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狗的是是非非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纸寿千年,石头呢?》。】

在人类进化的漫长过程中,狗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早在远古时期,我们的祖先根据自身生活的需要和对动物世界的认识程度,先后选择了马、牛、羊、鸡、狗、猪进行饲养驯化,经过漫长的岁月,逐渐成为家畜。也因此,宋代文人王应麟编写的《三字经》中才有言:“马牛羊,鸡犬豕。此六畜,人所饲。”而我们耳熟能详的民间俚语“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则更是展示着农业文明社会人们对幸福生活的美好向往中,“六畜”有着怎样重要的地位。

今天,咱们只来说狗。

狗是人类最早驯化的动物,对这一点,学术界好像并无争议。但人类养狗的目的,则是古今差别大矣!在人类尚须以渔猎、采集觅得果腹之物的上古时期,狗,是人狩猎时的助手;进入农耕文明时期以后,狗的作用,又主要体现在看家护院上。时至今日,经过人类几千年的驯化和开发,狗在许多方面都表现出不一般的能力,像警犬、牧羊犬、消防犬、盲人领路犬…不是就活跃在地球的许多地方、并且不断为人类社会建树着功绩吗?

人类驯养和培育犬的另一个目的,是许多人不愿意面对、却不能不承认的现实,这就是狗肉曾经、并且至今依然是人类——或者说是某些国家、某些地区的人,所喜闻乐吃的一种食品。汉代以前,中国人对狗肉的喜爱和重视程度,是远在牛肉、猪肉、羊肉以上的。翻阅古籍,可以见到“宗庙犬名羹献,犬肥者以献之”、“束修一犬”、“生丈夫二壶酒一犬”之类的记载,这说明,在当时,高到庙堂,远至江湖,上到“最高当局”的祭祀大典,小至升斗小民的添丁、拜师,皆少不了狗肉前来助兴也!流行于当代社会的俗谚中有“狗肉上不了席面”之谓,但起码在汉代以前,情况绝对不是这样。

图片
网图

有道是“时势造英雄”,在汉代以前,屠狗理所当然的是一种相当重要的行业,有不少曾经在历史上留下了或浅或深脚印的人物,如跟随刘邦打天下,以勇闯鸿门宴而声名显赫的将军樊哙,还有帮助信陵君盗虎符的大力士朱亥,以及在易水河畔给引亢高歌“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荆轲击筑伴奏的盲人音乐家高渐离,他们的经历中,毫无例外的都曾经“以屠狗为事”。

至于狗成为人类的宠物,那是它们被驯化以后很久的事了。在对狗的长期驱使中,人们发现,狗这么一种由野狼驯化而成的家畜,在善解人意这一点上,还真是大大强过马、牛、羊、猪、鸡这其它五畜。屠格涅夫的《木木》,芥川龙之介的《小白》,特罗耶波尔斯基的《白比姆黑耳朵》,所展示的“人狗情相通”之境界,固然是一种艺术真实,但绝非凭空编造。所以,狗成为人类宠物之首选,就是十分自然的事了。

在如今的中国城市里,养宠物狗的人越来越多。但遗憾的是,一些养狗人和不养狗的市民之间,冲突时有发生,有时矛盾还十分尖锐。之所以如此,主要责任似乎应由宠物狗的主人来负。外出遛狗不拴狗绳、听任狗随地便溺且不加清理,绝非个别现象,这难免让人厌恶。至于不按规定给狗办证、打疫苗的情况,好像也多有存在,这当然让人担心。更可怕的是,恶狗伤人、甚或夺人性命的惨剧,也曾有发生。这不能不让人质疑:怎么养狗的人如此任性?我们现行的城市养狗法规是否完善、管理部门是否严格执行?

尤其让人不能容忍的,是极少数养狗者在一些事件中缺失人性的恶劣表现。

  • 重庆,6岁小孩随手扔出的一小块硬物砸到了狗,狗主人逼小孩给狗下跪;
  • 重庆,一女子被消防战士救出后,大喊她的“幺儿”还在屋里,要求消防战士再入火海施救。结果,消防战士冒着生命危险救出的,是一条狗。
  • 还是重庆,一位女子不但违规把宠物狗带上公交车,而且堂而皇之地与狗并肩而坐,面对车上站立的老弱、面对众人的斥责,岿然不动;

重庆的此类囧事太多了,说说别的地方吧!

  • 苏州,快递员驾车与宠物狗相撞,狗死了,狗主人则逼迫快递员面对死狗下跪1个小时;
  • 佛山,宠物狗在绝育手术后死亡,狗主人威逼59岁的老兽医当众给狗下跪;
  • 大庆,人力三轮车与狗相撞,狗主人逼迫车夫给狗下跪磕头:

有位养狗的朋友对我说:“你们不养狗的人,根本理解不了我们和狗的感情。”可能是这样。但我想,无论怎么爱狗,总不能爱到目中无他人、身上缺人性,甚至肆意践踏人的尊严的程度吧!要知道,这样的恶劣行径,对人、对己、对社会,都绝不是什么好事!

关于狗的是是非非 二维码相关阅读
在半坡遗址读水
西夏:一个曾被深深埋葬的王朝
助学是一种修行
纸寿千年,石头呢?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