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夺权到军管:1967-1968年陕西省武斗(上)

原文首发于《二十一世纪》网络版,感谢作者“书吃”的分享。作者曾撰文《陕西文革群丑图(续)》。】

一 夺 权

1967年1月,文化大革命局势发生巨大变化,由于当年第一天《人民日报》《红旗》杂志共同发表题为〈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元旦社论,这是中共中央两大家主要报纸刊物首次联合发表社论,所以格外引人注目,在社论内中也发出了非比寻常的信号:

一九六七年,将是全国全面开展阶级斗争的一年。一九六七年,将是无产阶级联合其他革命群众,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社会上的牛鬼蛇神,展开总攻击的一年。一九六七年,将是更加深入的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清除它的影响的一年。一九六七年,将是一斗、二批、三改取得决定性胜利的一年。…广大的工人、农民起来了。他们冲破各种阻力,建立了自己的革命组织,投入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

自1967年1月开始,陕西省的文化大革命进入了造反派夺权阶段。1月,上海发生了所谓「一月夺权风暴」,受到这一事件的影响,陕西也很快掀起了造反派组织向各级党政领导机关和各行业夺权的风暴。

1967年1月11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反对经济主义的通知〉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制止腐蚀群众组织的通知〉,次日《人民日报》、《红旗》杂志发表编辑部文章〈反对经济主义,粉碎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新反扑〉。

1月23日西安地区大专院校造反派组织「统一指挥部」召开夺权会议,以「走资派刮经济主义妖风、压制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为理由,确定由陕西师范大学、陕西工业大学、西安石油学院、西安外语学院等单位造反派组织和「西安地区红卫兵造反司令部」夺中共中央西北局的权;由西安交通大学、西安冶金建筑学院的造反组织和「西安地区炮打司令部战斗队」等造反派组织夺陕西省委、陕西省人民委员会的权;由西安矿业学院、西安工业学院、陕西财经学院的造反派组织夺中共西安市委和西安市人民委员会的权;由西北电讯工程学院、西北工业大学、西北大学等院校的造反派组织夺取省公安厅和西安市公安局的权。以后又吸收「西安地区工人造反联合会」、「西安地区农民造反总会」等造反组织参加,组成各级接管小组,接管了西北局、省委、省人委、省公安厅和西安市委、市人委的权。

1月16日,陕西省委办公厅被宣布夺权,17日陕西省委宣传部被宣布夺权。19日陕西省委组织部被宣布夺权,25日,陕西省委机关「革命烈火战斗队」「西安地区炮打司令部战斗队」「红卫兵革命造反司令部105游击队」组成夺权小组,并宣布夺了陕西省委书记处的领导权。他们夺权后,责令省委第一书记霍士廉、第二书记李瑞山、书记处书记章泽、肖纯等彻底交代问题,揭发刘(少奇)、邓(小平)和西北局、陕西省委的问题。

1月26日夺权小组正式对外办公,30日向各地、市县委、直属各党委、党组发出通知,宣布「今后陕西省委的一切权利归夺权小组行施」与此同时,各地、市、县委以及各地专员公署,市、县人委也相继被夺权。由此从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一书记刘澜涛,到全省各地各单位的负责人相继「靠边站」,并被批斗、毒打、关押,市委书记、市长徐步、市委委员、副市长张少康、省人委委员、西安市副市长海涛等部分干部被批斗后自杀。各级党政大权被造反派组织篡夺,各级政工组织陷于瘫痪。

西安地区各造反组织在夺权中,都标榜自己「最忠心、最革命、最正确」,都想掌握更大的权利。于是观点相异,严重对立,并逐渐分化组合从而使得各派组织之间的斗争急速加剧。西安地区的造反派首先分裂成势不两立的两大派组织。

东派以西安交通大学的造反组织「交大文革总会」和「西安地区革命工人造反总司令部」(简称工总司)为首,包括以后相继成立 的「文总司」、「财总司」、「机关总司」、「公安总司」、「农总司」、「中革会」等;西派以西北电讯工程学院「文化大革命临时委员会」、西北工业大学「西工大文革委员会」的造反组织和「西安地区工矿企业联合会」(简称工联)为首,包括以后相继成立的「农总会」、「机关总指」、「红卫兵司令部」、「农民造反总部」、「文总指」、「财总指」等。在「工联」头目张培信、孙福临和「工总司」头头目马希圣、李世英等人的指挥下,两派组织通过串联,向全省发展,进而在全省范围内形成了两大派别,相互之间的斗争由辩论发展到武斗。

1967年1月28日,国营庆华电器制造厂两派造反派组织为实现各派独立夺本厂党政大权的目的而发生武斗事件,这是西安地区最早的一次武斗事件。西安交通大学造反派组织派人非法进入位于沣峪口的西安市战备档案库,抢走部分档案材料。与此同时,他们又抢走了西北局的部分档案材料,造成严重泄密。2月10日,西北光学仪器厂两派造反派组织为夺取该厂党政大权而发生武斗,一派组织调动西安东郊韩森寨地区工厂一千多人前去参加武斗,这一事件就是当时有名的「二•一○事件」。

2月13日,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在北京接见西安地区造反派组织西安地区红卫兵造反司令部、西安地区大中院校造反派统一指挥部的代表时指出:「打、砸、抢的口号是错误的。」2月16日,周恩来对解决西安地区造反派内部分歧提出两点意见:「(1)在未解决问题以前,停止辩论,停止一切攻击,宣传车不要上街。(2)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借口冲击国防工厂。」

在夺权和派性斗争的影响下,全省许多地方的正常社会秩序、工作秩序和生产秩序已无法维持。

配图
(图片来自网络)

二 军 管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维持秩序,1967年2月21日,陕西省军区奉命对陕西日报社进行军事管制。

1967年3月3日,经兰州军区党委批准,由陕西省军区、兰州军区空军、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一军共同组成「西安地区驻军支援左派统一指挥部」,由时任二十一军军长胡炜、陕西省军区司令员黄经耀、兰州军区空军司令员杨焕民任指挥,袁克服(陕西省军区政委)、孙光(陕西省军区副司令员)、刘建功(二十一军政委)、方升普(兰州军区空军副司令员)等为成员。3月9日,经兰州军区党委批准,「西安地区驻军支援左派统一指挥部」改名为「西安驻军支援无产阶级革命派统一指挥部」,并增补王明坤(陕西省军区副司令员)、徐立树(陕西省军区副司令员)、苏锦章(陕西省军区副司令员、二十一军副军长)、刘江亭(二十一军副军长)、白辛夫(总后勤部驻西安办事处主任)等为指挥部成员。

3月7日,陕西省军区对西安铁路局实行军事管制。3月9日,又对省广播事业管理局、省电台、市电台、西安电视台、西安晚报社、东方红广播站实行军事管制。并奉命陆续对省公安厅、省人民法院、省检察院实行军事管制。

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一军派出五十七名干部和一个连队分别进驻省、市委机关及省、市各工业厅局等二十一个部门,并决定由二十一军副军长苏锦章、参谋长马友里、西安军分区司令员刘文华等人和主管工业的省委书记处书记肖纯、副省长惠世恭、西安市委书记处书记薛焰、颜志敏及三名副市长,分别成立了省、市工业领导小组,至3月15日,陕西省全省实行军事管制的单位共八十九个,其中仓库四十五个,劳改(场、所)二十二个,银行十个,报社、电台八个及铁路、公安、邮电、煤炭等单位。不久又成立了「陕西省抓革命促生产第一线指挥部」,下设农林、财贸、工交、文卫等四个办公室。

3月8日,由陕西省军区、二十一军、兰州军区空军、总后勤部驻西安办事处联合组成「西安大专院校革命师生训练指挥部」,由二十一军副军长刘江亭、陕西省军区副参谋长王辉、兰州军区空军训练部副部长储孔玉、总后勤部驻西安办事处副主任陈乙斋、六十三师政委魏宏武、二十一军炮兵副主任施夫俊等组成领导小组,刘江亭任组长,王辉、储孔玉、陈乙斋任副组长。

3月15日至18日,「西安驻军支援无产阶级革命派统一指挥部」共抽调省军区、兰州军区、兰州军区空军、二十一军等单位的干部、战士2059名,进入西安交通大学、西北工业大学、西北电讯工程学院、西安冶金学院四所院校开展军训。这些组织措施在维持社会秩序、生产秩序和工作秩序方面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4月23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办事组4月21日编印的《快报》第1940号刊载的《陕西驻军负责同志虚心听取群众意见改进工作》的报告中批示:「建议将此件印发军委扩大会各同志。军队这样做是很正确的。希望全军都采取此种做法。」

从夺权到军管:1967-1968年陕西省武斗(上) 二维码相关阅读
陕西文革对立武斗组织资料
关于西安红卫兵组织的口述记忆
王冷之死
外公白瑞生与“整理毛主席黑材料”案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