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我和再不联系的老友

原文首发于《兵马俑BBS》,感谢作者“yonghu”的原创分享。】

又到了初秋的季节,北方的这个时节,天空变得高远,蛐蛐开始偷偷的鸣唱,空气里也时时透露出一丝清冷的幽香,一切都是那么的惬意,我又想起那个远处南方的朋友。我们竟已多年未说过一句话。

初见她是个酷热的秋季,我一个人驮着大批行李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浑身是要独立要自由的劲儿,挣钱是我的主要目的,当然可能也得学习。

记不得见她第一面的场景,但是记得刚开学不久她就借钱给我,充话费送手机送自行车。在这个地形复杂高低起伏的校园里,我惊喜的发现,自行车可以用来减肥,每次骑车,就像牵了头老驴。

图片
图片来自网络

开学的第一周是不上课的,作为一名土著,她负责起了我们对校园的认知,这是桉树,这是火焰花,这是竹林,这棵树是我的,那棵树是我的,那片湖也是我的,这是我想的起来的校园简介,对于新认识的朋友我向来都是客气的,唯唯诺诺的,嗯嗯,心眼里觉得这姑娘又善良又有魄力。

开学不久,就是中秋节了,她带我穿越在各种小商店,我现在都不知道,那个时候我们去的到底是哪里,买各种小物品,买吃的,买月饼,到一个少人的广场,我想家,给家里打电话,她赏月,作诗,我们一起吃掉月饼。

她说她的梦想是在科学界有一番作为,人们把她的名字刻在石碑上,放进深深的海底。对于她的这个梦想我一开始就是嗤之以鼻的,但作为新认识的朋友,我只问了为什么要放在深深的海底,多闷啊。

她问我对她的印象,要说真实的,我说,你像是飘着的,脚没有踩在地上,和我不一样,但我们都是善良的。当时的我们都希望未来的我们永远可以这么好。

我的梦想是我可以挣很多钱,可以让家人幸福,我想她当时也是鄙视的,虽然她和我一样穷。

第一年的课程并不是很多,我开始努力的找各种兼职,放弃了班里的第一次聚会出游,去参加了培训机构的面试,周六日早上八点上班,下午六点下班,每天150块钱,教一群一群的小朋友,1200块钱每月的工资,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还是个不小的数字呢,我劝她也去,她说不去,工资太低,我觉得她是想玩才不去。最后,我得到了份工作,她带回了那盆落地生根。

事实证明,她是对的,这是一份压榨人的工作,从学校到培训机构坐地铁要近两个小时的路程,来回一趟三四个小时就没了,加上有些烦人的上司。不过,那段时间倒是超级开心,终于可以自食其力,终于可以实现经济独立。下班就和同事一起买买买,逛逛逛,吃吃吃。也错过了许多,蓝天白云下,高高的开满一树的美丽异木棉,江边美丽的夕阳西下,和渡轮的来来往往。

她也去工作,只是是家教一类的短时课程,工资不低。我向她抱怨,抱怨我的敢怒不敢言,抱怨我的小心翼翼。她让我辞职,保证我可以找到更好的兼职,但我怕失去这份稳定。她也向我抱怨,抱怨出去兼职简直是浪费时间,她说像我们这种高材生,去做这种工作简直就是浪费,我们应该专心科研。我们的觉悟不在同一水平,但我们相安无事。

我喜欢吃吃吃,我觉得吃是除了挣钱以外另一个令人开心的事情了,每天都在等吃,拉她带我去吃周边各种好吃的,而她告诉我,吃对她来说就是一件不得不做的事情,她很诧异上帝为什么要让人一天吃三顿饭,她有时候为了自习一顿饭吃很多很多,吃到快吐,这样一整天就可以安心学习了。她并不愿意浪费时间,为了和我吃一顿饭。

来年开春,木棉花开得像一副水墨画。她给我介绍了更好的兼职,工资是按小时计算的培训机构,是同学介绍给她的,我这个时候意识到人脉的重要性,因为工资确实不低。我开始了更努力的挣钱,一整天课排的几乎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但那段时间我特别开心,我梦到我走过天桥,三角梅开得正艳,向我摇曳花枝,木棉花在我路过的瞬间开了一树一树,我无比的自信,像我们这样的年轻人,有手有脚的,又有知识,想要钱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吗?

忆我和再不联系的老友 二维码相关阅读
当穷养儿遇到富养女
出阳关无故人
未来的你
西安骑行成都攻略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