能力,在巨额医药费面前,秦某最终选择离开

陕西常见这样的“抛妻弃子”的案例(208期之人性无善恶250期之3295期之2732期之8),这应该是赵国制度的优越性吧。

[8]当停车遇到喷漆

咸阳彩虹北区的张先生将私家车停到了楼下,次日便发现车被喷成了这个样子——

喷漆

从上图其他车安然无事而它的车遭殃的现象可以分析出两个原因,1、张先生得罪人了。2、张先生的车停的位置堵住了别人。不知道你倾向于选择哪一个呢?

[9]当小学生遇上书包

据《华商报》调查,西安多数中小学学生的书包都有3、4公斤重,最重的小学生书包居然有7.215公斤,主人是个身高1.42米、体重32.5公斤的小学二年级男孩。而更有趣的是,据我所知,西安市绝大多数学校禁止学生使用拉杆式的书包,我们可以从中得出校方希望学生们从小就开展负重训练的结论吗?

[10]当交警遇上…

9月10日,“@延安焦点”在微博上发出一段视频,称西安经开区交警在执法过程中遭人殴打,据官方回应,打人者系安徽人,至于事发原因嘛,没说,你们猜吧,反正信息不全才有机会洗地嘛。

[西安e报:2454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993期]华侨商场垮塌记
[西安e报:1359期]一生只捐一次精
[西安e报:1724期]管得越多越听话
[西安e报:2089期]恐怖的事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