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翻门

原文首发于《赵攀强的博客》,感谢作者“赵攀强”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又闻水笑声》 。】

区公所是陕南过去的专有名词,由于这里山大人稀、居住分散,便在县和乡之间设区公所,作为县的派出机构,一个区公所管辖五至十个乡镇不等,后来在机构改革时区公所被撤消而不复存在。

我从学校毕业参加工作的第一站就被分配到小河区公所,这里和商州的镇安接壤,是旬阳通往西安的北方门户,可以说是高山中的高山、后山中的后山了。

初来咋到,人人都是生面孔,一切都显得那样陌生,我急不可耐,心想如果能遇到一个熟人那该多好。说曹操,曹操就到了,这天在区公所大门口就遇到了一个熟人,他叫李猛,是我初中时代的学长,卫校毕业后早我一年分配到小河卫生院工作。

晚饭后闲来无事,我悄悄出了区公所的院子,走过乾佑河上的那座大桥,再走过公馆河上的那座小桥,踏上石板路砖瓦房的小河老街,不一会儿就到了小河区卫生院。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们彼此激动,无话不谈,谈着谈着就谈到了深夜十二点。

回到区公所门口,我傻眼了,铁门紧锁,院子一团漆黑,咋办呢?想喊又不敢喊,担心惊动领导受到责罚。想翻门进去,但是看到铁门很高,门顶都是尖锐的三角铁,好似红缨枪的枪尖,我心虚了,害怕稍不注意会被弄伤。我在门外转来转去,心里着急,没有办法。最后还是下定决心,冒险翻门进去。我双脚踩实下边的铁栏杆,双手抓紧上边的铁栏杆,不停地换手换脚,向上攀爬,慢慢地大汗淋漓,气喘吁吁。

图片
门 图片来自网络

我咬紧牙关,继续吃力地攀爬,好不容易爬到门顶。稍息后侧身,先将一只脚跨过三角铁,正准备动另一只脚时,突然听到一声巨喝:“谁?干啥?”随着吼声,一道强烈的手电光射向我的眼睛,我被惊得差点掉了下去。辛亏那时我很年轻,手脚麻利,牢牢抓住铁栏杆不放,方才稳住身子,只听铁门被我摇动的“咣当当”直响。“还不下去!你不要命了!”那人继续在吼我。我返回站到门外,他开了门。他是区公所文书,头发花白,是个老头。他说:“区公所每天十一点锁门,你不知道?回去写好检讨,明天交给书记”。

年轻人都有上进心的,尤其是我刚参加工作,更想尽快树立良好形象,给领导和同志们留下一个好印象,这下可砸锅了,感到很伤心。我埋怨老文书太认真,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呢?我还抱怨区公所管理太苛刻,为什么十一点要锁门?我还责怪区公所制度太严厉,犯了这点错误为什么还要写检讨?但是有怨气也罢,有委屈也罢,检讨不写是不行的。那晚,我写了改,改了写,折腾的一夜没睡,有一阵子还留下几滴眼泪,那是伤心的想不开的时候。

第二天早上八点上班,我把检讨拿给老文书看了看,他又批评了一番,然后让我把检讨交给书记承认错误。书记年轻,个子不高,但很严厉,他说:“你是干部了,干部就要有干部的样子,半夜翻门是小偷干的事情,不是干部干的事情,你要好好反省反省,下不为例”。

当时我不以为然,觉得文书和书记都是小题大做,翻一次门并不是什么大事,不过以后我引以为戒了,再也没有翻过门。再后来,我也当上领导了,觉得责任大了,对干部要求也很严格,方才知道区公所那时对干部从严要求是对的,是关心干部和爱护干部,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嘛!

半夜翻门 二维码相关阅读
母亲与织布机
母亲的病
怀念我的母亲
又闻水笑声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