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之外的WiFi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当黑字不再白纸》 。】

在汽车上刷手机,忽然屏幕上自动跳出WiFi连接的提示,WiFi名称是前几天出差住过的一家酒店,往车窗外一看,不远处的马路边上,果然正是这家酒店在本城的分店。

在不但购物中心标榜WiFi全覆盖,连卖面条的小饭馆也会在店堂醒目处贴张纸广而告之本店WiFi的今天,想回顾自己的足迹,用不着各个旅行APP推出的“足迹”功能,翻出手机里的WiFi列表就够了。出远门时曾经候机的机场、入住的酒店、参观过的景点,平常日子里定时去报到的美发店,吃过饭的馆子…当然绝对少不了的,是每晚低头看着手机走出电梯,还没到门口已经热情扑上屏幕的自家WiFi。

不久前去台湾玩,本打算到了台北租个随身WiFi,飞机晚点午夜落地没找到开门营业的店家,第二天就发现其实用不着租,除了酒店和热门景点,就连三步一亭五步一岗的便利店、大街上的电话亭,地铁站…到处设有公共WiFi可供连接。干脆连电话卡都省下没办,打不了电话发不了短信,照样一路给家人直播行程,顺便联系到在网上聊过天的台湾朋友,在她的推荐下看了一场棒透了的画展。

配图

回想通讯不发达的童年简直像是古代了:手机闻所未闻,私家电话极其罕见,亲戚家的孩子出国留学,逢年过节得跑到电信大楼去打国际长途,好朋友转学搬家,彼此要靠写信寄信交换心事——就算在同一个城市,从寄出一封信到收到回信也得两三天。那时的回忆,保存在满抽屉的信里,铅笔盒的纸条里,徒劳地上了锁的日记本里。今天的回忆,是保存在硬盘里的文件,是收藏夹里已经无法连接却一直舍不得删掉的网址,是手机列表上远在几千里外的WiFi…

不管怀旧党如何怀念从前,为那个时代写下诗句:“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人类的情感都远远没有那么脆弱,脆弱到会被速度轻易摧毁。WiFi时代的我们,有着鸿雁笔墨之外的,属于这个时代的情感符号:更新内容的黄条,未读信息的红点,在线状态的绿灯,用不着“见字如晤”的照片语音和视频,WiFi信号传输的喜悦牵挂,其实与开天辟地鸿蒙之初结绳记事的先祖并无不同。一封信中的思念在需要飞马驿站走几个月的时代固然久远绵长,传到几千里外用不了一秒钟的今天也没有减弱分毫。数以亿计的人们每天无数次拿出手机刷新页面的动作,也许正诠释了小王子的狐狸那句话:“如果你驯养了我,那该会有多么美好啊,金黄色的麦子会让我想起你。”

千里之外的WiFi 二维码相关阅读
网事·往事
“不相信”的滤镜
留得网站听雨声
没有频道的电视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