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462期]皇军的东西你别抢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9月19日。1962年的今天,被你国耄太祖发文讥讽是美帝殖民中国的代言人的司徒雷登去世。但这个人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不说谷歌搜索,就从百度知道的来看,此人曾在美国筹款,在中国建立了燕京大学,号称是当时最好的大学,大师辈出,近代中国的多个政治运动都与这所大学有关系,按说这是一个白求恩式的人物。但因为不得圣上欢心,所以只能在中国人民这里遗臭万年了。

[本周公共事件]这都要请五毛

认证信息为西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官方微博的@西安发布,9月17日发布了一条长微博:为了贯彻实施三严三实,西安公安的老爷们决定简称放权啦!具体有:临时身份证跨区办理;给娃上户口问题(255期之21888期之本周社会1623期之本周社会1890期之61855期之6)。,考驾照可以通过网上预约办理;放宽简化各行业的审批手续;办理证件时终于可以一次性告诉你你都缺什么材料以及不再开具奇葩证明(981期之41797期本周冷笑话22289期之7)。

你们看,单从这条政府类新闻通稿里就能看得出一个屁民有多苦逼了,身份证丢失必须得回原来辖区办理;开个小店做点小生意审批手续跑断腿;办个证跑断腿,因为你不知道某个时候你缺了某部门一个章子;你这一辈可能会遭遇证明你妈是你妈而去派出所开证明(2455期之7)。

如今公告一出,似乎可以松口气了,且不说以后实施如何,事实上就拿奇葩证明来说,明显属于公安机构偷懒,只说不用他们盖章,但实际上你还会遇到证明你妈是你妈的机会,除非你能脱离这国。

当然,这个不是我们今天要说的重点。如果你很好奇的点进@西安发布的这条微博,仔细看看评论,你会发现:为这事儿都特么请五毛了!平时说好的三个自信呢?

截图

看完评论,就容易让人想起王小波的《花剌子模信使问题》,该文中讲说,花剌子模国王喜欢听好消息,对于上报了坏消息的信使一律斩杀。这使得信使每次上报消息时会特意选取好消息上报,最后导致花剌子模完蛋。到我工作以后,再看这篇文章,就很容易出戏,同样的我看《1984》也很容易出戏。

你看,当你微博上关注的某个号忽然消失,某条微博查看不了;当你接到上峰命令某新闻撤出淡化处理;当东方之星沉船、天津爆炸必须以新华社人民网消息为准;当上峰命令针对某消息在各个平台发布,并组织评论员参与评论……的时候,你就很容易想到《1984》里头那句“老大哥在看着你”以及花剌子模信使。

很不幸的是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这国,我想@西安发布底下的评论也是接受了来自上峰的旨意,营造出老百姓箪食壶浆以迎王师的热烈氛围。陕西日报那篇副厅长自己掏钱买月饼的奇葩新闻也属于此类。国王光着屁股展示自己的新衣服,被小孩叫破后,仓惶逃走,这是童话。当童话照进现实,文革期间,该小孩可能就会成为现行反革命。放到现在,被整治的命运也是逃脱不了传播谣言,寻衅滋事的罪名。

此类现象也不是西安独有,放眼这国,放眼历史,这国人就喜欢此类的宣传。

[本周焦点]《华商报》裁员

突然出现在朋友圈的照片,终于将《华商报》裁员的事情摆在了明面上(2461期之4)。据说,《华商报》是从8月份就开始裁员,出版、校对、组版部门被整体裁撤,其网站华商网民生新闻部也几乎成了光杆部门。另外裁掉了部分排名靠后的记者。

以前的欧洲,在电力没有发明前,有一种掌灯人的职业;没有汽车问世,有赶马车的行业;没有闹钟,有一个行业的人每天清早专门挨家挨户喊人起床;在电话没发明前,有八百里加急的快件…说这些消失的行业,其实就是如今纸媒面临的窘境,网络时代,人们获取资源的手段转移到了电脑手机,我买华商报的事情都能追溯到初中时期,如今买一份华商报,可能是在火车站准备回家的人,买份报纸,等火车,站累了,报纸铺在地上还能歇个脚。所以,华商报裁撤组版、校对这个古董行业,算是正常的。

此次华商报门口的事情,正好让我想到之前写过的学校清退年纪较大的清洁工事件来。拉横幅的与清洁工都抱有一种心态:我本来准备是死在工作岗位上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失去工作,我们咋办?

看完各家分析,同样在媒体行当的我难免有些兔死狐悲物的感觉,假如某一天我也成了被裁撤员工中的一个,我是该去拉横幅抗议还是后悔自己别无所长?我的手艺能否保证我走到哪里都有一口饭吃?我会在这个行业逮着一家单位一直到老么?

令人可惜的是,长久的舒适感已经杀死了华商报许多人,在报社十多年仅仅盯着自己眼前的活儿竟然没有学到其他本事,其不思进取实在令人惊叹和难以想象的。说点风凉话:世道艰难繁荣与否,饿死的都是些没本事的人。

《华商报》的裁员似乎是一个警钟,从他们自身来说裁员不为过,淘汰产能不足的部分,淘汰掉混吃等死的人员,毕竟这个时代再也没有铁饭碗这一说,公务员除外。对其他媒体来说,从业者们是该长一个心眼,不想将来有一日拉横幅于自家媒体门口,多学点儿技能才是最靠谱的。

与媒体从业者的心情相比较,新媒体就显得高兴地多,冒出了一大堆野生专家,指点江山:你看,我说他们会完吧。然后找一堆不知从哪里抄来的陈词滥调来表明自己的高见。

这国最好玩的是总会发明一些好玩的词汇来,比如新媒体与传统媒体。网络时代,新媒体听起来仿佛更加时髦,他们可以没有自己的产品,但好在还有微博微信订阅号,没有传统媒体对于从业者的门槛要求,认识几个字的都能成为媒体人,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抄抄改改,就敢号称是自己的原创内容。西安某大学好像还开设了新媒体课程,西安本地也有此类的几个圈子,我曾经比较好奇,加了几个这样的群,里面的人就那么几个,有媒体里头的人,剩下的都是以前玩论坛的,平日没事了大家都在群里聊天打屁,张口闭口都是风口上的猪,商量着去哪个景点玩,讨论怎么联系景点来获取免费的机会,挺热闹的。至于说内容制作上,没什么可说的。你不能指望一帮子投机者去写出好东西来,即便是软文,也写得差强人意,再后来,可能是我不愿意随他们同做风口上的猪,于是悄悄地屏蔽了这些群。

华商报是否会彻底死掉还是翻身,有待观察,但对于本地新媒体来说,忽然想起郭德纲说的那句:死了我,你也买不出票钱。

[本周冷笑话]心情低落

中秋节来了,不但是副厅长要自己掏腰包买月饼(2460期之3),就连在西安某企业上班的小王也接到了通知,今年公司没有免费月饼吃了!得知要自己买月饼的小王,在中秋佳节到来之际,心里有一丝失落。

说到福利这个事情,大家总是很生气的。尤其是公务员群体,反弹最大。因为我们削尖了脑袋考公务员,一来是这活儿轻松,看报喝茶;二来就是逢年过节的有诸多福利,要不然谁他妈为人民服务啦!这国政府最为装逼的就是以圣人的标准要求屁民,而已贱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公务员该不该拿福利,我觉得是不该拿的,就目前的服务水平来说,是应该下台的。再说了,公务员不是没有福利,而是福利太好。就拿买房来说,即使在目前西安房价不景气的时候,那也不是普通人说买就买的,但对于公务员这个群体来说,有一种方叫做福利房,单位出面圈地盖房,且基本都是好地段,内部房价能比周边平均房价低出近乎一半的价钱。退休了可以由国家来养老,逢年过节不发福利,似乎没什么可抱怨的。

而企业不发福利就显得太鸡贼了,你特么又不是党政部门,响应你妈蛋的八项龟腚呢?每个不发员工福利的企业都是耍流氓,遇见此类的企业主,还是赶紧跳槽为好。

这条新闻好玩的一点是,记者妄想性的加了一句:小王心情低落。同《陕西日报》那篇副厅长买月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群众觉悟太低了。

[本周民生]皇军看上的,你也敢插一手

凤凰网出了一篇好玩的文章,讲述的是因为不愿受压迫,而跳出来单干的西安出租车司机们准备成立一家出租车公司(相关阅读:众泰的维权路)。于是你会在文中看到该司机来自于各个方面的压力与困难,即便是事情走到了最后一步,他们也面临一个致命问题:没有4S店卖车给他们,原因是迫于压力。

图片名称

在这国有很多好玩的专业术语,迫于压力就是这属于中的一个,且压力多来自于官方。比如某条新闻不见啦,是迫于压力;某位投诉人要求删除某项投诉,是迫于压力;某件事情不能报道,是迫于压力。

关于的哥群体,可能是我写e报以来谈论频率最高的了(2287期之本周交通2294期之本周冷笑话2308期之本周公共话题2350期之42399期之32371期之本周交通2413期之本周后续)。这是一个复杂的群体,一言以蔽之就是:没文化,好骗。所以出租车管理处才能有恃无恐。专车来了,就告诉的哥们敌人来啦!Uber来啦,就吓唬的哥,你们要失业啦!这时候,的哥就会自觉地出门抗议了。即便是的哥爆料说西安出租车份子钱冠绝全球,出租车管理处只需要简简单单的开个发布会,宣布降低一点份子钱,也能安抚的哥。

天下再也找不到这么好说的话顺民了。

而这位准备揭竿起义的出租车司机,就成了异类,皇军看上的东西,你特么也敢插一手,这就是死罪!你可千万别相信什么三个代表,什么把蛋糕共同做大,分蛋糕的事情。正巧最近我又重温了一下《叶问2》这部电影,里面有个桥段,是洪金宝帮助洋人组织一场拳赛,回头去问洋人这次拳赛自己可以分多少钱。没想到洋人勃然大怒:我他妈找你做事是让你帮我收钱,谁他妈让你来分钱了!get out!!!

同样的道理,出租车管理处老爷们的理念就是:我他妈成立这个公司,帮你们解决就业问题,是让你们来给老子挣钱的。皇军赏你一口饭吃,你不感恩戴德,竟然想着要分家单干,分老子的蛋糕!那么老子只好让你蛋疼了。

[本周文艺]奇怪的审美趣味

可能是参考国外地铁内部装饰,一向喜欢称自己为国际化大都市的西安,终于在一号线车厢内玩起来了:“丝绸之路文明号”专列将正式开行。这列车围绕丝绸之路六节车厢组成六个系列,六节车厢主题分别为“开拓—凿空西域”、“包容—万国来朝”、“互利—丝路商旅”、“互鉴—舞动长安”、“合作—文明相通”、“共赢—丝路复兴”。

地铁

恭喜西安人,在清晨踏上上班的一号线里,体会到了上班如上坟的感觉。同样感到有幸的可能是17日在咸阳机场的游客们,亲眼见证了空姐们的制服诱惑,哦不,是汉服秀,整齐划一,如同陕西籍导演张艺谋导演的08奥运会开场。

实际上,我一直对于西安的审美趣味抱有极大的异见,总是没办法接受某个吃饭场所给门口以及大厅立两尊兵马俑模型。不喜欢每条街道的围墙上都张贴一张一看就体重超标会得病的娃娃海报,扇面还写着中国梦。更加讨厌曲江系开发的各种景点,如果炸了法门寺那座塔,我会分不清到底是走到了大唐芙蓉园还是走到了法门寺,该组织审美最大的特征就是:暴发户。全西安的建筑风格都差球不多,但总有几个地方,几条路让人感觉很不坏,他们的共同之处在于有大片树荫遮盖的道路,街道旁的建筑不是很高大,来来往往的人在树荫下缓慢移动,我以为这才是最好的生活和美。而西安有些地方简直就糟透了,高楼林立,阳光赤裸的暴晒,8月初我与朋友徒步从小东门走到东关南街,差点给晒成了人干了!所以,修地铁,要挪走友谊路的梧桐树(2454期之12461期之9),我第一个反对。

我之所以讨厌这些,一来是这些本身与我个人审美有差异,另一个就是但凡有此类色彩,总会牵涉到政治宣传。你看,地铁车厢内部装饰像是参观墓道,但对外宣传却是丝绸之路,这国的国民似乎总会被政府认为是智商不足,需要好好引导一番;前几十年被引导着多快好省,所有人的表情都是一副苦大仇深,每天早请示晚汇报,成年累月的观看八个样板戏,我怀疑那时候这国人的审美就已经被摧毁了;到了80年以后,已经没有什么审美可言了,从上自下更喜欢一种主流色调,简单明了,整齐划一。比如习夶的让干部们红红脸出出汗,各地的新闻简直就他妈的没法看了,到处是领导们红红脸出出汗;中国梦一出来,全国各地大小街道都贴着粗鄙的年画海报,写着蹩脚的顺口溜:中国梦大家的梦。在这国,一种审美成了国字头,成了政治洗脑的宣传工具,此类事物往往带有一种宏大、庄严,愚蠢和可笑的意味在里头。

[西安e报:2462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001期]秋雨成灾
[西安e报:1367期]一个傻呵呵的外国人
[西安e报:1732期]明德门遗址公园
[西安e报:2097期]外国的月亮圆又大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