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也学学转型吧

原文首发于《秦岭刘云大郞的博客》,原标题为《供给侧改革,我们也学学转型吧》。感谢作者“刘云”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内蒙草色()》。】

刚刚过去的“双十一”购物狂欢,让国人的消费能量之巨大获感慨。尽管随后各个方面对这一近乎畸形的消费形态多有议论,甚至不乏激烈的否定之辞,但总的看来,这种情形不是今天才有的,而且一年比一年刺激人的神经。看来,简单肯定或否定都是缺乏理性必需的。

近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开会,在十八届五中全会结束、“十三五规划”开盘的中间,中央开这个会,显然为下步中国“十三五”怎么走,定了一个基准。在“四个全面”指导下的“十三五”,根本的任务当然是完满收官“第一个百年目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从综合因素考量,也不会有太大的悬念。在大目标下,必须是更多落地的、强力的、结合实际的推进举措,对行业或微观领域的考验,可能比说教一打理论更重要。

但这并说明理论不重要,任何经济行为的产生,无不源自理性的坚持与思考。我们大多数人,对于越来越复杂的新经济理论的认识与感知,可能更多的还是基于最传统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理论,在过去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多数时间,起作用的基本也还是在这二者之间的不断调整。普通人都懂得,生产力变革了,生产关系无疑也必需跟着变革,二者基本都是相互倒逼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提出一个新理论:供给侧改革。这个词并不新鲜但我们听着新鲜,敏感的识者早在今年10月初,从中财办主任刘鹤在广东调研时强调的,“要更加重视供给侧调整加快淘汰僵尸企业,有效化解过剩产能”这样的表述嗅到某些重大改革的气息,这说明,供给侧改革是经过中央深思熟虑的,我们这样去认识,就是要明白,改革供给结构,是“十三五”经济增长的灵魂甚至是主线、主要着力点。

供给与需求,是经济直线的两个点,互为目的,这是简常的道理。过去我们总是拿需求说话,现在回首看来,供给其实一直有问题,在当前已然成了主要问题。物资短缺时代早已不返,而我们其实并未将供给端真正做好,这就是为什么一方面我们的产品卖不出去,一方面大量产生国外抢购风潮,甚至一个马云就可以制造“双十一”这样的疯狂。老百姓的体会是,不要说我兜里没钱,问题是什么样的东西能让我畅快地掏出来。有钱卖不到好东西,这就是“供给侧”有问题。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释放了不少重磅信息,习近平主席为“经济结构性改革”指出了四个关键点:要促进过剩产能有效化解,促进产业优化重组;要降低成本,帮助企业保持竞争优势;要化解房地产库存,促进房地产业持续发展;要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加快形成融资功能完善、基础制度扎实、市场监管有效、投资者权宜得到充分保护的股票市场。

这里面有太多深意和管用的东西可供我们思考,并从中找到自己的那一口良药。因为从“三驾马车”到“供给侧改革”,不仅是中国经济话语的演变,也是国家经济的演变,更是“十三五”期间经济改革的主轴,我们必须尽快让这种新思维落地,落在安康的积极应对上来。否则,我们就会被关在“改革制胜”的大门之外不得要领。

图片
网图

除了极个别的产品(主要是农产品,且并无规模,房地产的十年旺已成往事)旺销外,理性地看待,我们安康的太多产品,这些年其实一直在艰难的挣扎,并未找到用时最短的那条“最速曲线”。从今天的眼光来判断,我们安康产品的供给侧有无问题,回答无疑是肯定的。我们的农产品、工业品,住房产品,以至金融、保险、三产服务、教育、体育保健、医疗等等,都逃不脱中国经济“时期病”的“共患”。

我们过去主要靠投资拉动的经济增长现状,并未从根本上改变,而且今后依然要在这一方面加力,“固投”是我们安康的优势与潜力所在,这样的格局短时间不会改变。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投,以什么样的结构来投,投资造成的供给侧是什么效应的,它能破解安康哪些长线问题,这些都是需要思考的。

很多次与房地产老总聊天,说到安康房地产库存,一个说法是十年都消化不了,无不悲哀万状,而另一个情形是,安康城乡改善性住房需求仍然保持着较强的动机,包括高品质的住房消费,也有显性的资本观望,于是我们是否在陷入一个“两难”的陷阱,这颇值得玩味。一方面想买房,一方面房子卖不出去,这里面自然有未破解的疙瘩。

就房地产存量而言,我们过去无论是政府层面,还是企业层面,其实下力并不少,下一步,做为拯救房地产这一国民经济支柱,政府还会有新的政策刺激,被市场倒逼的房企会不会也有相应的响应,无疑也是路径使然。但是从中央关于“供给侧改革”提示看,我们仅仅把功夫下在市场端上,可能力道是不够的。在大量房地产资产还未消失其经营价值之前,我们应当还有路数可选。这就是要一方面从盘活全领域资产出发,调整我们房地产供应结构和形态。恐怕眼中不能仅有房子,由房子出发可能产生多种消费可能,这需要我们立足安康实际,在盘活、融活上多想问题。

同样和一个房企老总谈到他的商铺滞销事,投资过亿的商铺长达两三年境况无起色,这个商业街区具有所有做商业模式的品质,但就是从最初的一时热闹到现在的持续冷场,商户投资对未来期望不踏实,没有一个有力的商业区模式让他们敢于接手,这似乎成了一个死结。和这个老总聊到能不能与商铺投资者共同联合打造一款立足安康及其周边市场的“最低价商区”,比如商户只需要投资一半,另一半由开发商持股,大家共同组建一个品质与低价联盟,创造安康的“保税区”,东西最正宗,价钱最低。建房子的不仅卖房,而且依靠新业态直接参与商业模式运营,这是不是一条路数可能并不重要,其价值可能在于思路的转变。

显然,这样的话题并不轻松,真金白银不是拿来“过家家”的,一种新模式的出现,仅有“大脑风暴”也是可疑的,它需要市场化的检验。行文至此,想到一个金融学术语:对冲,定义是“为了防范投资风险而进行的风险投资”,通俗地讲,为了防备这笔买卖“血亏”,在其它方面多投几手,这个亏了那个还能“填坑”。

中央给房地产业的回归正途开方不少,比如政策,比如政府购买商品房用于公共救济,比如加大农村人口进入城市步伐,等等,在安康,吸引房地产有机介入的新领域还很多,包括跨界转型如工业、农业、三产等,即使是临界型产业,如旧城改造、城市道路、公共停车场、城市管网、文化公共场所建设等,对于传统房地产业态的转型,都是有现实意义的。建房子也多几手准备,卖房子回本,当然是正向状态,但有时候必须反向突破,让资产转入投资,用旧房子换新房子,再用旧房子进行新的业态开发,也可能是现实逼出来的办法。

龙舟行 二维码相关阅读
做有意义的事
麦黄时节听布谷
龙舟行
内蒙草色()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