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泰的维权路

原文首发于《凤凰网》第386期《凤凰热追踪》,作者叶宇婷,原标题为《撕开垄断口子!西安近百名出租司机成立公司》。温馨提示:全文较长,阅读约需10分钟。】

开了近20年出租的马涛从来没想过有天能和同行一起组建出租公司。今年初,马涛和另外3位出租司机一起组建了西安市众泰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泰”),目前有95名股东,全是出租司机。马涛笑言这是一种“翻身奴隶做主人”的感觉。

“主人”的椅子还没坐热乎,马涛接到4S店通知,已经谈好价格准备签合同的车不卖给他了。4S店接到西安市出租汽车管理处的通知,不许把车卖给“众泰”。

“众泰”能不能买到车,对于马涛和西安市出租汽车管理处都至关重要。从国家法律层面来讲,已经有驾驶员及满足其他条件的“众泰”只要有符合营运的出租汽车,就能申请获得出租车经营权。很显然,西安市出租汽车管理处不愿意“众泰”出现在出租市场上,这个口子一旦撕开,过去的利益格局就可能被打破。

这家全部由出租司机组成的公司遇到了自成立以来最大的困难,在试图打破出租市场利益格局的过程中陷入僵局。

揭竿而起

如果不是被逼到死角,这群有一点生存空间就不会反抗的出租司机是不会“揭竿而起”的,更别说成立公司,打破出租市场牢不可破的利益格局。

1998年出租汽车改革开始,地方陆续和各出租公司签订了10年经营权使用合同,后因更车延续了4年。2012年,西安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汽”)和政府签订的经营权使用合同到期,它需要收回“挂靠”的车辆,用这些指标出资购买车辆,才能重新跟政府签订合同。作为实际出资人的驾驶员拒绝西汽收回自己花几十万购买的车。

2012年,西安出租司机开始大规模上访。2013年3月,西汽雇人强行收回司机王小会的车,王小会泼汽油自杀被警察制止,随后王小会被行政拘留。这件事引发了西安出租司机更大规模的上访。

2013年5月,马涛把车往路边一停,走进信访局,加入西安出租司机上访大军,成了访民。那时的马涛一副祈求的心态,“哪个领导关注到了我的问题也就解决了”。每次到信访局,登记完身份证,再把自己的情况说明,然后离开,数十次以来事情没有任何变化。

2013年9月,马涛和另外30多个人到北京上访。十多天后,两名“带头人”被西安公安局公交分局抓回西安行政拘留了37天。

上访无果,与此同时同伴不断被抓。这时马涛听说咸阳市三原县出租司机的官司打赢了,法院把出租车的产权判给了驾驶员。马涛去找到打官司的律师,西安市的出租司机开始以诉讼的方式与西汽交涉。最多时,西安市有200多名出租司机起诉出租公司。

刚接触到法律,马涛和别的出租司机一点都不懂,“我们对律师完全信任,他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律师同时提请了产权和合同纠纷审理,法院在没有确认案由的情况下,按照合同纠纷审理。区法院和中级法院均判出租司机败诉。

去年11月27日,二审宣判的前一天,马涛和别的出租司机在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外面拉横幅要求尽早下判决,最终,警察抓了几个人行政拘留。

以为百分百赢的官司败诉、同伴被抓,整个维权团队一下被打散了。

警察“围剿”后

维权的群体散后,并不好再动员,有的公司和出租公司签订了新的合同,退出维权队伍。几百人的维权队伍一下缩小到几十人。

二审败诉后,马涛从全国出租维权队伍中知道了律师郑建伟。郑建伟长期关注出租司机维权,也替他们打官司,他认为由出租司机组建出租公司是目前最好的出路。这样的方式既遵循了公司化经营的倡议,也能保障出租司机的利益,打破以往出租市场的垄断格局。

官司败诉加上同伴被抓,出租司机们对于未来没有任何信心,更别说组建公司。为了动员出租司机坚持维权,郑建伟的学生到西安给出租司机讲法律知识,如何用法律维权,一期学习时间为3天。学习过程中遭遇的警察“围剿”加速了“众泰”的成立。

为了节省经费,马涛托朋友找了家酒店的会议室。参加第一天培训的学员是从出租司机中挑选出来的,面对从未接触过法律知识,每个人都像海绵一样。第一天课程结束后,出租司机们都很兴奋,第二天介绍更多的出租司机来听课。

第二天课程开始没多久,马涛接到酒店的电话,说大堂有几个警察,问他们在做什么坏事。听到警察来了,会议室的出租司机瞬间慌了神,手足无措。

马涛用了“心寒”这个词,他说两个警察就能让一群出租司机瞬间慌神,面对公权力底层人只有无力。出租司机散了,3天的课只上了1天半,酒店的人被公安局多次带去做笔录。做了3次笔录后,酒店的人给马涛打电话说自己快扛不住了,马涛做好了被带走的准备。最终,酒店的人没有“供出”马涛,事情不了了之。

警察的“围剿”促使马涛把组建公司提上了日程,郑建伟告诉他如果当天是一家公司组织员工在酒店会议室学习,警察大概不会说他们聚众。组建公司可以规避个人维权的风险。

图片
凤凰网图

撕开垄断的口子

近两年,全国已经有十多家由出租司机组建的出租公司,它们试图撕开出租市场上垄断的口子。出租司机通过打官司确认出租车产权归自己,然后组建公司取得经营权。

四川的出租司机较早组建公司,“众泰”成立前,马涛跑去四川取经,学习出租司机组建公司的模式。对方的公司是一人一股,谁也不能控股,如果要退出,就转让股权,而不是像以前,在二手市场进行并不被法律保障的转卖车。

回到西安,马涛准备好材料提交给工商局申请预核名。工商局工作人员看到申请成立出租公司觉得诧异,问他们是否是租车公司,马涛回答:“就是马路上跑的出租。”一听这话,对方不收材料了,没遇到过这事,需要请示上级部门。

在马涛的反复坚持下,对方才收了他们的材料。提交完材料,马涛转身就在旁边邮政快递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工商局公布注册材料和程序。

马涛认为正是政府信息公开的这一步帮了大忙。两个工作日后,工商局通知“众泰”的预核名审核通过了,去领材料时,马涛被叫到了工商局法制科,“对方态度非常客气”,问他们为什么提交政府信息公开,“以前没遇到过申请的”。

预核名下来后,股东人数不断增加,95名出租司机每人交22000元,一万作为律师费,一万作为股金,另外2000元为维权基金。临近过年,大家都在忙着备年货,马涛和同事四处跑准备和提交材料。今年2月2日,正式拿到了营业执照。接着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也很快办下来了。

最后只要办理好道路运输许可证后,“众泰”的司机就能开车上路,体验“上车是司机,下车是股东”的滋味。但问题卡在了这最为关键的一环,大半年过去了,没有一点进展。

垄断的经营权

通过向西安市交通局出租汽车管理处申请政府信息公开,马涛得知办理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需要提供10项材料,“众泰”按照这些要求准备材料,但马涛发现有两个材料他们无法提供:经营权证书和中标确认书。这两份证书交通局只发给传统的出租公司,没有交通局的“特许”,新组建的“众泰”并不能获得。

律师郑建伟认为西安市乃至全国很多地方都是违背了国家的法律。2004年发布的第412号令规定有关出租车的行政审批项目保留:出租汽车经营资格证、车辆运营证和驾驶员客运资格证核发。郑建伟告诉凤凰网,国务院这样规定实则是在打破垄断,对出租行业实行资格管理,只要符合条件,都可以取得上述3证。

“地方擅自增设了行政许可,把准入制变成了特许经营。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不是针对出租车的行政许可,出租汽车经营资格证才是。”郑建伟认为地方的做法是“有令不行”,通过对出租车的特许经营获得一笔额外的费用。

2004年,国务院即出台法律规定不能再出台经营权有偿出让的政策,而且出租公司必须出资购买车辆,但在十多年的时间里,西汽向政府缴纳一笔费用后获得出租车经营权,再向出租司机收取每年8000元的经营权使用费。

拿不到交通局的“特许经营”,马涛和同事把微博作为发声平台,并且开始提起行政复议。今年5月,西安市政法委打电话到“众泰”,随后到访“众泰”公司了解情况。马涛把这看做一次突破,后来交通局领导跟他们许诺,下次“众泰”参加出租车经营权招投标就让他们中标。

马涛对于这样的许诺并没有十足把握,一是2015年年初才招投标过一次,谁也不知道也下一次是什么时候,二是在以往维权的过程中,他听到过太多的许诺,最后对方被逼着兑现许诺时只撂下句“你就当我放了个屁”。

尽管西安市交通局领导许诺“众泰”参与竞标就会让其中标,但马涛依然想走法律许可的路。按照1998年发布的建设部、公安部令第63号和2004年国办发81号文,“众泰”只要有符合运营的车辆和驾驶员,就能取得出租汽车经营资格证,成为出租汽车经营企业。

如今,能否买到出租汽车成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如果买到符合运营的车辆,严格按照法律来讲,“众泰”便有资格取得出租汽车经营资格证。在被谈好价格的4S店拒绝后,马涛又找到一家愿意卖车的4S店,在签订合同前,马涛的口风很紧,生怕消息走漏。(全文完)

众泰的维权路 二维码相关阅读
袁厉害和特蕾莎修女一样有神性
做好人比做坏人要容易
你会往上冲吗?
14岁商洛女孩的户口之痛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