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碗事件

原文首发于兵马俑BBS,感谢作者“dubindubin”的原创分享。】

有人打了三个电话找到了老爷子,老爷子打了三个电话找到了我,我打了两个电话找到了我姐姐,我姐姐十分谨慎地从家里跑到了我妹妹的家找到了她,就剩下我弟弟在外地上学,大家就不打算告诉他了,我们骑着自行车飞一样地赶来。这是个礼拜天,我们一大家子人在院子里聚齐了,大家枕戈待旦,紧张得要命。

有人说80年代的夏天比现在要凉爽,我根本不觉得,老爷子热得不停扇扇子,他反复叮嘱我们,不要告诉别人,不要走漏风声,万一有个闪失,就出麻烦了呀。我们吓得恨不得躲到房子里去,但这种历史性的时刻,当然要出来列队欢迎啦。

三个穿灰衣服的人背着一个木头箱子来到了我家,我认识他们,他们是老爷子的年轻同事。梁师的黑框眼镜马上就快从鼻子尖滑下来了,他也不伸手去扶,还有个姓徐的人新剪了一个特别傻的发型,衣服上全是土,他们把木箱子小心翼翼搁在我们家院子中间,我妈在他们身后赶紧关上大门。

在拆箱子的时候,我想到了“智取生辰纲”,还有“花石纲”,当金碗被取出来的时候,我什么纲都想不起来了。

这只金碗比我想象的要漂亮一万倍。过了好多年,我对它的纹饰、质感和重量已经忘记,我爸看了一眼就肯定地说它来自盛唐时期,很有可能是皇室用品。这还用说,它把我们所有人的脸、手甚至灰布衣服都照亮了,让人想到一场大雨后天气乍晴,天边浮现出纯金的那种云彩,就是这只拳头大小的玲珑碗的样子。

梁师把他的黑框眼镜取下来用手使劲擦,结果越搓越脏,他抑制不住紧张的情绪,复述了好几遍发现金碗的工地,都说不到一块去。在喝下一杯淡茶镇定之后,他向我爸绘声绘色地描述了工人们挖土时发现金碗时的情形,另外还有两只腐蚀发黑的银盘子也一并带来了。挖掘现场有人不知道是什么,有人以为是破铜烂铁,还有人想趁乱偷偷把碗藏起来带走,后来总算是有人辗转打了10个电话才找到了文物局和博物馆告诉了我爸。大家一致觉得,今天是礼拜天,博物馆不上班,这个碗放在我家一晚上更安全些。

我爸听了这个建议吓得面如土色。这只价值连城的金碗所到之处真是“蓬荜生辉”,但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我们家的院子门没有薄如蝉翼也跟饺子皮差不多了,院子里面连条虚张声势的狗都没有,人在碗在,可万一人或者碗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得了哇。他絮絮叨叨自言自语了一会儿,就用一声“唉”来结束,因为他知道事已至此,这只盘子除了我家的院子无路可去。

那一晚格外漫长,金碗被放在一个破盒子里,装模作样不起眼地藏在我爸视野所及的范围内,我提了一根棍子负责安保,我姐姐回家了,妹妹不放心也拾了两块砖放在枕头边,我家的一只鸡和一只兔子看见我们这样毛骨悚然,整晚都不肯进窝,还好我家猫一晚上不回来,不用担心,不过这也是我唯一不用担心的了。我一晚上起来好几次去尿尿,每次都要去摇晃检查一下院子门,以至于早上我都怀疑门被我检查坏了…

第二天我们全家早早就起来了,大家在院子里转来转去等着到点去上班。我家猫破天荒早早回来了,看到我们这么多人等着它十分娇羞意外,为了奖赏它一晚上的鬼混打架毫发未损,也为了金碗没有白来我家一趟,我们用金碗盛了小半碗牛奶献给猫,猫毫不犹豫一饮而尽,我们恨不得让它现在就跑去跟母猫吹嘘:“我是用唐朝金碗喝过牛奶的…”

那天上午,金碗被博物馆的人带走了,后来的下落我不得而知,他们说省博物馆陈列了一只金碗,问我是不是那只,我去看了,我告诉他们,没那只大,没那只耀眼,如果当年工匠一次铸了两只,博物馆这只是雌的,在我们家里过夜的那只一定是雄的。

金碗事件 二维码相关阅读
深夜售楼部的奇怪对话
与古龙对话
一本旧书
如果鲁迅活得久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