扔进马桶的记忆

原文首发于《花落此处》,感谢作者“whiteblack”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宝贝,感谢你的淘气》】

在书柜上,一个印有卡通娃娃的笔记本夹杂在各类厚重的书籍中,显得滑稽和调皮。

我拿过笔记本,对着封皮上的娃娃发愣。那神情让我想起一个人,也有着这样桀骜不驯的神情,骨子里却是一份认真和诚挚。再看本子的右下角,写着一段英文: You are waiting there for me forever , I am waiting there for you forever , too!我笑了,不知道当初英子选这个本子的时候,是否留意到这些话。我想应该不会的。只是此刻再看,它们却像是一段故事的主题曲,贯穿在整个本子之中。

翻开本子,密密麻麻的字。没有时间,却跳跃性地记载着一段岁月。阅读它时,我在字里行间看到一个女子独自在月色下,安静、平和地用笔,用平实的语言,拉着家常,娓娓道来,似流水,似月光,似清风,轻轻淡淡,却长久地在岁月的长河里涟漪轻漾。

这是一本语言质朴,感情真挚的情感笔记,它是英子对一段日子的记忆和回味。当我翻完所有的文字,不仅陷入了沉思,不为追忆十年前的旧日,只为本子后面的彻悟和决绝。那女子说道:

“其实许多时候我们的生活都是如此平淡,甚至百无聊赖。我们习惯了这样重复的简单生活,几近麻木了感觉。可在某一天又会不安心平淡,被欲望和渴望煎熬,生出几分痛苦和无奈。随之又添了几分恨,恨生不逢时,恨生不如死。简单来看就如工作,在此单位要做工,到彼单位依旧要做工。我们在各个单位游离,就是要找活干。既然如此,又何必怨活多活少。这都是我们自找的,而且换来换去,还是得做工。生与死也是如此。谁又能断定死后就能摆脱尘世的种种。我觉得还是活着踏实。”

写这段话时,英子不足三十,却将生活看得如此透彻,活得如此明白,也算是不易。

日记本配图
(图片来自网络)

这是英子的私人笔记本。这些文字自产生以来,只为她一人所有,从未被第二个人看过。虽然满篇像是说与人听,其实不过都是自话自说,自娱自乐。她不怨不争,不弃不离,感谢生活。她这样想:“我愿停留在这里,看朋友们云卷云舒。疲惫了,来我这里饮一杯茶,唠一段嗑,调整一下状态,然后推门出去继续打拼。累了再来,来了再走。如此我们就一同慢慢变老,这一辈就结束了。下辈子轮回遇见了,我们接着一起走。遇不见就各自再走新的路,过新生活。”

读这些话的时候,我突然有些感动。与其说这是写给某人,不如说是写给自己。设问,解疑和找出答案。就像生活中的很多时候,很多事,都是来自内心中的臆断,而最终论证和使这些臆断清楚明晰的,也终究是自己的内心。所以英子应该是从一开始就明白这些,所以她不过将所思所忆记在这里,就如《花样年华》中承受秘密的树洞般,沉淀和消融了某年英子的心情。

这是一本无用的东西。所有的记忆都留在了某年的夏天,就像一个玲珑剔透的琥珀,只能从表面看到里面的造型,却根本无法知道琥珀形成那一刻到底发生了什么。英子说当有一天我找不到它的时候,我才知道它根本就不应该存在,它只会是一个麻烦。对于麻烦,留着,不如丢弃。

我再次翻过那些文字,有些不忍。英子说我本来想与你一起分享后,然后把它抛到黄浦江里,现在只好丢到漆水河里。也如她所说的:百川归于海,抛哪都一样!所以我最终将它扔进了马桶,一身轻松!

扔进马桶的记忆 二维码相关阅读
财主女儿长工娘
酒肉朋友就挺好
记忆夏天
习惯于惬意的麻木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