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父亲

原文首发于《文字狱》,原标题《不要让我死于今夜》,感谢作者李黑娃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一个广告人的坚持》。】

那天晚上,我忽然梦见他了。

他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了管子,被推进手术室,然后,奇迹般的,他竟然苏醒,我懊恼、自责,如果可以醒来,为什么我没有早点送他去手术呢?
我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漆黑,应该还是凌晨的某个时段,我努力地眨着眼睛,为了能让这个梦在脑子里停留的时间多一些,再多一些。

我几乎很少梦到他,但却时常会想起他。
在吃饭的时候我会想起,某一次和他吃过什么饭;在聊天的时候我会想起,某一天他对我说过什么话;在思考时,在走路时,在喝酒时,在肆无忌惮的放声说笑时,他都会悄悄的闯入我的脑海,默默停留,然后走开。
如此悄无声息,却又痛彻心扉。

生命是个过程,有长有短。有的人走的快些,有些人走的慢些。
他只是走的早了一些,没有抱憾,没有叮咛,没有了过去三十三年里给予我的所有力量和慰藉。
他的房间还保持着原样,被子还在床上铺着,衣服还在衣橱挂着,那本摊开的书还夹在他看过的那页上,他仿佛就像是出了趟远门,或者,他就是在隔壁的邻居家里喝了一杯热茶,他还会走进家门,风尘仆仆地脱掉外衣,换上拖鞋,斟杯酒,抿上一小口。
未来的某一天,我们依然会再见。

我很久没有再去坟前陪他。
是准备栽两棵松树上去的,也忘记了,想必,他是会原谅我的。
他时常念叨爷爷,他总是担心爷爷寂寞,现在,他遂愿了,如今,他的坟头和爷爷紧挨着,他会一直陪在爷爷身边,他们爷儿俩都是内敛的人,常年住在一起,想必会聊的不亦乐乎。
真想听听,他们都聊些什么。

配图
(图片来自网络)

我已经在学会承担。
小时候,在老师给家长的留言薄上,他大笔一挥给我写了五个大字:恨铁不成钢。那一整年,我在同学面前都没有抬起头。
于是,他整天在我面前唠叨,你应该如何如何,你应该怎么怎么。我都烦了。
我时常有种幻觉,这是不是一场行为艺术,他在用自己的方式提醒着我,你该独立一些,然后再独立一些。
可是,不带这样玩的啊。

还是会很少梦见他,只是思念,依然锥心刺骨。
时常在想,如果多陪他说说话,是不是他就不会走了;如果多关心一些,是不是他就不会走了;如果,如果,如果…
可惜人生没有这么多的如果。
他在那边过得还好吗?

点燃一根素香,在暗夜中冥坐,看着它从燃烧到泯灭。
我常常会用这样的方式去体会生命的意义,我在想,如果生命是一种存在,我已经感知到他的存在对于我的生命的意义。
是他赋予了我的生命,并在我的人生旅途中点燃了一盏盏的灯。生死明灭,只是一个过程,他的血液在我身上延续,并将一直延续下去,生生不息。
如果生命是有温度的,我已经感觉到了温暖。

我的父亲走了,或者,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梦见父亲 二维码相关阅读
不能想的父亲
父亲的故事
父亲的坟
父亲的生命感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