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网上购书经历

原文首发于《文氏信箱》,感谢作者“文彦群”的原创分享,曾分享《老余头这辈子》。】

我在网上购书,大约起始于2007年。最初,是为搜寻一本陕西作家朱鸿先生的散文集时,误冲误撞,进入了孔夫子旧书网。当此之时,我才知道网上还能交易买书,也是从此之后,便慢待了实体书店和旧书摊,开始了我的网上购书生涯。足不出户,鼠标轻点,便可立即成交,我曾一度,很是享受这种新潮的生活方式,成为了一个典型的网购达人。

以我几年的购书经验,感觉几家书网各有优长,可当按需取舍。淘宝网所购书少,可以忽略;其他如卓越网,因没有去过,不在此述。孔网是我所遇的第一个购书网,在这里历时最长,购书最多,它以交易旧书为主,深受普通读者和藏书家青睐,但其程序复杂,买一本书相当麻烦;当当网优惠活动较多,打折也厉害,程序简单,操作方便,快递服务,送货上门,书到付款,满39元还可节省邮资。至今网络购书生涯忽忽六载,回首一顾,其中甘苦与忧乐,颇可值得一道。

涉网未深 初交学费

我在孔网订购的第一本书,是贾平凹的《山地笔记》,一本上海文艺社1980年出版的旧书。店家明码标价3元,如挂号邮寄,则需5元邮资。那时,我因初涉网络江湖,不懂规矩,没有交易经验,想不通怎么邮资还比书价高?不要挂号,平寄过来吧!店主提醒说如坚持平邮,则风险较大,安全责任需自负。我想:朗朗乾坤,莫非还有拦路抢劫的强盗不成?此书后果,想必就不用说了吧。我心里自然明白,十之有九,人家压根就没有寄出。我也没有追问,重新网上再订一本。

吃一堑长一智,此后,我再买书都选择挂刷,宁可多付一点邮资,也要保证邮路安全。这也是网上购物的一种潜在危险,幸亏不是什么贵重物品,款项微小,不足挂齿。但以后就得多加小心,免得遭受没必要的麻烦。

信守承诺 痛失爱书

网上交易时间长了,我就作想:自家那么多书,有用的没用的,为何不也开一家小店,大小也算是个老板嘛!2008年4月,我在孔网正式申请注册了自己的书店。不为赚钱,就为自己买书方便而已,同时也可体验一下新潮的生活方式。但既隆重开店,总不能架上空无一书吧?那么,我就把自己的藏书挂上去。说心里话,是虚荣心作怪,有想借机显摆、炫耀一把的意思。

上午上传图书资料,下午就接到订单,我心里还蛮兴奋的。再一细看,却傻眼了,大事不妙:陆健东所著《陈寅恪的最后20年》被人瞄上了!此书系三联社的经典老书,1995年12月一版一印,原定价23元,为我读大学历史系期间所买,虽已有十年历史了,但书依旧灿然如新,品相完好。陈氏是中国现代知识分子的精英,其一生倡导并坚守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最具士人风骨和气节,为士林所共仰。

陈氏此传当为我所藏书籍中的甲等珍本,当然是不想出手转让的。对方见我迟迟不作回复,便软硬兼施,威胁我如无诚信,声言就向网站举报,要求强行交割。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为保持自尊,信守承诺,我最终忍痛将书寄出。后来,我想为自己重新再买一本,网上一查,此书售价80多元,却还没货。

这是我在孔网栽得最大的跟头,其实,我如不愿,不理睬他就是了,这还是吃了没有经验的亏。如今,已经好久没有登录孔网了,我的那个小店,也懒得再去打理它,麻烦!

幸遇好人 友情赠书

当然,网络江湖,如同现实中的大千世界,各色人等,身份复杂,三教九流,五行八作,良莠不齐,什么人都会有的。有江湖骗子,自然就有善良好人。

是2009年吧,我在一家小店发现一本《失足的平凹》,要价10元。按我的心理价位,这样的书,就是要20元,我也会出手买回的。要知道,我是铁杆贾迷,贾平凹收藏家,是上过西安的报纸、电视的。他的书我一本不拉的都收藏,这本却还从未听说,自然一见便狂喜不已,当下交割成功。约两周后,收到书,却见里面却夹着10元钱,我纳闷了,什么意思吗?网上问店家,才知他将书友情赠我,钱是如数退回的书款。

店家网名霸州老刘,我至今铭记不忘!他是一位农民,书没有念多少,当过几年兵,退伍后无事可为,便回收旧书,开了这家网店,以此为业来养家糊口。他是看了我的个人信息,知道我喜欢读书,情钟贾平凹,还出过一本书,便以此书相赠,向我表示敬意。惭愧!知情后我执意要把书款重新汇回,他却坚持不肯,如此再三,只好作罢!

后来,因孔网交易程序复杂,我受不了麻烦,就转往当当网,很少再去那里。几年没有联系,也不知老刘的小店现在生意如何,一切安好吗?我很挂念!

代友购书 不亦乐乎

西安不愧五千年文明古都,文化氛围浓厚,热爱文学的人,多如同过江之鲫,无论名家大腕,还是普通作者,我多所结识。但平时往来较多的,就那么几位。

陕西省散文学会会长陈长吟老师,知道我平时多在网上购书,很是好奇。他也经常大量买书,但还不会网上交易,就常托我代购。第一次为他买的,是8卷本北师大版的《汪曾祺文集》,受他影响,我也同时为自己买回了一套。去西安晚报家属院为他送书时,碰到了晚报的一位编辑老师,也很喜欢汪著,又托我再购回一套。2010年,陈老师要写一个反映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建设的纪实文学,需要相关资料,他列出书单,我一一为他搜求购回。此书系陕西省委宣传部的重点扶持项目,去年底已经完稿,经由太白文艺社列入“西风烈”丛书而隆重推出,名为《水调歌头》。

2008年3月底,西大现代学院中国散文研究所协同省作协,召开紫香槐丛书研讨会,西安文理学院中文系的王仲生教授与会,他托我找一本著名学者赵圆的《明清之际士大夫研究》。书买回来后,他却去了美国,长时间联系不上,而我又读不了这么专业、深奥的书,只好转送了一位在高校的朋友。今年6月间,还为陕师大阎庆生教授代购过一套书。阎老师是著名鲁迅、孙犁研究专家,出过多部专业论著,今年孙犁去世十周年,人民社推出了孙犁一套10本的修订版《耕堂劫后十种》,我在网购此书时,受托为他也代购了一套。

配图
(图片来自网络)

遭遇官司 小受损失

同道友人史飞翔兄,在西安翻译学院工作,远离闹市,长年隐居终南山读书写作。和我一样,他也是爱书成癖,但很少下得山来,邮路遥远,买书多有不便。有一个时期,他沉迷于隐士文化和读书藏书主题文章的写作,托我在网上寻购一些相关资料。我曾为他买过蒋星煜先生的民国旧著《中国隐士与中国文化》。

2010年11月,在为他购《藏书家》杂志(合订本1-10)时,却不想遇到了一些麻烦。书价73元,我汇过书款后,久不见对方动静,也不见书籍邮来,上网查看,原来店家早已撤摊,不知何故?后来求助于网站仲裁,从100元的担保金中,按比例收回了50余元,才算这件官司了断。此事之后,飞翔先生好像有一点不好意思,不愿再烦劳我,买书只好亲历亲为了。不过,好在他自己现在也学会了网上购书,兴趣正浓着呢,看他的博客,经常向友人推介自己读过的一些好书。

好书诱人 吊我胃口

陕西作家李佩芝,是我中学时代喜欢的一位女散文作家,非常不幸的是,她于1996年因病而英年早逝。一直深感遗憾的是,她出版过5本散文集,我却还一本也没有。经过网上长期搜寻,终于觅到了四本:《南方北方》、《家的感觉》、《今晚入梦》、《别是滋味》。但还缺《失落的仙邸》,我依然没有放弃,坚持在网上留心守候。

功夫不负有心人,后来终于等到了一本现身,却标出高价500元。我和店家联系,问他是否诚心出售?对方回复说“当然”。我说既然想出手,就给个合理价位吧。他说就是这个价,少一个子也不卖的。我不甘心,还想用陈忠实、贾平凹的签名本和他交换,也被断然拒绝。真是让人恼羞成怒而无可奈何!

这本书最终没有如愿购回,却让我烦恼了很久,成了我的一块心病。这里是我的伤心之地,后来,我决心离开孔网而转向其他网站,也有这个方面的原因。

亦商亦友 合作愉快

因长期在网上买书,还和几个店主成为了朋友。作家朱鸿的散文,语言艺术,奇妙无穷,令我一度称奇和着迷,就想看看他早期的文字,是个什么样子。2007年,一个下午,我终在网上搜到《朱鸿散文集》。这是作者80年代出版的第一本书,年代久远,所存不多,很难觅到。久寻无果,今见此书消息,我很是兴奋,因急于见书,就立即电话联系,卖家是西安人,他在南郊,我在东郊,并说好第二天早上店里取书。次日早起,八点上班后,手头工作不忙,我向领导打过招呼,立即出门挡车去了南郊取书。书原价1.65元,现价10元,来回坐车的费用却花了30多元。

店主是蓝田人,网名李秃子,在西安城里打工,此后,我们便成为了书友,他经常帮我访书。一次,寻到李星的文学评论集《求索漫笔》和萧云儒的散文集《独步岚楼》,我因上班一时还走不开,不能过去取书,只好请他下班途中顺路送过来。我们在单位对门的黑山羊小餐馆,吃了一顿水盆,所花费用当然远在书钱之上,可谓头比身子重!当然,这不是钱的事,对于爱书之人来说,以书会友,才是真正的乐趣所在!

不惜重金 圆我书梦

在孔网上,我找到了许多寻求已久,却无缘遇到的旧书,极大地满足了我藏书的心愿和欲望,令我十分开心。

当然,买这些书的费用,也相当不菲。孙犁的《书林秋草》,所费40多元;《耕堂序跋》,80多元;谢泳早年的几册旧著,如《旧人旧事》《教授当年》《书生私见》《没有安排好的道路》,都相当难求,出资多在50元以上,我都一一搜求购回。

最贵的一本,当为贾平凹的诗集《空白》,花去120元,是我最为豪气的一次买书。其实,此书原价仅0.9元,但因是百花社1986年版,年代久远,又是名家之作。平凹先生以散文、小说名著文坛,作为诗歌,他早年写过,量也不多,所出诗集仅此一部,存量又少,所以弥足珍贵,也有道理。后来,我去先生的书房“大堂”,顺便请他为此书题签时,讲述此书的曲折来历,也令他连连称奇,感叹不已!

醉心求书 网购成瘾

2010年前后,是我在网上买书最为疯狂的时段,几乎每天都要上网搜书下单,单位传达室隔三差五就喊我领取邮包,就连邮局的投递员也认识了我。那两年,平均每年都有数千元用于购书。办公室和家里,几个书柜都装不下,就只好摞在桌上,堆在墙角床下。前一本书还没来得及细看,后一本书就到了,有时候,一天三四本书同时收到。

后来,我也严重意识到是个问题,但就是忍不住,一天不上网搜书,心里就猫挖一样痒痒,好像有什么重要事情没有完成,心神不宁,坐卧难安!说心里话,买回来的书,相当一部分,其实也没有必要。再说,时间和精力有限,也不可能遍览群书。我现在的体会是:网上购物,如同吸毒,时间久了也会上瘾的。

如梦方醒 谨慎行事

从2007年初涉网事至今,我在网上购书无数,凡我所喜欢的作家,其著作基本上都搜购齐备。最多最全的,当是孙犁、沈从文、贾平凹、高建群、方英文、朱鸿、韩石山、谢泳、章诒和、迟子建、叶兆言诸位。

除买书外,我曾还在淘宝网上买过两件衬衫、一件牛仔裤,但货到手后,却发现都穿不了,不是尺寸不合身,就是有色差,没有照片上那种效果,不能令我满意。我家里藏书太多,书和人争地方,妻子对此大为不满,常发牢骚,有时因一些家庭琐事闹别扭,还常动不动拿书相胁我。我自己也常做反思,总结教训,并向妻子做出保证:决心此后不再网上购买衣物,就是买书,也须保持清醒,理智出手,谨慎行事。

不过,前几天心里犯痒,又在当当网上耗资200多元,订购了新锐评论家李建军的《文学的态度》和《文学还能更好些吗》,还有作家莫言获得诺奖后新版的几册代表性著作。

孙犁说:人无他好,又无他能,有些余力,就只好爱爱书吧。想了一想,我的情况,大抵也是如此!

2012-10-28

我的网上购书经历 二维码相关阅读
书店情怀已逝去
娱乐至死,亚马逊凭什么让阅读重生?(上)(下)
网购发烧友
一波三折的网购

[声明]:
INXIAN不向您推荐使用任何显示或暗示的商业品牌,所涉商标和品牌仅做素材展示使用。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