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460期]你的盛世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2015年9月17日。2012年的今天,西安刚经历了“915事件”(1363期1364期),由于担心成为攻击目标,青龙寺封园了(1365期之6)。

[1]舆论引导

从前,常有小粉红批评“@在西安”的“导向”有问题,在此,让你们这些想象力丰富的、爱党爱国爱省爱市爱区爱县的小粉红看看——硬又黑的官方宣传战线是怎么搞“真·舆论引导”的。

9月14日中午,在电子三路上西京子校西侧,一辆出租车撞死了一名8岁的学生。接下来,我们看看本地的喉舌们这几天是如何操作这个新闻的。15日,媒体报道说,学校加派了相关人员组织学生放学,交警也出动了,《三秦都市报》称,有交警护送娃过马路,家长说“心里踏实多了”。16日,《华商报》的报道渲染了死者同学、家长的悲伤情绪,并称事发路段将逐步取消停车位,报道还透露死者的亲戚在校门口举牌寻找目击者,想“知道事情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华商报》还报道了西安多所小学生过马路存在问题

17日,导向开始变化了,真理部联合喉舌憋出一招儿——《机动车斑马线不让人将被罚》。这是一条在大陆根本无法常态化施行的法律,却被当成了亡羊补牢的举措。这篇“报道”,被推荐到了各大本地网媒,并登上头条、加粗、加黑。其中,喜欢花样吃屎的华商网,不仅转发上面这个转移视线的报道,还搞了一篇原创稿件——《与体育妹子一起为车让人司机点赞》,请看下图。


姑娘们对着记者的相机,开心地竖起了大拇指

不知这个螳臂当车的姑娘可曾想过,如果你们不是兴师动众地在这里摆拍,你今天的下场也许就跟那个8岁男孩一样。事发至今,连肇事司机都没找到,死者的家属还在校门口举牌寻找目击者…但在媒体报道中,却鲜见记者去究问交管部门。报道了几天,新闻的主角从撞亡的小学生,变成了一群竖着大拇指、对着记者摄像机喜笑颜开的姑娘。

[2]律协新规

香港《南华早报》报道,9月15日,陕西省律师协会出台了一份《关于律师参与办理重大、敏感及群体性案件的指导意见》,规定律师在办理重大、敏感及群体性案件时,不得以发表公开信、鼓动助推舆论炒作、组织网上狙击、围观、声援等方式制造舆论压力和社会影响;未参与办理该案件的其他律师,不得组织、参与、支持任何形式的声援团或以在网上聚集、围观、声援等方式制造舆论压力和社会影响。报道称,这份意见被认为是约束“死磕派”律师。

犹记得今年7月,上百位“维权律师”、维权人士、访民,甚至他们的家属被逮捕、拘留、传唤,史称“710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窃以为,律师就是律师,不该有死磕律师、维权律师等“叫法”。律师本就是维权的,说维权律师就跟把医生叫做“治病医生”一样多余、可笑。律师坚持维权,那是恪尽职守,不叫“死磕”。扯远了。律师大抓捕时,国外的机构、媒体都在关注、呼吁,那时候律协又在干啥呢?现在跑出来“指导”律师们该如何行事,说白了,谁打心眼儿里屌你?

你习㚐起码嘴上说要“依法治国”呢,法律何时规定律师不能发表公开信了?律协说得好听,『不得“舆论炒作”、“网上狙击”』等等等等,不妨先请律协指导一下『如何评判什么是炒作、狙击、围观、声援』?再者,谁来评判,是你律协吗?这些不说清楚,就等于是在未来扣帽子之前,先昭告天下,“我手里可是有好多顶帽子,你们都给我小心点”。

[3]奇观

在你们习㚐的淫威之下,很多人都魔怔了,也有很多难得一见的奇观,比如下面这个事情都能写成“新闻”了,请看图:


副厅长向记者讲述原汁原味的故事

这则新闻介绍了一个不愿意透露真实姓名的、在陕西省政府内履职的副厅长,他清退了临时工司机,开着自己的车子,花自己的钱吃饭、买月饼的故事。新闻用了三个“父亲说”当作副标题:『父亲说:“开自己的车回来,这就对了”』、『父亲说:“自己掏钱吃饭,这就对了”』、『父亲说:“自己花钱买月饼,这就对了”』。

这简直是年度最恶心的新闻,这个跟天然气公司名字一样的记者也是年度最弱智记者。之前e报经常提到一句话:我们经历了太多的“不正常”,已经把“不正常”当作了“正常”。

[4]虚假信息

西安市公安局长安分局透露,近日,长安区兴隆街道南堰村村民杜某,在兴隆社区回迁安置分房工作期间,在网上发布自己编造的“兴隆社区回迁方案及巨额回迁补偿费”等虚假信息,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已被刑拘。

由于信息太少,已经找不到该网友到底发了什么虚假信息。对于兴隆街道拆迁的事情,当初张北村村委会贴出公告说一亩地补偿4.5万元(2158期之7),这就已经违反规定了——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才有权发布《征用土地公告办法》。村委会发布了其无权规定的征地办法,这一纸空文又算不算虚假信息呢。

[5]违规的成本

陕台《第一新闻》报道,之前在“西安新城吉的堡少儿英语培训中心”担任厨师的石先生称,这家培训中心的厨房里有国家卫计委等五部门明文禁用的“含铝泡打粉”,并称之前的厨师已经用了三年,而且还是过期一年的泡打粉。小孩吃了,当时感觉不到,最后结果就是损伤孩子们的神经系统、肾脏各种功能。随后,食药监管理所的检查人员来了,发现这家机构也没有《餐饮服务许可证》,只有负责人一人自称有健康证。向媒体曝料的石先生虽然手握图像、视频证据,而且现任的厨师承认厨房存在过含铝泡打粉,但检查中却未发现含铝泡打粉。最后,检查人员查封了厨房,带走了馒头等食材将进行抽检。

要是抽检中没发现含铝泡打粉,那么这个机构大概就能“逃过一劫”了。某些人为了利益,法律都能践踏,何况你五部委的规定和禁令。

[6]添加剂

再说一个食品安全的。近日网上传说,海南大量糖精枣流入市场,糖精加热水能让青枣“秒变”为又红又甜的优质冬枣。《西安晚报》走访了新家庙农副产品批发市场,一店主透露,现在泡枣不流行用糖精,都用甜蜜素了,最近不少人专门买甜蜜素回去泡枣,买回去加点热水就能泡出来。甜蜜素能够致癌、致畸、损害肾功能等,一些国家禁止在食品中添加,中国对加入量做了规定。

糖精、甜蜜素、含铝泡打粉…你国各个行业都在“互害”,利益面前,违法违规是值得铤而走险的。所以,不要寄希望于你国人的良知和自律,你随时随地都可能是受害者。

[7]大西安的日常Ⅰ

华商报》报道,9月16日凌晨,32岁的的哥方师傅下班交车后回家,经过自强东路西闸口时,看到两名男子正在小轿车后备箱里整理东西,他闻到两人身上有酒味儿就瞅了两眼,发现里面有砍刀和弓弩。这一瞅,对方其中一人便手持棍棒上前问他“看啥呢”,他说“没看什么,我不认识你”,结果男子突然将方师傅打倒,接着两名男子对他继续拳打脚踢,直至晕厥。

另一位在马路对面撸串儿的的哥王师傅,看到有人打架就围观了一会儿,便准备去取车。没想到打人的男子看到王师傅在驻足围观,就冲上去给了他几棍子,另一男子取出了砍刀,王师傅拔腿就跑进了向荣街里,对方看他跑了才作罢。

第一位方师傅颧骨骨折,需要三万元住院手术,但他并无积蓄,只好暂时放弃治疗。两位被打的司机报警后,报道说,警方去调取了事发地的监控。

据说,从前在道北地区人们见面的问候语不是“吃了没”,而是“你娃几时出来”。

[8]大西安的日常Ⅱ

西安治安差,远近闻名,这跟警方懒政不作为密不可分。

晏女士在灞桥区越登阁村租店做生意,9月15日,房东提前来收租,晏女士跟房东女儿发生争执后,房东女儿叫来四名男子,手提铁榔头进店殴打了晏女士和她男友。报警后,浐灞公安分局雁鸣湖警务室的民警说,知道是谁打的人,还调出了他们的档案,但并没有叫他们去。对于房东,警方说人在家里跑不了。17日,晏女士已经在医院做了部分检查,去询问案件进展,警方回应称:“人已经不在家里了,我们现在也找不到了。双方都有受伤,现在让报案的人先去看伤,嫌疑人我们也在找。”

报案的受害者享有“优先看伤权”,还有啥不满意的?看了两条大西安的日常,你要明白,丛林法则一直是这里的游戏规则。

[9]不友善城市

参考消息网报道,港媒称,美国《旅游与休闲》杂志要求读者排名266个城市的“不友好程度”,选出全球最不友善城市前30名,得到近20万读者回复。其中,半数不友好城市在美国,中国则有3个城市上榜,别是排第11的北京、排21的西安及排27的上海。很多评论说上海应该排第一,但是这近20万的美国杂志读者的感受就是如此,对他们来说,西安的友好度是不如上海的。

[10]老外在西安

这是来自优酷网友“三重锦梦梦”制作的视频短片《老外在西安》,视频介绍了几位外国友人在西安的生活状态,作为大陆排名仅次于北京的不友好城市…这几位其实生活得还蛮不错。

[西安e报:2460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999期]天灾还是人祸?
[西安e报:1365期]城内从此禁止游行
[西安e报:1730期]用生命逃票
[西安e报:2095期]校讯通被叫停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