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枪(下)

原文首发于《秦岭刘云大郞的博客》,感谢作者“刘云”的原创分享,上篇回顾《老枪()》。】

还有步枪。在我们革命的武库中,步枪同样不同凡响。小米与步枪在一起,可以创造新世界,这恐怕只能是共产党的奇迹。小米,让人想到万千组织起来的人民大众,步枪,就是简单而又崇高的理想,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不如说是出“精神”,出中国人屈辱了千百年的“改变”的精神。小米在最贫穷的土地上生长,给了我们最卑微的温暖,步枪,让我们有了发声的胆识,和向前进的姿式。

老套筒,在中国的步枪家族中,应当是一款曾祖父级的枪了。清末即从德国引进仿造,而据说抗美援朝时还有使用。我的印象是,在中国近现代的所有战争画面中,都能找到老套筒的身影。我曾对日本鬼子的“三八大盖”作过比较,拿他与中国人的“七九”步枪比,我更喜欢身个小巧,却充满中国人智慧甚至狡黠的“七九式”。

卑劣又自大的日本人,一如他们的“三八大盖”,看似凶悍,其实并不实用。它膛线短,远没有我们“七九式”有杀伤力。“七九式”脱身于德国的老套筒,在中国当然地熔入了中国人的铁质,从技术层面讲,它的膛线多而长,它的大屁股子弹,射程不足够远,却实用,对于敌人而言,是枪枪炸肉,实用。

影视作品中“吧勾吧勾”脆响的“三八大盖”,不如“七九式”“砰砰”来得实在,属“闷骚型”,它让你觉得每一声响后有谱,直奔目标,而“三八大盖”呢,是穿空飞,谁知道八百米之后,飞到哪儿去了?!

在影视作品中,如果清一色“七九式”并夹杂有老套筒,这支部队一定是共产党的队伍,就算在冰天雪地的朝鲜战场,“七九步枪”仍然是神话,因为它的名字就叫“枪咬肉”。在老兵的眼里,它不是咬肉,是在敌人身上打洞子。

图片
《我的兄弟叫顺溜》中的枪

电视连续剧《我的兄弟叫顺溜》,是我近年看得不多的抗战题材电视剧,在六分区的队伍里,有“七九式”的身影,有“三八大盖”的身影,还有一款出神入画的枪,那就是与顺溜“人在枪在、人亡枪也在”的狙击步枪,美国造,约翰逊M1941半自动步枪。

我查了一下资料,这款狙击步枪,美国人生产出来后,只装备美军和法国人,日本人跟美国人还在套近乎的时候进口过一批。这支枪来到中国战场,来到顺溜的手中,变成神枪。在同型同款的枪的比试中,日本狙击手最后死在顺溜的手中。

这款枪好呵:7.62毫米,装弹10发,右旋膛线4条,射程800码。我的感动还不在此,顺溜说:“枪是长在我心里的!”人枪合一,如同天人合一,这是中国人的哲学,什么时候天意天理与人的具体行为合一了,那就是真理产出的时机,那就是正义生长的季节。

我的想象中,顺溜手中应该就是一支“七九式”,大不了“三八大盖”,电视剧却给他一支什么约翰逊,糟贱人!当枪已然长在顺溜心里,是什么枪已然并不重要了。当满心腔装的都是对侵略者的无限仇恨,那仇恨化枪才是最好的枪。

我见过“七九步枪”,用它开过枪。我至今对它那全铜的大屁股子弹印象万千。5发装弹,一一嵌进弹仓,像秋天成熟的豆子躺在谷仓。子弹上膛十分轻巧,发出“嚓嚓”声,枪机闭合,瞄准,击发,“砰!”溅出一溜清烟。然后你能想象出弹着点此时此刻的景象,开花,开花,战争与胜利之花。

这种想象如果很强烈,就能影响人的生活态度,养成沉默与坚定的复合体,像枪,我因此常常固执地想,无论在什么样的时代,我们每个人心中都应当有一杆枪,学会像枪那样保持沉默和爆发。

1904年,中国人聪明地去掉德国的老套筒,用中国人轻巧的心思,制造了一款中国式步枪,“七九步枪”。1911年10月10日,武昌城里,一个叫程定国的棚兵扣动扳机,打响了改变中国的一枪。那枪,汉阳造,7.92口径,人们习惯叫它“七九步枪”,它写出了中国一百年的历史。(全文完)

老枪(下) 二维码相关阅读
麦黄时节听布谷
龙舟行
内蒙草色()
老枪()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