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禁如毛,缇骑遍地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一篇旧文中的高谈阔论》。】

鲁迅当然不是完人;但恕我直言,自晚清以降,直到眼下这个有特色的社会主义新时期,100多年里,在中国思想界,能与鲁迅比肩的巨人,唯有胡适矣——当然,胡适同样也不是完人。

在不算太短的一段时间里,有人曾居心叵测地把鲁迅与胡适完全对立起来。不错,这两位大师的见解和表述方式的确多有不同,但二人对自由、民主的不懈追求,对邪恶、强权的奋力抗争,却并无二致。称鲁迅、胡适为20世纪中国思想界熠熠生辉的双子星座,恰如其分也!

至于毛泽东,无疑也是一位无法忽视的大人物。只不过此人的才能,主要是展现在政治层面,而思想嘛,荒谬绝伦的自我标榜“马克思加秦始皇”,荼毒民众的害人理论“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继续革命”,便使得他与伟大思想家的冠冕绝缘矣!

正是基于这样的认知,尽管已经年过古稀,但读鲁、读胡,依然是我不时要做的功课。刚才读鲁,觉得有一段话挺有意思,抄下来,并简单诠释几句吧!

1932年8月15日,在致台静农的一封信里,鲁迅针对时局感慨曰:“上海曾大热,现已稍凉,而文禁如毛,缇骑遍地,则今昔不异,久而见惯,故旅舍或人家被捕去一少年,已不如捕去一鸡之耸人耳目矣。我亦颇麻木,绝无作品,真所谓食菽而已。”

这一段话,内涵非常深刻,文字十分浅显,需要解释几句的,似乎仅“缇骑”一词矣!

图片

缇,在古汉语中,指橘红色的丝织品(也指橘红色、黄赤色)。《后汉书 宦者传序》中有云:“狗马饰雕文,土木被缇绣。”由于古代宫廷的前导和随从,身着黄赤色的衣服,故名缇骑。如唐刘禹锡诗《送李中丞赴楚州》:“缇骑朱旗入楚城,士林皆贺振家声。”

缇骑一词,还是明代锦衣卫校尉的别称。张溥《五人墓碑记》中的“缇骑按剑而前”,便是指此种角色。而锦衣卫,则是明代臭名昭著的特务机构。当年,朱元璋担心自己死后,下一代皇帝驾驭不了文武功臣,所以设置锦衣卫几兴大狱,罗织罪状,置无罪者于死地,把辅佐他打天下的文武功臣屠戮殆尽,《明史·刑法志》记载,“胡惟庸、蓝玉两案,株连且四万”,足见其酷烈程度。锦衣卫是皇帝心术不正的产物,那其中的缇骑,自然也就被人厌恶和痛恨了。

毫不留情的杀戮功臣,此之谓“武卫”;而同时进行的对知识分子的无情镇压,则是不折不扣的“文攻”了。但朱家的江山,便缘此千秋永固了吗?我多次去过北京景山,崇祯皇帝被迫上吊的那颗歪脖子树,无言、却明确地揭示了这样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强权和暴政,终究要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文禁如毛,缇骑遍地”这几个字,用来状绘朱元璋的反动统治,真是恰如其分。不过,在鲁迅先生笔下,“文禁如毛,缇骑遍地”者,是为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中国的社会形态也。以上两端,皆为较为久远的旧事。但其谬种绵延不绝,到1966年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又死灰复燃一次,把中国社会推向了崩溃边缘。

今后呢?

倘若妖雾再次重来,举目又见“文禁如毛,缇骑遍地”,那只能说是中国老百姓的劫数未尽。

可怕!

附言:
骑字,旧时有两个读音。读qi(二声)为动词,如骑马;读ji(四声)为名词,如“一骑红尘妃子笑”。1985年被国家语委规定统一读qi(二声) ,不伦不类。

规范汉字也属党国的大政方针吧!妄议几句,罪过罪过!

文禁如毛,缇骑遍地 二维码相关阅读
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
神他家的计划生育
在大陆生二胎
换个角度分析『为啥没人生二胎』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