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陋的胯胯井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猴子与玄奘》。】

新中国成立以后,我们对传统文化似乎不是那么重视,更遑论敬畏了。用当时两位民主人士张奚若、陈铭枢的话来表述,分别是为“轻视过去,迷信将来”和“鄙夷旧文化”。到了“文化大革命”,这种倾向愈演愈烈,更是要把一切旧文化“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叫它永世不得翻身”。

于是,拆古建、砸文物、烧典籍、废民俗,甚至连孔夫子的遗骨,也要挖开坟墓,肆意亵渎,硬是把神州大地搞了个乌烟瘴气,一片狼藉,对中华民族造成的巨大伤害,真可以说是罄竹难书。

所幸,“文革”在惹得天怨人怒以后终告结束,并且没有像有人预言的那样“七八年再来一次”。痛定思痛,中国人对曾惨遭蹂躏的传统文化,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热情。这是好事。只是在“矫枉必须过正”偏颇理念的影响下,国人在面对传统文化之时,似乎少了一些清醒、少了一些去粗取精的“消化之功”。

故而,不少理应、并且已经被丢弃的陈腐货色,又被拿出来招摇过市,成为我们这个民族在文化层面上的刺目疮疤。

图片
网图

比如,前几天,我就有过一次“奇遇”。那是在四川省自贡市的仙市古镇,一个较好保持着原生态风貌的美妙所在。房舍古旧,街道整洁,虽则已经出现了较多为游客服务的商业店铺,但当地百姓仍悠然生活于斯。他们在树荫下喝茶、打牌,在早市上买菜、购物,显得安详而悠闲。较之丽江大研古镇、苏州周庄那种已经完全被“异化”了的纯旅游景点,仙市古镇自有一番让人不胜神往的风韵,漫步其中,一种难以言状的舒适,遂弥漫整个身心。

忽然,在不远处的道沿旁,有一个显然是被作为景点展示的水井,只是写有说明文字的木牌已经倒在一旁,并断成两截。最上面的“胯胯井”三个大字是看清楚了的。胯是一个常用字,指的是腰部和大腿根之间的那一处地方。井以“胯”名,绝不会是由于它和“胯骨”有关系吧!那“胯下”呢?井不是马、不是自行车,不能置于“胯下”。好了,干脆去看木牌上中英文对照的文字说明吧!文曰:“此井传说是仙女私处,每月仙女例假时的几天,井水自然会变得浑浊,十分神奇。”明白了吧,这口井还果然与“胯”有关,只是既非胯骨,亦非胯下骑马,而是仙女胯下的那个器官。

有人在一旁调侃:“仙女那玩意儿是这模样?太恐怖了!”其实,此井与仙女何干?恶俗之徒的龌龊附会罢了!当然,旧时乡间,文化娱乐匮乏,编排出种种莫须有故事自娱自乐、口耳相传,是可以理解的事体,即就是其中有些趣味低下,也不必大惊小怪,随着人们文明素质的提高,自然会将其摒弃,文化(包括俗文化)具备着这样的自我净化能力。但让人大惑不解的是,发展旅游产业的官方,竟然把这样一个恶俗不堪的“民间传说”,用中英文对照的方式写上木牌、广告天下——真是脑子进水了,一叹!

水井是一种物质存在,但当“聪明人”把每月井水浑浊几天的这口井演绎成故事以后,尽管十分龌龊,却也成为文化;流传的年头久了,就成了所谓的传统文化。只是任何地方的文化,林林总总的内容中,都有着精华与糟粕之分。该如何给这个故事定性呢?倒在地上、已经断为两截的那块木牌,也许是某位游客用一种极端方式表明态度。遗憾的是,负有净化旅游环境重任的官方,却明显反应迟钝,一味听任那块身负重伤的不雅木牌苟延残喘,继续展示丑陋。

最后,还有一句绝非蛇足的话要说。这就是文章的题目,似应改成“美丽的仙市镇,丑陋的胯胯井”,才更为贴切。不过,改了以后的题目太长;就这样吧!

丑陋的胯胯井 二维码相关阅读
神他家的计划生育
在大陆生二胎
换个角度分析『为啥没人生二胎』
猴子与玄奘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