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火与鸡的偶遇

原文首发于《西安老餮的博客》,略有删节,感谢作者“西安老餮”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有讲究的米儿面》。】

柴本源于树木,长于山中、田间,因为不能成材而被人们劈为柴,成为最初的取暖和生活用品,列为日常生活第一项(柴、米、油、盐、酱、醋、茶),可见人们对火的重视。成语中有“薪火相传”,指的就是用柴来保存火种,以后才有“柴火”的说法,之于煤、油、汽,柴火的确是最早的燃烧材料了。

鸡,也是一种很古老的动物了,据研究,鸡是由恐龙的一种演化而来的。在中国,鸡很早就被驯化成家禽,为人食用,是餐桌上比较常见的肉食。在古代的文献中和画像里以及诗歌中都有食鸡的记载。

所以,当柴火与鸡偶遇后,就创造了一种无比美味的食物——“柴火鸡”。在古代,鸡的喂养是天然的,没有激素、没有化学成份,鸡在山野中、田垦边闲情逸致,吃个虫,散个步,心情好,体质就好。当然,那个味道,你懂的,心知肚明。

现代社会,什么都讲究效率,鸡也是速成的,它很虚的,怎么可能会有好体质呢?在中国,二十几年前,人们刚刚出离动乱,真是饥饿不择食,只要拾到碗里都是菜,当然希望鸡长得越快越好,所以当肯德基、麦当劳这些快餐进入中国后,那个速成鸡是卖得相当火。不可否认,洋快餐的卫生和标准是比较先进的。

可社会是在进步的,这么多年后,人们才想起来食品安全的事,都有点后怕了,又开始追本溯源,找寻儿时的回忆,过去的老味道。

我最早见柴火鸡这种吃法,是在云南的一个彝族村寨里。木板房中间有一个火墉,一个铁架子,吊着一口圆铁锅,将杀好的鸡放入开水锅中,加些酸菜,半生半熟的就开吃了。这是我见过的最原生态的柴火鸡了。味道和口感当然说不上有多好,但那个环境给我的印象特别深。

配图
(图片来自网络)

柴火鸡对70年代以后的人来说,应该是一种熟悉的陌生。以至于现在看到土灶柴火都倍感新鲜。

长安的韦郭路上以前有家很不起眼的小店,用水泥和砖头垒的灶,上架一口尺八的大铁锅。鸡是现杀现称现腌现炖。人围坐在灶台四周听老板讲解这种柴火鸡的吃法。想想都好笑。先是让鸡在锅中炖着,木锅盖上放四样凉菜,可以边喝酒边吃(适用于冬天,凉菜不至于太冰)。喝得差不多了,鸡经过四十分钟也就炖烂了,入味了。吃完肉,再下进手搓的面片,浓浓的汤汁浸入面中,味道绝了。结帐时,老板一再说粗糙的很,没什么讲究。其实,这才是最不讲究的讲究。

后来又发现几家也是这种形式,环境要好一些,有的在鱼塘边,主打炖鱼,有的在树木中,主打还是鸡。在这些地方吃饭,感觉都很好。前不久,在潼关和华阴交界的地方找到一处农家乐,招牌也是土灶柴火鸡。

内容有鸡,有排骨。据说大厨是专门外出学艺,结合当地的口味,形成自己的风格,味道以麻辣为主,才开业时间不长。品尝之后,肉烂味鲜,别有风味。心中给点了个赞。

这要感谢我的忘掉好友,潼关的美食大咖刘新喜先生,是他引我来到这个好地方。他说就是喜欢这个环境,落日余晖下,华山清晰可见,被一片金光所笼罩。而山下却是一片莽莽沧沧,青黛如烟,一望无边。天黑实了,风从山中顺白龙涧流出,吹拂两岸,树叶摇动。万般寂静中,唯所坐之处一片人间烟火,闹中取静,静中别有天地。

吃饭,没有好食材不行,没有好厨师也不行;没有一个好环境不行,没有一个好心情更不行。希望“柴火鸡”也能把“讲究”继续下去,薪火相传。

柴火与鸡的偶遇 二维码相关阅读
华山最爱大刀面
说说陕西的花馍
长安第一碗
另类泡馍:卤汁凉粉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