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软了,老子TM比政策还软…

以前,我对计划生育是没有概念的。

都是听我妈说的,我弟就是钻了计划生育的空子生出来的。那会儿是88年,农村计划生育正如火如荼的展开着。

村干部带着计生办的,带着村子里的半大年轻人,左牵黄右擎苍,在村子里挨家挨户的搜,声势浩大,只要哪家媳妇的肚子冒尖儿,就全都绑走。对于已经生下来的,罚款!没钱,就把家里的缝纫机抬走,或者把仓里的粮食装走,这期将当然会有人反抗了,但明显没什么卵用,而且被打的很惨。

我们家能稍微好一点儿,因为大队书记是我外婆村子的,送点礼说点好话,所以就只装走了粮食,缝纫机没抬走,我弟就这样平平安安的降生了。

某一年村里死了人,放电影《地道战》,小孩子们都很兴奋。大人们都很沉默,因为他们在电影里终于找到了当年计划生育的旧影——汉奸带着皇军进村也就这番光景了罢。

这句话是村里一个太爷说的。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们放学往家里赶,看见村口的破庙旁边有个破纸箱,一帮子人呼啦一下围上去看。发现是个冻得浑身青紫的女婴,眼睛都没睁开,已经没气了。箱子里还卧着一只大老鼠,这场面我至今想起来都觉得不寒而栗。

有一年,弃婴特别多,且多是女婴。因为重男轻女,因为只生一个好,所以头胎是女娃,只好扔掉。

有命好的,被村里的人捡回家当自己的孩子养,命不好了,就此死在旷野之中,也流传着邻村一个无儿无女的哑巴老头喜欢把这些小孩捡回家吃掉的可怕传闻,小孩子一脸确有其事的表情你传我我传你的说着这个无比骇人传闻,他寒酸破败的家看起来也就格外阴森。

那时候,我们常玩的一个游戏就是,一群小孩慢悠悠的走着,忽然有人喊一声:呱老汉来了!快跑啊!然后一大群小孩就撒脚狂奔,生怕落后就被抓去吃掉。

哑巴老头不是甚么坏人,看见了被扔掉的婴儿就捡回家收养,但因为不得其法,不知道怎么养孩子,竟成了捡一个死一个的局面,然后又被以讹传讹的说成了吃婴儿。

他又不是比丘国国丈,吃婴儿做什么?

哑巴老头后来捡了一个婴儿,终于养活了。是个小姑娘,上小学初中,因为老师都是附近村子的,还能找人说请,坐在课堂里听课。初中毕业,没有户口,哑巴也没钱,就失学去了南方打工。

据说有一年,小姑娘回来把哑巴一块儿接走了。村里人又改口说,你看,好心有好报!哑巴这下子享福了。

是不是真的,我都祝福他们能活得好一点儿。

后来,我们在课本上学到了一项国策,叫做计划生育。据说是因为我国人口众多但资源人均占有量少,人多又会分掉更多的社会资源,比如说以前你一顿饭吃两碗面,但如果家里面多了一口人,你就只能吃一碗面。为了保证你吃到两碗面,所以那一口人就不能让出生。

但课本上又反复的宣讲,我国资源丰富,排名全世界前好几名,经济在不断地上大台阶,人民都小康。一个经济上大台阶,每个家庭都小康的社会却养不起多一口人?再说了,我弟也没有分掉我的两碗面,这不是矛盾了吗?

我带着疑惑去问老师,老师挠挠头说:啊,目前我国最基本的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和落后的生产力之间的矛盾!所以我们要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

我又问:计划生育不是把生产力都给计划掉了吗?

老师说:到那个时候,咱们就已经实现四个现代化了,人人富裕,手里有钱啦,再加上咱们国家人口基数大,咱们国家多的是廉价劳动力。

我又问:书里面不是在说咱们国家要从劳动密集型产业向资本技术密集型转型吗。计划生育会导致青壮劳动力减少,到时候老龄化严重,没人养老了。

老师说:操着心干啥!咱到时候都奔共产主义了,政府来养老。

我想了一下子,终于发现一个反驳点,兴奋地对老师说:你看,我们村里有个老头家里有七个孩子,但现在一分家,谁也不愿意养活老头。亲儿子都不愿意给老爹养老,政府难道比你亲儿子还要亲?

然后我就被老师打了。

老师边打边骂,管的真多,叫你不好好念书。

计划生育配图
(图片来自网络)

2012年,我上班了。

安康镇坪孕妇被强制引产的事情(1268期之51269期之31270期之1),迅速占领了各个媒体头条。镇政府对外宣称是依法引产,镇子里挂满横幅,大骂邓元吉是汉奸卖国贼,原因是他们一家接受了国外媒体采访。

追着看完各种有关此事的新闻,内心苍凉。当年那些藏身土窑山沟里的孕妇们,是如何度过一个个仓皇的黑夜,然后再每一个白天,等待着无望的黑夜来临。宁可血流成河,不能超生一个;打出来,流出来,就是不能生出来…此类标语被公然涂写在墙上。一个个令人欣喜地计划生育报告背后,都是尸骸累累的血债。

以至于当某个计划生育人员唯一的孩子意外死亡,从而失独的新闻,底下的跟帖评论全都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糙一点儿的直接会回复:操你妈的,这是报应,活逼该。

恶法之下,你我都是待宰的猪羊,根本没有议价权。

齐泽克写道:“红色高棉在太多的人死于清洗和饥荒后急于增加人口,宣布每月的第一天、第十天和第二十天是交配的日子,是夜已婚夫妇被允许、也是被强迫做爱。警卫就在半透明的竹帘外巡逻,证实夫妻们在交配。但是许多夫妻因为白天的强迫劳动过于疲劳而无法做爱,只能做出虚假的运动并伪造出声音…”

09年玩微博,还有人大骂计划生育反人类,如今这些号早已消失在过往,关于计划生育也没有人去讨论了。

网上网下,和谐一片,大家都喜欢变得做梦,做中国梦,做强国人。

去年回家,听说小时候上学的小学被拆掉跟隔壁村子的小学合并了。因为人太少了,一个班里就四五个学生,只好把大家集合在一块儿上学,新盖一所学校,有校车专门接送。

该叫好吗?似乎不应该,外地校车出事的新闻屡见报端。家家就一个娃,当宝贝一样。现在生存成本那么高,出了养孩子艰辛之外,你还要提防着毒奶粉,上学要提防校长,要提防孩子被猥亵…计划生育好,一个好都没见到,全都是操心事儿。

天下苦计划生育久矣。

忽然就又要全面二胎了。

想起我爷爷那辈人,建国初期,四万万同胞,百废待兴,一家生物六个娃就是为国做贡献,能生十个简直就是为祖国做出了特别巨大和卓越的贡献。

所以,我的父辈们,家里有姐弟五六人的是很普遍的现象。

然后又计划生育。

国家掌握着男人的输精管以及女人的子宫。生多少,怎么生,都是计划着来。

这好像斯巴达,婴孩一旦出生便要被检验体质,如果不合要求,便会被抛弃至荒山野岭;作为母亲的,会用烈酒为其婴儿洗澡,若受不了的,则任由他死去,这是因为斯巴达人只要最好的战士。

然后斯巴达的结局…

国家这次又要放开男人的输精管,女人的子宫了。

计划生育三十多年,带来的是人口老龄化严重,年青一代养老养孩子压力巨大,放开二胎总比不放开要好,但已经有点晚了。现在的问题,是放弃计生的问题。

以前计划强制上环,以后是否会强制受精?

悲剧的并不是小学要毕业,改六年制了,而是学习成绩好,改按学区分配了,要考大学了,改会考了,大学要毕业了,改不包分配了,孩子生不出了,改二胎放开了…

更为悲凉的是:老子硬的时候,政策比老子硬;现在政策软了,老子TM比政策软…

政策软了,老子TM比政策还软… 二维码相关阅读
政府为什么全面开放二孩政策
换个角度分析『为啥没人生二胎』
一篇旧文中的高谈阔论
听来的真实结扎故事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