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游报本塔

原文首发于《今日华侨报》,略有删节,感谢作者“黄开林”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在西安走村串巷》。】

说宝塔报本,不是说的佛,也不是塔,而是人。是啊!做人的基本准则是不要忘本,知恩图报,如寺庙大门上的联语说的那样:知本返本见本报根本自然本来彻参面目。碑记上也说:名曰报本,盖天地者,万物之本也。君王者,万民之本也。父母者,身之本也。师者阐教,做人之本也。统宇宙所有,莫不有本。

湖和水分不开,塔和寺分不开,报和本分不开。刘罗锅上朝说的口头禅:臣有本。我也有本。我的本是看到美景就要本能地讚美,遇到高兴的事就想本能的分享,有感触了就想写几句出自本意的话。见庙烧香,见佛就敬,人之常情,我一不求财,二不祛病,三不为延年益寿,就是说,无功利,没目的,把所有的寺庙都当文化和风景看了。

去买票,听不懂口音,只好双手食指交叉对我叩击,看明白了,十元。收门票的老头见我两手空空,问我咋不拿香,卖票处有送。折回去,说明来意,遂递我一捆香和一对红烛,一再解释不怪他,喊我未停。

三扇门,只开著淨土门。门外有两汉子,一老一中年,地上放著摔不碎的搪瓷缸子,色白,显眼,凡进门者,不可能熟视无睹。两人还很友好,一边晒太阳,一边唠咳。身上正好有两枚硬币,一人丢一个,钱不多,声却响,长者点了一下头,年轻些的说了声:“谢谢”。我想说不谢,或是莫嫌少,终于没能开口。

寺不大,门类却齐全,匾额和楹联金光灿灿,十分醒目,光读这些联语,就用了我一个时辰。值场的僧人见我恭而敬之的在抄写对联,忙放下手中习书法的毛笔,起身焚香。到了尽头,联还未完,找有趣的抄在小本上:境由心造休言万般都是命,忍从德来退后一步自然宽。天王殿内有一联,我记住了半句:行也布袋坐也布袋放下布袋何等自在。这好像是写布袋和尚的,或是布袋和尚对我们这些俗人的点化。有道理,活得沉重,抑鬱,或是贪婪,攀比,都是放不下,不愿捨弃。若都有佛祖那样的开悟,何愁不轻鬆,不可能不快乐。

报本寺建在东湖边上,黄牆青瓦,古朴雅致,地表上有仪态,水裡头有倒影,远处看有雄姿。水色塔影,佛门淨土,无论你从哪个方向眺望,都能找到塔尖,就像西安的钟楼,是一座城市的名片,是市民心中的标志。找不到路了,只要看到一角一尖,马上心裡坦然。塔分五层,威风八面,其柱用弧形青砖砌成,十分奇特。每层凸出部分,全用砖的斜角浆砌,很像莲花瓣儿。介绍文字中说,塔属砖木结构楼阁式建筑,内为八边形空室,有螺旋式台梯至顶,最上面的宝塔尖为铁质禅杖型塔刹。我去的时候,塔门紧闭,久扣不开,只好朝天仰望,在第一层方砖上踱著步。

无意中找到高士奇三百多年前写的《重修报本塔记》,有一段文字,十分精彩:踏著石梯,拾级盘回而上,陡于绝顶,阑楣环匝,窗牖虚明,东望海上旭日之所升,西瞰邑城烟火之所聚,自南暨北,湖流潋滟,琳宫梵宇,稻田蟹舍,远近布列履下,其雄杰足以披幽襟,其宏旷足以纳众美,诚一邑之胜也。真好,我想上的塔,古人已替我上了,要写的文,古人已替我写了,想抒发的情感,古人已替我抒发了。

大雄宝殿内钟磬鼓点加上木鱼的敲击,还有节奏感强的诵经声,非常悦耳。这不是诵,是唱,全是男声,中音,很有磁性,寻声而去,脚就不愿挪了,立于门旁分享。僧人著黄袍在前引领,跪下,合十,叩头,后面十几位信众,全是女性,照猫画虎,一起一伏,如湖中波浪。有人送来开水和一次性纸杯,边唱边喝,动作连贯,一点也不误事。送膳的人过来,我问这念的啥经,答曰:观音财。我不懂经,也未听到有这样的经,可能是简称,或是别称,意思谁都明白,是向观世音菩萨求财的经。难怪江南多富庶之地,发财的人多,佛祖保佑著呢。

出门时见钟亭书多,全是善男信女助印的经书,就随手“请”了一本,书也是财富,报本是本分,不忘本是常识。想报本本自来,想作文文自有,不求财“财”自到,不亦乐乎。

闲游报本塔 二维码相关阅读
一个叫书院的门
回老家过年
老家的水雾池
在西安走村串巷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