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讲究的米儿面

原文首发于《西安老餮的博客》,感谢作者“西安老餮”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筷子也是天大的事》。】

“米儿面”是关中地区最家常的饭食,渭河沿线各县都有这种吃法。但讲究却不一样。

何金铭老先生曾写过一篇美食文章叫“米儿面与面儿米”,介绍的是司马迁故里韩城有一种连汤饭就是米儿面。算改样饭,是与包谷粥、搅团等似不可同日语。这饭的标准做法,是将小米、白萝卜条、黄豆三者一起下锅煮熟;下细长面条;最后炒些葱花,撒些香菜,加些调料,即可食用。这饭吃着热火,以下雨天和冬天为最常吃。

在合阳又是另一种说法了。一种说法说是周文王有个妃子,老家在合阳洽川的莘野村,甚是聪明能干,随了文王之后把一手做面的手艺也带了出来(当地人一直都说现在的岐山臊子面其实是从合阳传出来的)。相传那位王妃与文王成亲后,便把做臊子面的手艺带到了宝鸡一带。这女子甚是节约,将面条切成碎面儿下到吃剩的米汤中,锅滚后,白色的面叶象银鱼一般在小米粒中游动,被当地人起了个有趣的名字叫“鱼儿钻沙”,后来就简单的叫它“米儿面”了。当然这一定是个传说,周文王再节省他也是一国之君,怎么可能吃剩饭呢?可以理解为这是合阳人民的饮食智慧。

图片
网图

不要以为这“米儿面”就是剩稀饭捞面这么简单,合阳当地很有讲究,平时吃面就有有炒菜的和不炒菜的两类,做饭各有讲究。炒菜的一般是先烧出菜汤,然后在菜汤中下面,叫“炒菜面”或“连锅面”;不炒菜的俗称“甜面”,这里的“甜”是个方言,意思是“味淡”,不是说加糖,相对的是陕西面是偏辣的。这样的甜面带汤的称“汤面”,而把通常的面汤换成小米汤,则在面的筋道中还能品出小米的香味,如果吃多了油泼辣子面的咸辣,来上一碗这样的“米儿面”,实在是润喉降燥的佳品。

与上述地方比起来,长安的“米儿面”说法就有点惊悚。为什么呢?得先讲讲长安的“喜丧”,才能读懂其中的区别。长安地区有个说法:人七、八十岁以后无疾而终后,家人要办丧事,这个丧称为“喜丧”,要请村里人来吃饭。主家要待客,其中有一道主食,叫“蒸饭”,白米拌上猪油(有的还加糖),蒸上一大笼,分给众人吃,其意在于让亲朋好友吃完能添福添寿。下面再说说“米儿面”啥时候吃。如果谁家的年青人不幸去世,主家也会办“丧事”,招待大家的主食就是“米儿面”。以前穷的时候就是小米、麦仁、包谷豆豆,再擀些面条一起煮。现在条件好了,就是白米、小米、黄豆、时令蔬菜什么的,味道也要好很多。当地人说,一锅饭里有米有面,一半一半,意思是此人没活到头,只活了一半。分食给亲戚朋友,希望大家在心中记住去世的人,自己要更好地生活。

所以,当我听到这个说法,都有点小震撼。因为早几年前,有个朋友特别喜欢吃“米儿面”,但店家却取的是另外一个名字“糁糁面”,其实内容与“米儿面”差不多,味道不错,我也跟着朋友吃过好多次。现在想来是有点“渗渗”的。

同样是“米儿面”,关中地区也是“十里不同天”,风俗截然不同,有喜有悲,所以吃之前一定要搞清楚当地风俗,否则吃完心里一定会“一半一半”的。

有讲究的米儿面 二维码相关阅读
说说陕西的花馍
长安第一碗
饦饦馍和定面馍
筷子也是天大的事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