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518期]丧钟为谁而鸣?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 ,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11月14日。1960年的今天,由于共产党之前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的错误决策,一场遍布全中国的饥荒开始蔓延,在之后的三年里饿殍遍地。其中惨状我们可以在杨继绳的《夹边沟记事》一书中得窥冰山一角。饿死多少人至今仍是争论不休,而中国大陆一党执政的共产党政府对于此事轻描淡写的定性为“三年自然灾害”,丝毫不见其悔改,至今为止,仍然有人相信这是自然灾害。

本期的周六版e报,可能会与平常不一样,也许周六起床的你会发现,微博微信上已经被有关于巴黎恐怖袭击的事情刷屏了。

[上]

当我们沉睡在梦里的时候,法国巴黎当地时间13日发生连环恐怖袭击事件。上百人因此而丧生,法国总统奥朗德宣布法国进入紧急状态,讲话时明显在颤抖。晚间19点左右,ISIS组织声称为此次恐怖袭击负责。

恐怖袭击

一整天的时间,在遥远的东方古国,人们得以事无巨细的了解这场恐怖袭击的全过程。除了一句我X,以及“巴黎不哭,今天我们都是巴黎人”的经典句式,我们还曾经都是东莞人、汶川人、雅安人以及天津人,赵国普通人的思维方式已经固定成为一见到大事件就自动不哭点蜡烛的状态。

追了一天新闻,感觉是挺累人的。各方人马都跳出来,涌现在你的微博里以及你的朋友圈里,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

比如有人逼逼半天穆斯林伊斯兰教义以及历史发端,试图在告诉你,穆罕默德的伊斯兰教发源于7世纪,但其他诸如佛教、基督教早在穆斯林出现前就已经存在。你看佛教基督教不搞恐怖主义的原因是,这两个教派的具体细则是前人提出一个大框架后人不断补充的,但穆斯林就不一样了,因为起步晚,所以他的教义一出来就没什么发展空间了,因为写的太细了。所以,这就是文明之间的冲突!

分析的倒是挺有道理的,可这跟他妈恐怖细节没鸟关系吧。

一个想杀人的组织,打着什么旗号都算是借口。只不过宗教的洗脑效果比较好罢了,这就好像希特勒曾经用共产主义给德国人洗脑一样。所以,法国此次遭受恐怖袭击跟穆斯林的历史是没多大关系的,恐怖分子打着穆斯林的旗号,这可并不代表穆斯林就是恐怖分子。

我更愿意相信新闻报道里那个恐怖分子一边扫射无辜民众一边高喊:这是你们法国在叙利亚的错误行为引起的。但这并不是说此次袭击就是正确的,尽管网上还有不少人觉得这是报复法国的作为,有这种想法一点都不奇怪,美国发生911恐怖袭击,赵国不还有人车也在酒吧庆祝么。这是一场无关宗教的恐怖主义袭击,恐怖分子才不会管你是哪国人,不管你是什么宗教。

有网友反驳他人我认识的穆斯林人都挺和善这一演说,那你们为什么会相信党内的贪污分子是少数,不代表党的腐败。以及西安人都很好,有小偷那都是个别行为这一论点呢?

穆斯林好与不好,我不太清楚,我也认识几个回族人,他们以后变成什么样我不知道。但恐怖主义一定是文明之癌,这没错吧。

怎么对待恐怖主义?微博大V@二逼瓦西里冷静地表示:实行连坐制度啊!你看摩萨德就牛逼的不行,对于恐怖分子,直接干掉其家人,比如推推倒他们的房子,不允许他们建房。断了恐怖分子的经济来源。

恐怖分子也是这么做的!你推到我的房子,我就到巴黎搞你们。发起一场恐怖主义袭击的成本并不高,所以,一旦有人不想活了,觉得你们歧视他,就可能会搞事。在一段时间内恐怖主义是根治不了的。就像德国花费很多年来追查审判二战时期的纳粹分子一样。

一战时期有个经典的口号是:欧洲明灯熄灭了。此次法国恐怖袭击事件,是否会导致欧洲明灯再次熄灭?法国在之后是否会改弦易辙,重新审视接受叙利亚难民的举措,谁也不知道。

英国诗人约翰·多恩这样说的:每当悲剧发生,总归与一个声音出行在我的脑海: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因此,不要问我丧钟为谁而鸣,它就为你而鸣。

这句话送给那些认为法国遭受恐怖主义袭击是报应罪有应得的人们。

[中]

说一句不客观的话:此次法国遭受恐怖主义袭击之后,赵国的新闻自由度以及民众言论自由又一次得到了巨大的体现。我们能不断的从新闻各种角度的报道了解事情每一步的最新进展,也能在微博上看到有人在争论伊斯兰国以及穆斯林。

党媒以及CCAV如此公开透明及时的报道事故的每一个细节,这在以前是只有美国发生恐怖袭击或者校园枪击案才有的待遇。

毕竟,我们对于东方之星沉船事故(2358期之10)以及天津塘沽爆炸,已经高度统一思想,严格管制网络讨论以及在没有官方点头的情况下,严禁外媒进行采访。天津塘沽爆炸,不还有义愤填膺的天津市民围住外国记者,怒喝要求记者删掉录像么?

我们甚至可以在天津塘沽爆炸之后,依然在接下来的阅兵中眼含热泪的高呼:这盛世,如你所愿。

网上有许多野生专家都暗自庆幸说:你看普京打击恐怖分子那么狠,自家的飞机被恐怖分子干了下来。欧美国家恐怖袭击就没断过顿,还是生在中国好呀,很平安。

说这话的我真想啐你一脸唾沫!不知道赵国那里给你安全感了,是有关部门的通稿,还是遇难者家属的情绪稳定?不是赵国没有此类事件,而是赵国消息封锁很严格啊。

我为法国遭遇恐怖主义袭击而感伤,也未那些死的没名没姓的中国人感伤。昆明火车站砍人事件,新疆7·5暴乱,死去的人,你可曾从网上报道的新闻中得到具体的姓名?

巴黎恐怖袭击,我们是该思考一下恐怖主义离我们到底有多远。

新疆7·5事件之后,我听到一位“王震粉”(此人治疆手段自己去网上搜)大声说宣扬:真怀念老一批的革命者们,你看王震治理新疆,敢不服的,就直接开干,杀完了不服气闹别扭的天下就太平了。

所以,历年来有关于新疆的传闻都是:到新疆千万不要穿军装单独出行,会遭遇什么事情谁也说不准。这个流言从我上初中时就一直不断的从不同人口中听说,他们大多没有去过新疆,却都说的煞有其事,表情严肃而骇人。

这使得我曾有一段时间对于新疆有一个极为可怕的认知:这个地方汉族人是万万去不得的,太危险了。不过很快我又对此抱有怀疑,那几年,每年都有一段时间,我们那里的人会跑去新疆摘棉花,并且过一段时间就拿着挣来的钱高高兴兴的回家,别说缺胳膊少腿,就连一根毛都没少。

或许他们运气好,没赶上坏事情发生。在以后,我也认识几位从新疆来西安上学的汉族朋友,也有高中朋友去新疆上学,他正好赶上了新疆7·5暴乱,忍受了为期一个月的全面封锁,网络、通信设备一律被屏蔽信号,最后实在忍不住,趁着管制不严格跟宿舍几个同学坐火车连夜去莫高窟找了一家网吧,连上六天通宵。

但我依旧对于新疆到底是怎样的没弄明白。今年月饼期间,一个导演在网上吐槽,自己在优酷上传好几次纪录片《我从新疆来》都以失败告终。我当然不是只要党国有政策我都反对,但也觉得这事情很惋惜,因为失去了一次了解新疆的机会。

即便是有人告诉我新疆好地方,但党的政策一点都不亚克西。

在这样的管制之下,你觉得新疆人会跟你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讨论祖国的未来路在何方?你能指望一个卖馕的买买提大叔跟你一起讨论中国梦?建国以后不是没有人坐下来希望与国家心平气和的讨论一下祖国的未来怎么发展,但天安门广场上的血迹天还未亮就被清洗干净了。

假如赵国发生大规模恐怖主义袭击,是与共党政府的政策有很大关系的。

我在之前的e报里曾经写过,我的一位发小死于新疆7·5事件。

我们之前的e报记载过在西安915中被打成瘫痪的车主李建利。

西安新闻曾报道过警方在西安某个宾馆还是城中村搜到大量的弹药。

恐怖袭击离我们究竟有多远?

就近在眼前,安康镇坪被强迫引产的孕妇,深夜查水表送快递的国保,被阉割封锁的消息…暴政是更甚于恐怖袭击的存在,这是邪恶与文明之间的冲突,除非消灭一方,没有和解。

那么,唯一的问题就是: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是不是会有事无巨细源源不断的新闻报道,以便让我们第一时间了解更多实情?

很显然,答案是no!

[下]

最后,我们来说点儿政治不正确的事情,最近读了一篇纽约客之前的报道《习近平,天生红色》。今天之所以一并推荐这条稿子,主要是为了反洗脑的,讲真话,我曾在很多场合,听到不同年龄的人嘴角带笑的喊着“习大大”三个字,且并无觉得不妥。

我是从事媒体行业的,这是一件很让人难堪的事情,你能想象一个正常人胡乱认爹吗?小孩子不懂事,老师教啥说啥,你们都四十好几了,念这三个字,都不觉得胃酸么?这三个字是怎样变得让众人挂在口上的?如果翻不了墙看纽约客这篇文章,可以参考大象公会前段时间出了一期文章,名字叫做《普京是怎样炼成的》。

该文中有两个很有意思的论点就是:对象越是平庸,就越容易包装。因为没什么特点就意味着可塑性很强。以及一个超级明星必须时刻顺应大众的喜好,他最好能自编自导,但最关键的是要消灭竞争对手。

于是,在俄罗斯富商的支持下,一个专业团队专门负责包装普京,在对外宣传上,普京猎虎、开坦克,开飞机,对外政策强硬…简直无所不能,我们上高中那会儿,网络流行歌曲初兴,就流传着一首《嫁人记要嫁普京》,可能是因为中俄关系的缘故,普京在中国拥有大量的粉丝,也获得了一个“大大”的称号。同样是造神,朝鲜就傻逼的多了,只能被赵国人以看待猴子的目光戏谑的叫一声金三胖。

自小就对官场路数权力争斗耳濡目染的包子帝,当然不会像三胖那么中二,毕竟宣传成天降伟人的套路,就算是以花样接飞盘冠军而得名的环球时报也会觉得难以下口。以中共按照“基本法”选举出来的领导人的年龄以及身体素质,模仿普京,显然是老寿星上吊——活腻歪了,并且即使在俄罗斯,书店里也有批评普京的书籍存在,这在赵国显然是不可能的,总书记一定要从内到外都散发着一种叫做“正确”的迷人光辉。

所以,包子帝的宣传路子对民众以亲民姿态出现,比如去吃包子,带着媳妇回梁家河探亲,以及上西安城墙等;在党内则是打着反腐的名义借机来排除异己安插自己人(此话引用自国外反华势力媒体);又顺应时势在微博上开设账号学习粉丝团,并组织五毛来大肆宣扬。

很快,习大大这一称号就风行于赵国。

赵国大多数人的脑子里本来就没有什么独立思考的模块,一下子就热泪盈眶了,习大大彭麻麻。在通往大大的道路上,前人留给包子帝的人都是贪污犯以及长期和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的国家级领导人,薄熙来、周永康,谷俊山,郭伯雄,令计划都是如此。但没人告诉你的事包子帝的姐姐齐桥桥手中掌握大量企业资产以及房产,他们觉得自己的财富来的名正言顺,恰似电力一姐李小琳曾对记者说的那样:能力以外的资本等于零。

演技再好,也会有穿帮的时候。

另外赵国的微博上曾流传过一段英国BBC记者采访梁家河农民的视频,该视频中记者问这位老农怎么看习。憨厚的老农表示到:自己抽烟的坏毛病就是习教给他的,现在他戒烟了,我却没有。

另外还有那年月延安没啥书,大家都在背老毛语录。而此时正在英国做国事访问的习向大家表示自己曾在知青岁月攻读莎士比亚。习在延安时期因为身体虚弱,以抽烟作为逃避劳动的方式,因为没有一个人会去打扰正在抽烟的人。但在其以后的报道中习被塑造成了一个带领乡亲们大搞建设的英雄式的人物。

我们之所以要了解国家领导人的主要原因在于:了解其思想以后,才能对自己目前所面临的环境有所了解。正如纽约客这篇文章所说的一样:天生红色。

畅想着宪政梦的南方周末一跪到底,维权律师不断被抓,被称为公知的群体几近消声。包子帝在红色道路上越走越远。

你所憧憬的普世价值,民选制度,以及法制健全,公平正义,所有人都按照规则来,几乎可以说是根本实现不了的。

有朋友透露公务员目前的状态:上班写假数据营造大好形势,本身对于国家前途以及自身前途并不多想,能混就混吧。大家都挺颓的,等待这棵大树什么时候倒掉。

作为普通人的我们,目前最好的生活方式就是不去迷恋某位领导人,思路清晰的学习一门手艺技能,以免某天大树倒下之后被活活饿死。

最后,附上《习近平:天生红色》的在《纽约客》的地址,非常值得一看,如果看不懂,可以借助Google翻译,是一个学习英文、打开视野、拓展思路的好素材。

[西安e报:2518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057期]大爆炸
[西安e报:1423期]千亿打造汉长安城遗址
[西安e报:1788期]上供保平安
[西安e报:2153期]杜绝一切谣言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